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被人拍卖

    望着她的背影,沈曼曼心生恶计,她已经放了信号弹,如果让她把事情说出去,那自己以后还怎么在部队立足?最紧要的,她怎么博乔子墨的信任和喜欢?

    想到这里,她快如闪电地出手,朝她的肩膀袭去。

    谷环的身手一向都不如她,制服她根本就不是难事。本来还想放过她一马,可现在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了。

    眼看着就要制服到她,可谷环的后背就像突然长了眼睛一样,突然侧身闪开,猛地回头扣住她的双手一个过肩摔将她丢出去甚远。

    事到如今,她也没有必要隐瞒自己的实力了。

    沈曼曼被丢在地上,疼得四肢几乎散架,她龇牙咧嘴地瞪着她:“你……怎么可能躲得过我的袭击?”平日里她算是20个人其中挺优秀的了,虽然比不上洛歆的身手,可为什么这个平日里看起来低调的人一出手居然就把她摔得这么远?不对!这个人看人的眼神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只有几个月训练的人。

    她眯起眼睛,“你到底是谁?”

    “很奇怪是不是?这就是你骄傲的下场。”谷环收起手,走到她旁边,“没想到你心思这么歹毒,见说服我不成就想对我下毒手?我告诉你,没那么容易。”她五六年的实战经验当是虚的么?想偷袭她?做梦!

    沈曼曼想再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身上四处都疼,她真是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有这样的身手。

    “你陷害队友,这次事情我一定会如实禀报,等着被部队开除吧。”

    丢下这句话,谷环不再看她一眼,转身就走。

    留下沈曼曼躺地原地,好一会儿才缓过疼痛。她瞪着她的背影,不!她那么努力,凭什么要被开除?

    ……

    乔子墨赶到的时候谷环刚好走出中央地带,见只有她孤身一人,他心跳漏了半拍,上前就问:“出什么事了?洛歆呢?”她会和她一队,是他安排的,可现在却没有看到她的人影,难道出事的人真的是她?

    看到乔子墨,谷环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激动地上前,想起洛歆的事又充满了歉意,低下头道:“对不起首长,谷环没有保护好她,请首长责罚!”

    是她的不好,如果不是她离开的话,洛歆就不会出事。

    果然出事了,乔子墨感觉身子有些站不稳,扣住她的肩膀急声问:“出什么事了?她人呢?”

    听言,谷环这才抬起头,“不见了,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这才将前后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听完乔子墨瞳孔都缩到了一起,眯起眼睛向跟在身后的陈靖发布命令:“马上派人去搜寻,一定要找到洛歆。”

    “是,首长!”陈靖点头,之后带了人进了中央地带。

    乔子墨眯起眼睛望着这无边的夜色,心头却是无尽的担忧和焦虑,站了一会儿就一头扎进了夜色。

    ……

    10天后。

    英国地下赌场。

    “老大,这次是什么货色?”

    “这次的货和以往的不同,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一阵悉悉率率的声音过后,那人又道:“不会吧?就这货色能卖好价钱?这脸上还有伤呢。”

    “你懂什么?夜场的男人,就爱这种清纯如水的货色,以往那些女人他们都看烦了,这次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老大,这次要是真能卖好价钱,咱们可得上大酒店吃一顿去。”

    “你小子,那是当然。走!”

    说着,两人扛起麻袋里的‘货’朝外走去。

    赌场里的拍卖会长看到‘货’以后也是格外满意,给了这黄毛两兄弟之后便打发她们走了。

    黄毛两兄弟捧着钱兴奋地离开了,边走边道:“也不枉我买那迷药的钱天天养着她了。”

    ……

    “原本呢,拍卖会是到这个时间点结束的,但因为后台临时改变主意,所以我们今天的拍卖会呢,还有一种更珍贵的物品。”

    之后,一个罩着蓝色纱布的玻璃盒子被抬上了台,刚上台就听到底下一阵唏嘘声。

    这赌场的拍卖会,女子被抬上台叫卖的并不少,可大多数都是关在笼子叫卖。鲜少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居然用玻璃盒子弄上台的。

    女子身穿白色的纱裙,薄薄的纱裙若隐若现,将她美好的身段完整地勾勒出来。而她正蜷缩着身,侧头睡着了,乌黑的发丝垂下来遮住了半边脸,只露出一半,让人看着心痒难耐。

    “哟……居然是个中国娃娃!”底下有人惊呼出声。

    “那么现在大家也看到了,今天的压轴品实在是很珍贵吧?这位中国娃娃可是个未开的花苞哦。起拍价是50万!”

    “我出60万!”

    “70万!”

    在地上卖场的中国娃娃虽然不少见,但是哪次不都是被撕得差不多在台上被人观看的,要么就是穿得极少。

    这次的是还没开过苞,看起来又这么清纯,一群饿狼蠢蠢欲动。

    “我出80万!”

    “80万了,现在已经拍到80万了,还有比这更高的吗?”

    “100万!”

    地下会场,能拍到100万的女人算是第一次见了,毕竟被送到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很低贱的,一般都是10几万了事。

    底下的宾客中,一个手下凑到主子跟前交头接耳,轻声道:“蓝少。”

    他口中的蓝少正是蓝氏企业的第13代继承人,蓝正尧。

    他的母亲是中国人,父亲是英国人,所以他是血统纯正的混血儿,拥有蓝色的眼眸,紧抿的薄唇,脸型像母亲多些,唯独只有眼睛像他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