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15章 她犯了他的忌讳

    “那麻烦医生了。”离夏朝医生点点头。

    吃药的时候,蓝正尧自然不会亲自动手,所以这个任务就落到了离夏的头上。

    因为要喂她吃药,可是盒子里面又不好动手,他只好将她从玻璃盒子里抱了出来。

    那女孩颊边的发丝散落,露出一道疤痕来。

    看到这抹疤痕的时候,离夏一愣,半晌也没有反应过来。

    “你在干什么?”

    直到蓝正尧出声他才回过神来,直接抱着女孩就朝他走去,“蓝少,你看这……”

    蓝正尧这才发现她刚刚被黑发遮住的脸上有一道疤痕,他蓝眸中闪过一抹被欺负的怒气。

    “这女的脸上有疤痕,如果给牧少送去,他会不会……”

    这可是他花了五百万买来的女人,就算是有疤痕,也得上。

    想到这里,他朝离夏抬了抬下巴。

    离夏点头,抱着她在旁边的沙发上放下,给她喂药喝水。

    ……

    晨曦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子时,落地窗反射的阳光照向玻璃盒,只见盒子里的人眼睫毛和指尖都动了动,之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头,好痛……

    洛歆缓缓地睁开眼眸,映入眼眸的光亮让她备感不适,微眯着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这光亮,她这才睁大眼睛打量着四周。

    华丽的水晶吊灯,用大理石彻成的墙壁,还有那桌上的红酒,以及高档的沙发。

    这是哪?洛歆挣扎着想起身,触手却是一片僵硬和冰凉。

    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居然坐在玻璃盒里。

    这是怎么回事?一大串问号浮上洛歆的脑海。她怎么会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终于醒了啊?”

    正想着出神,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嗓音。

    她吓了一大跳,猛然转过身。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站在外头隔着玻璃打量着她,他额前的发丝微湿,嘴角还沾着一点牙膏,咧开的嘴角扬着很是邪魅的笑容。

    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睛是蓝色的,美如夜空。

    洛歆看得有些发愣,也有些痴。因为她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美丽的眼睛,就像宝石一样。

    “看够了么?”直到冷冷的声音在前方响起,她才回过神来。男人虽然扬着笑容,可眼里却是无尽的冷意。

    她一愣,忙低下头,有些窘迫地咬了咬下唇。真是的,怎么就在这个男人面前丢人了,她居然看得那么入神。

    正低头想着,手臂上突然一疼。蓝正尧直接伸手将她从盒子里面提了起来,丢到了外边的地板上。

    洛歆整个人预料不及摔倒,手擦过光滑的地板,倒是没有伤口,但还是听到砰的一声。

    她脸色刹那变得有些惨白,正好撞到她的手衬上,疼得她差点昏过去。

    “你干嘛?”她有些恼,没想那么多就冲他大声地吼道。

    被吼过的蓝正尧有些错愕,实在想不到这个女人胆子这么大,居然敢他吼?他勾起唇冷笑着走到她旁边蹲下,抬手就扣住了她的下巴,而她同时也不甘示弱地抬起头。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撞,看到她眼睛的那一会儿,蓝正尧有些愣住。

    这眼睛……还没有来得及多想,就看到眼睛下边有一条疤痕,这样近距离地观察,更是明显地丑陋。

    “长得本来就不怎么样,还带疤痕。本少爷这次真是亏大了,花了五百万买了个丑八怪回来。”

    这样的话对洛歆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从小到大就没有人用丑八怪这三个字来形容她。

    虽说吧,她长得不能以倾国倾城来形容,但小家碧玉总是有的吧?而他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这样抨击自己,真是没有想到,长得像天使,嘴巴却像魔鬼。

    她讽刺地回以一笑,本来想回他个几句,可看到他邪魅的长相之后又忍不住想以牙还牙一下。于是她勾起唇,讽刺道:“那可不,在您这沉鱼落雁的面相之前,我们当然都是丑八怪了。如果只看你的脸,我还会以为……我看到的是个女人!”

    吼!这话彻底惹火了蓝正尧,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把他看成女人的人,而她犯了他的忌讳。

    啪的一声,他用力甩开她,可洛歆并没有如期地摔倒在地。

    人们都说,在同一个地方不可能摔倒两次,她已经摔过一次,又怎么会愚蠢地去摔第二次?

    所以在蓝正尧甩开她的那一刹那,她索性借力用力,直接就着地面一滚,后背抵着玻璃盒,警惕地望着她。

    这利落的身手让蓝正尧侧目,本来还以为是个只会动嘴皮子的无趣女人,没想到这身手还挺利落。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还会武功?”

    洛歆紧紧地抿着唇,小脸上一片严肃,没有回他的话。

    “看起来还挺厉害的,不如与我过过招?如果你打得过我的话,我就放了你如何?”

    她没有答话,因为面前这个男人她根本就不知底,贸然答应肯定只会把自己赔进去。刚才听他说,自己是他花了500万买来的女人?自己的脸上还有疤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在挑战野外生存么?当时被毒蛇咬到,谷环还替她吸出了毒血,后来……

    “没人告诉你,与敌人对峙的时候不能分神么?”

    正想得出神,手臂上一疼,蓝正尧不知何时已经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