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186章 结婚了可以离婚

    这一幕却落进了洛歆的眼里,她低下头在心里冷笑。

    果然么?本来还想罚她们?结果因为他一个眼神就不罚了?看来她对他真是情深意切啊。

    不过可以不受罚,她当然乐意。起身时将唐小雪也拉了起来,搀扶着她往回走,连看乔子墨一眼都没有。

    回去的路上,唐小雪虚弱地问道:“为什么我感觉那个秋妍和首长之间怪怪的?洛歆,你有没有感觉到?”

    听言,她摇头道:“没什么,先回去再说吧。”

    “可我看秋妍看首长的眼神,明显就是……”

    “你现在还有心思管这事?”

    “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不过也对,就算她喜欢首长又怎么样?你已经和首长结婚了,她就算是喜欢也只能瞻仰着了,没她的份。”

    这突如其来的话让洛歆的脚步一顿,可却没有因此而停下。她神色有些异样,是啊……就算秋妍喜欢他,那又怎么样?他已经和自己结婚,就算以前两个人真有点什么,那又能怎么样呢?他已经和她结婚,是她的人……

    可是……结婚了就不能离婚吗?

    万一……他不要自己了怎么办?想到这里,洛歆更是忧心忡忡,心头更加烦躁起来。她何时变成这样了?以前刚结婚的时候还怕他纠缠自己,可是在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慢慢入侵她的内心,现在几乎整颗心都被他占满。

    再也容不得别人,原来在乎一个人是这样的感觉。

    可是,是谁说过,如果太在乎一个人,那你就输了。

    洛歆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是,真的觉得好烦躁。

    身后有一道视线一直跟随着她,强烈而灼热,不用回头她也知道那是谁的。

    只是现在的她……真的不想回头。

    因为不适合。

    秋妍看着众人离开,她便凑近乔子墨,声音变得娇柔起来:“首长,你今天怎么会来这儿?首长什么时候对训练这事也变得关心起来了?”

    说着,她的手缓缓朝他靠近,欲挽住他。

    却在关键时刻,乔子墨不着痕迹地避开她,冷声道:“只是过来看看。”

    说完他转身便往外走,秋妍站在原地,心中一颤,看着他高大修长的背影忍不住咬住下唇。

    为什么……接近他总是这么难呢?

    乔子墨此时心里也特别烦躁,那个丫头自始至终,居然只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眼神。虽然不知道她怎么了,但是,他心里确实有些慌了。

    ……

    身为一名特种兵,除了训练之外,最重要的是识各种武器,不止是军中的,包括敌人的,都必须熟练和掌握。

    而其中最基本的,就是枪。

    洛歆已经不是第一次握枪了,之前的训练当中,何云也教过她们握枪的姿势和标准的开枪方法。

    可却从来还没有开过枪,而今天的训练就是如何对准目标开枪,并且要练到百发百中。

    练习的时候,秋妍先是亲身示范,她握枪的姿势特别标准,而且凌厉不犹豫,只打了一枪就中了耙心。

    “看到了么?”她回头问她们。

    众人点点头,秋妍扫了众人一眼,而后将目光落在洛歆身上,直接将枪扔给她。“来,按照我刚才做的再做一次。”

    洛歆还没反应过来,她的枪就扔了过来,她赶紧伸手去接,才没有让枪落在地上。

    抬起头时,秋妍正一脸傲气地盯着她,目光带着嘲讽。

    她差点忘了,她初来时的第一天,她就与她杠上了。

    能平安无事这么几天,她也该感到庆幸了。

    终于,今天还是来了么?

    她上前站在秋妍刚才所站的位置,握紧枪,对准了不远处的枪耙中心的红点,只要打进红圈之处,便算是暂时过关。

    她握枪上膛,瞄准目标准备开枪的时候,秋妍却突然走过来握住她的双手,在她耳畔大声地道:“洛同学,你这握枪的姿势不太对。”说着便自顾地握住她的手。

    洛歆皱起眉头,有些不解。自己握枪的姿势是很准确的,她却说自己不对?

    手被她纠正成另一个姿势,秋妍站在她身后,正好挡住了那些人,她笑道:“好了,现在瞄准目标,准备开枪吧?”

    洛歆拧起眉头,却没有回头,轻声道:“秋教官,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所教我的这握枪的姿势不对吧?”

    听言,秋妍并没有生气,只是冷笑地问:“你的意思是在质疑我?我是教官还是你是教官?嗯?”

    质疑?她哪里敢?就算敢,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想到这里,她微闭了闭眼,并没有改变姿势。

    “我知道,这姿势肯定和之前何教官教你握枪的姿势不同对不对?可是……那只是普通军人握枪的方法。现在不同了,你们参加的是特种军人的培训,训练项目不同,握枪的姿势就更加不同了,还是说你觉得我在整你?洛同学,我可是你们的教官,我怎么可能记仇到那个地步?不过也随你,你若是不信我,那便换另外一个人上来示范好了。”见她依旧迟疑着,秋妍只好换了语气,带着语重心长,似乎真的为她好一般。

    洛歆是特别容易心软的人,而且她和她之间就算是情敌,可她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同乔子墨的关系吧?毕竟,她没有将这件事情在部队里公开。如果公开的话,那现在估计她就是所有女生的公敌了。

    或许……她所教的方法确实和别人不一样?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