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永远不放手

    砰啪!

    说话间降落伞已经再也承受不住,啪一声断开,没有了降落伞的支撑,他们二人以火速的速度往下坠。

    耳畔依然是传来呼呼的风声,可是洛歆这一刻再也不害怕,她紧紧地环住乔子墨的腰身,将脸埋进他的胸膛里。

    扑通!

    伴随着落水的声音,两人跌落在湖泊里。

    强大的撞击力让洛歆使不上力气,自然就松开了乔子墨的腰身,她拼命地在水里挣扎着,被呛了几口水,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

    乔子墨快速地朝她游了过来,大手勾住她的腰身,在水中吻住了她的嘴唇,用嘴巴给她渡着气。

    此时的洛歆感觉肺部火辣辣地疼,而且严重缺氧,便伸手回抱住他,贪婪地对着他的唇吮吸起来。

    其实她不过是在贪婪地呼吸而已,可是此时的乔子墨却感觉无比幸福,没想到落水还能享受到这样的福利。

    这可比平时羞涩的她火热多了,她何时曾这样对过自己?感觉到她柔软的唇在自己的薄唇上吮吸着,他眼中都是满满的笑意。

    而渐渐适应水中环境的洛歆睁开眼睛以后明显也看到了他的得意,伸手去捶打他的胸膛,他顺势捉住,而后将她带出了水面。

    “咳咳……”洛歆攀附着他,轻咳着吐出几口湖水来。

    她的长发被打湿,粘在白皙的脸上,凌乱得发丝在湖水中飘荡。

    乔子墨带着她往岸边游去,他们掉落的位置没有选好,正是湖中心,所以游起来也是很长的一段距离,非常费力。

    不过幸好乔子墨是军人,从小就受了很严格的考核,这些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若是换成普通人,就算会游泳,也会因为体力不支而淹死在湖中。

    上了岸,两人的衣裳都湿透了,被湖水泡了很久的洛歆觉得头都晕沉沉的,索性直接趴在了乔子墨的身上,一动不动。

    而乔子墨呢?带着她游了那么久,居然只是微微喘气,根本没有一点体力不支的样子。

    她看着他笑道:“你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为什么体力总是源源不断的样子?都好像没有体力不支的时候?”

    听言,乔子墨伸手将她脸上的水抹干净,一边轻声说道:“我是男人,当然要有充足的体力,这样才能照顾好你啊。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觉得很幸福,我这么棒的男人居然成了你老公。”

    “咳咳……臭美!”洛歆无可奈何地瞪了他一眼,浑身湿哒哒的特别难受,而且感觉还有点冷。

    “你脸色不好,我找个地方带你休息一下。”

    这是山间的湖泊,旁边荒无人野,乔子墨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洛歆赶紧道:“你游了这么久一定累了,你放我下来吧,我能自己走的。”

    “你确定你能走得了?”乔子墨皱起眉头,她的身子很冰凉,估计是惊吓过后又泡太久凉水的缘故,他不再迟疑,抱着她刻不容缓地朝前走去。

    不远处的一个小山洞里,洛歆被放置在地上,苍白的脸色和干涸的嘴唇都能看出来她此时的不对劲。

    乔子墨不知道从哪捡来的柴火,直接在旁边取了火。

    洛歆虽然感觉冷,可却并没有失去意识,看到他在荒无人烟的野外也能熟门熟路地把她带到这个山洞里来,而且还能取火。她忽然感觉有他在身边真的很幸福,如果不是他的话,自己恐怕早就死了吧?

    生了火以后,乔子墨直接将自己的衣服都脱了下来烤火,之后光着上身朝洛歆走过来,直接将她抱起来,伸手解她衣服上的扣子。

    洛歆有些迷蒙,捉住他的双手,有些生气:“乔子墨,你干什么?”

    “脱衣服。”乔子墨好笑地看着她:“你不会以为这个时候我还在想对你做点什么吧?”

    没有么?洛歆咬住上唇,难道是她想多了?

    “你真的想多了,这么恶劣的环境,而且你还生着病呢。”

    衣服被脱了下来,只剩下里衣时,洛歆有些难为情,却被乔子墨弹了弹额头,“害羞什么?你全身上下哪一处我没看过?”

    说的也是,自己和他已经结婚那么久了……哪一处人没看过?而且现在这种环境,她还计较这个?

    她没有再挣扎,凭由他脱自己的衣裳,而她头越来越晕沉,而且小腹之处还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痛,这双重的折磨让她晕了过去。

    替她脱了衣服乔子墨才发现不太妙。

    怪不得她受不得水中的寒气生病,原来是那几天特别的日子来了。关注到她特殊日子受不寒是之前发现的。结婚不久他回去,她正好来大姨妈,之后痛得脸色发白,而且又不能喝凉水。如果喝了一点凉水,那么疼痛就会加倍。

    可刚才那会却在水中泡了那么久,怪不得了……

    乔子墨望着那染了血色的裤子愣了半晌,终是叹了一口气。

    ……

    睡梦之中好像有人抱住了自己,顿时温暖包围住了她,不再感受到寒冷,洛歆使劲地往那人怀里缩。一开始感觉到那人浑身一僵,之后又紧紧地搂住她……

    等到她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山洞里只余一点淡淡的火光,但是不再似刚刚醒着的时候寒冷。

    因为此时的她被乔子墨抱在怀中,两人末着寸缕,他身上滚烫的体温源源不断地从肌肤之上传递过来。

    肚子有些痛,那种属于沉甸甸的,很熟悉的感觉……

    难道……洛歆瞪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