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危险,相救

    何云马上冷静下来,点点头,即刻便去取了备用的降落伞包过来。

    乔子墨接过之后立马给自己戴上,之后毫不犹豫地直接跳了下去。

    “首长!”秋妍吓得惊呼出声,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怎么会……这样?

    而不远处的降落伞下,沈曼曼缓缓地以优美的形态往下滑落,所有人的目光此时都聚集在洛歆的身上,有吓得尖叫的,有担忧得不行的,却只有她一个人,得意地勾起嘴唇,笑得特别诡异!

    跟我斗?呵呵……洛歆哪洛歆,我早就说过你斗不过我的,去死吧!

    风把脸刮得有些疼,洛歆望向陆地,还有很远很远的一段距离。她苦笑出声,也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哭泣。

    800米摔下去不死也残,而8000米的高空摔下去必死无疑,可却能让她活得久一些。

    说的跳伞包都是经过专业人员检测的,那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有人陷害她?

    难道……她今天要命丧于此?

    不……她不想死……如果她死了,乔子墨怎么办?

    哦对……就算她死了,他也不会孤单,他还有那个秋妍……

    两人站在一起,天造地设,多么般配的一对。

    这样,也挺好的吧?她也算死得其所了,毕竟死前也参加过训练,也曾得到过幸福。

    想着,她闭起眼睛,任凭自己的身子往下坠。

    上方有人大吼着什么,她根本听不到,只听到呼呼的风声。

    “如果主伞打不开的话怎么办?别担心,我们还有副伞,万一情况不对,就立马启用副伞,以保安全!”

    不知道是哪节课上说的话突然从洛歆的脑海中闪过,她猛地睁开眼睛,副伞!对!她不能等死!

    想着,洛歆伸手努力地折腾着,抬头的瞬间却意外看到一个高大熟悉的人影迅速地朝自己降落的地方而来。

    那是……她的动作顿住,呆呆地看着那人。

    乔子墨是谁?军区的首长,在军中呆这么多年,可以说是最优秀的军人,对于这些他最熟悉,跟着她跳下去的时候他就已经调整好自己的速度,以最快的速度接近她。

    眼看着越来越近,他加快速度,朝她掠去。

    “来,把手给我。”他在空中大吼着,目赤欲裂。

    洛歆有一瞬间的怔愣,但下一秒马上反应过来,将自己的手伸出去试图抓住他的。

    两人的手在空中交错数次终于抓住了,抓到她手的那一瞬间,乔子墨悬在半空中的一心总算是稳定下来。用力一拉,便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中,紧紧地抱住她。

    机舱上的人看到这一幕,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何云吓得腿都软了,喘着气坐在地上,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而秋妍看着这一幕,先是心惊肉跳,可后来看到乔子墨为了她那么奋不顾身,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心里竟然萌生出一个念头来,为什么洛歆不直接掉下去摔死掉呢?

    所以人心思各异,唐小雪吓得满脸泪水,看到乔子墨救回她的时候她又是喜极而泣。而牧天晴则是勾起唇,刚开始也是吓得不轻。

    只有沈曼曼,阴狠地盯着底下那个越来越小的点,脸色难看得要命。

    该死的,她想到了一切,却没有想到这一点,她低估了乔子墨对洛歆的在乎,没有想到他居然为了洛歆可以连命都不要。

    真是功亏一篑!沈曼曼气得差点吐血!

    乔子墨将她搂进怀中之后便如获至宝一般地紧紧抱着她,力道之大,生怕再一松手就会失去她一般。

    没有多想,也顾不得上头还有人,在洛歆心有余悸还没有缓过神来之前俯身重重地吻住了她。

    “唔……”

    洛歆还未反应过来,唇就被他吻住,力道大到她有些吃痛。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才猛地记起他们现在是处于半空之中,而上头还有无数的人在缓缓降落。

    那岂不是……被别人看到了?不行!她下意识地瞥向上头,却发现降落伞挡住了她的视线,根本看不到上头。

    那这样的话,别人岂不是看不到这伞下的情况咯?

    刚刚还惊魂不定,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可这会儿被他搂在怀中,虽然旁边还是呼呼的风声,但他的怀抱却无比温暖和踏实。

    乔子墨吻了她好一会儿才离开她的唇,瞪着她,目赤欲裂地问道:“你刚刚在做什么?”

    他的语气很冲,很冷,很冰。

    洛歆被他吼得一愣一愣的,而且心有余悸,“我……”

    “你这个笨女人,你刚刚是不是想送死?”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她刚刚明明是想放弃了,而且还闭起了眼睛,一点挣扎都没有就那样任凭自己降落?

    洛歆无语凝天,毕竟他说对了,刚刚她的确是想过任凭自己这样坠落,可是后来……想到这里,她便开口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一开始我以为自己死定了,后来突然想到之前上过一堂这样的课,所以我想打开副伞的,结果就看到你来了。”

    “你不会死!”乔子墨声音嘶哑地说道,洛歆这才感觉到他抱在自己腰间的双手还有些颤抖。想想刚才他大吼让自己抓住他双手时那目赤欲裂的模样,她咬咬下唇,他真的很担心自己吧?而且……他居然不顾自己的危险就这样跳了下来。那种花朵频临凋谢却还要死命地去护着那一股傻傻的勇气!

    想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