慕欢颜 作品

第182章 洛歆微微的吃醋了

    听言,洛歆抬眸对上她的眼睛,她没动。

    看来这群人还是有理智的,从刚刚开始,她就一直不作表情,就是到了现在,脸上居然还是那么淡定。

    这是无所谓还是看不起?她很想知道,这个人的实力如何。

    可谁知道,她竟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眯起眼睛,很久没有看到能这么淡定的人了。

    想到这里,她抬起步子朝她走去,立于她面前停下。

    “我让你出来,你没听到吗?”

    她的声音竟带着一丝质问和命令,所有人纷纷侧目,看向洛歆。就连一向都没有什么表情的何云也朝她看了过来。

    洛歆侧目看她,此时的她就站在自己面前,精致的五官更加清晰,美得惊心动魄。如果自己是个男人,一定会被她的美丽所折服,继而跪倒在她的军装裤下,可惜……她是女人。

    想到这里,她点点头:“听到了,那又怎么样?”

    听言,秋妍皱起秀眉,脸上的五官几乎要拧到了一起。她很想挖挖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为什么这一群喽蚁似的人居然屡次挑战她的耐性?

    “你说什么?”

    “首先,在你还没有成为我的教官之前,我有权力不听从你的命令。其次,你没有资格命令我。”

    好吧,杠上了就杠上了。反正现在不杠,将来也是要杠的,因为她和子墨的关系,她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与其让她找自己的麻烦,不如自己先发制人。

    她的话传到何云耳朵里,不由得微微一笑,果然是她看中的人。

    而秋妍却是被赌得哑口无言,没有想到她居然这么伶牙俐齿,一句话就把她赌得说不出话来。可她秋妍也不是好欺负的主,她眯起眼睛:“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做什么事都要留一线,免得日后不好相见。你们这教官,我还真当定了。”意思就是我将来做了教官,而你现在却这样对我不给我台阶下,到时候有得甘头让你吃。

    洛歆却仍旧淡淡地笑着,“世事无绝对。”

    “没错,世事无绝对。可我却是奉了上头的命令,来做你们的教官,而不是我自己愿意的,懂吗?像你们这样的人,根本不配。”

    “那就请回吧。”上头?洛歆疑惑,她指的上头会是乔子墨么?

    “回?”秋妍冷笑出声:“我说过,挑你们这儿最强的来和我比试,能打赢我的话我自然就走,现在还没打呢,你又何必这么急着赶我走?莫不是,你怕了?”

    洛歆没有说话,她明白她这是激将法,想让她和打一架。可就算乔子墨教了她那一招半式,可目前的她还真的不够强大,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刚刚她和短发女生过招的时候她就看出来了。

    “怎么样?和我比试比试?”

    “我进部队不久,你想以前辈的身份指点一下我,我也不介意。”洛歆沉默了许久才说道。

    听言,秋妍一愣,心里气得有些咬牙切齿,她说这话的意思就是自己欺负她了?真是没有想到,这一群喽蚁居然给自己带来这么多的麻烦。

    想到这里,她深吸一口气,变换了招数。

    脸上不再是冷峻的表情,反而是一脸温和,轻声道:“怎么会呢?我只不过是想与你比试下,既然她们公认你是她们之中最强的,那我就必须让她们信服于我,不然我怎么留下来当你们的教官?”

    洛歆只是淡淡地回道:“你误会了,最强的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哦?那是谁?”

    听言,洛歆忽然有些想恶作剧一把,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一脸趾高气昂的沈曼曼,她忽而勾起唇笑道。“诺,可不就是她。”说着,她朝沈曼曼的方向指去。

    秋妍顺着她的视线望去,一脸倨傲的沈曼曼落入她的眼底。

    “她?”

    “没错。”见她要说什么,洛歆赶紧道:“沈同学,你可是我们队里公认最厉害的,现在大家的期望可都寄托在你身上了,你可千万不要让我们失望哦。”

    众人心知洛歆无望,只好又将希望都寄托到了沈曼曼身上,一时之间也跟着附和起来。

    沈曼曼气愤地瞪着洛歆,这该死的贱人居然陷害于她!说她是队里最厉害的?明明是她自己才对。可是现下所有人都看着她,她一时出尽了风头,心里不免有一种快感。可刚刚短发女生那一幕,她就知道这个新来的教官不好惹,她凭什么自己上去找苦受?好你个洛歆,居然敢这样对我!

    正当她胡思乱想之际,秋妍已经走到了她面前,双手环在胸前打量着她,明显那双美眸里满是不屑。

    不过半晌她便收起了那不屑的神情,改为温和的态度。

    “你叫什么名字?”

    沈曼曼对于她突然转变的态度有些怀疑,冷哼一声没有回答。

    “没关系,你不说也没事,反正我只要知道打败你我就是你们的教官了。”说着,她快如闪电地出手,在沈曼曼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袭上她的肩膀。

    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沈曼曼紧要关头侧身避开她的攻击,怒视着她:“你干什么?”

    秋妍收回手,站在原地露出无辜的笑容:“比试啊。”

    “比试?我答应比试了吗?”

    “这可由不得你咯!你不答应也得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