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别开枪

    谷环对这个洛歆印象挺不错的,虽然她和沈曼曼一直不和,但沈曼曼那嚣张跋扈的性格她着实不喜欢。

    “你误会了,我是真的不饿。”洛歆朝她淡淡地笑道,因为她可以听出来她在语气里是满满的关心。这一行总算没有成为众矢之的,还有一个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好吧,你既然不饿,那就留着以后吃吧。不过你也太厉害了,两天了都能不饿,给你三天的食物量,让你活七天都没问题。”

    听言,洛歆忍不住笑出声,谁说她不饿呢?她已经饿得不行了,恨不得拿一根带子将自己的肚子给拴起来,这样才感觉不到饿。可是没有办法,她现在不能吃东西,如果现在吃了,明天没有东西吃,那就没有体力。

    想到这里,她抿了抿唇,将自己的食欲压下去。

    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天灰蒙蒙亮谷环就让大家准备起身了。

    东方灵睡了一个晚上感冒没好转,倒是加重了。第一天只是流鼻涕打喷嚏,第二天就头晕了,但幸好没有发烧。

    洛歆松了一口气,要是再发烧的话,那她们就不用走了。

    一路上东方灵几乎是整个人由着沈曼曼扶着走,沈曼曼骂得更厉害了,谷环在前方只能无奈地摇摇头,一边叹道:“素质哪!”

    走了一会儿,谷环停住脚步,看着前方郁郁青葱的森林,回过头道:“前方就是中央区域了,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听言,洛歆不由得朝前看去,千树万树组成的森林,和这外周的环境不同,这儿有阳光感觉没那么冷,而只是站在这附近,便可以感觉到里面有一股寒风吹来。

    一股不知名的危险袭来,洛歆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东方灵摇了摇头,正视前方的森林:“看来阴风阵阵的,好可怕呀。”

    听言,谷环看了她一眼,冷声道:“可怕?要不你就别进去了。”

    “别进去?可以么?”她有些欣喜,可还没一会儿沈曼曼就打断她的话,“当然可以,如果你想在这里被饿死的话,就可以不用进去。”

    东方灵被噎了一下,只好无言地看着她。

    “走吧,提高警惕。”

    进入了中央区域,刚进去洛歆便感觉到一股无名的危险扑面而来,她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看了其他人一眼,沈曼曼和谷环也感觉到了危险,警惕地看着四周,甚至还取出了枪。

    枪是部队备好的,不过每个人只配了一把,而且每个人只有两发子弹,打完了就没有了。所以洛歆觉得这子弹最好是用在刀尖上,不到必要时刻,绝不开枪。

    想到这里,她上前握住谷环的手,轻声道:“枪别乱开,只有两发子弹,用完了就没有了。”

    听言,谷环眸中闪过一抹异样,“你说得对。”说完她便收回了枪,取出了小刀。

    东方灵却不知死活,将枪取了出来,看她们收回了枪还讽刺道:“你们怕什么呢?一人两发子弹,四个人就有八发子弹,这几天遇到的危险还怕不够用么?”

    而沈曼曼听了她们的话,也陷入了沉思,却不知道有危险正在袭来。

    突然一根绿油油的小蛇从上掉了下来,直直地落到了东方灵的身上,东方灵吓得大声尖叫,在原地蹦起来,将小蛇扔了开去,直接拿枪对着那条蛇。

    “别开枪!”洛歆及时喝道。

    “砰砰!”这倒好,东方灵不止开枪了,而且还是连开好几发,但是没办法,只有两发子弹,所以绿油油的小蛇就这样被可怜的打死了。

    腹部中了两颗子弹,它躺在地上挣扎了两下便毫无气息了。

    早知道它就不应该跑到树上去,结果掉下来了……

    洛歆看着那两颗子弹有些无语凝噎,伸手扶了扶额头,一条小蛇就浪费了两发子弹?她也真的是替她醉了。

    “你搞什么?不是让你别开枪了吗?怎么还开?”谷环有些愠怒地问道,走过去将小蛇拎了起来,冷声道:“这不过是一条无毒的小蛇而已,你也怕成这样?”

    东方灵有些理亏,就这样浪费了两发子弹,但因为受怕的原因,她还是回嘴道:“蛇没落在你身上,你当然可以这么淡定地说,要是真落在你身上,看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淡定。”

    “就算不淡定,也不至到把两发子弹都打光,如果之后再遇到危险,你自己解决么?”谷环毫不留情地丢给她这一句话,东方灵立即就慌了,赶紧往沈曼曼旁边蹭。

    “曼曼,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实在是吓得不行了,才会出手的。”

    听言,沈曼曼有些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将她推开:“别再挨着我,你这一路挨得还不够?嫌我肩膀不酸哪?”

    她虽然吓了一大跳,可是没有想到这个东方灵居然蠢到这种地步,两发子弹就这样用完了。这个森林还有未知的危险在等着她们,而且这才是第三天,还有五天的时间,她居然就这样用完了两发子弹。

    她都想弃了她,不然带着她就是个拖累。

    谷环想将蛇丢出去,洛歆却阻止了她,“别丢。”

    “怎么了?”

    洛歆将蛇提过来仔细打量了一下,之后勾起唇:“这可是我们今天的午餐呢,丢了岂不可惜?”

    听言,谷环掂量了一下自己背包里的食物,勾起唇点头:“说得也是,蛇肉,我好久没吃了。”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