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16章 妖魅邪气的男人

    虽然吧,她不喜欢这样妖魅邪气的男人,但他真心很美丽,就这样随意站着也能形成一道风景线。

    幸好她家乔子墨不是这样的人,乔子墨是属于那种站在那儿就能自动形成一界,身上威严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相比起这种,她还是很爱乔子墨那种浑然天成的男子气概!

    她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打量着他,眼神赤裸裸的,毫无一点掩饰之意。可又不带其他色彩,就仅仅只是打量而已,甚至最后还有一股嫌弃的意味?

    嫌弃?蓝正尧挑了挑眉,这女人胆敢嫌弃她?

    下一秒,他不知身子是如何动的,总之在洛歆还没来及得反应的情况下,他已经到了她的跟前,大手扣住了她的下鄂。

    “女人,你胆子倒是不小,居然敢这样打量我?”

    洛歆的下巴被他担得有些疼,他身上的男性气息强烈地袭进呼吸里,有一股香水的味道,她皱起眉头,“眼睛长在别人身上,难不成你还不准别人看你?如果这么讨厌别人看你,或者害怕别人看到,不如就永远躲在家里不出去好了。或者我给你个建议,出门的时候把自己的脸包起来,别人自然就看不到你了。”

    “好个牙尖嘴利的女人,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为了逞一时之愉而得罪我,得罪我的下场……”后面的话他没有接下去,只是意味不明的地朝她勾起唇,笑容夺魂美丽。

    这样的笑容让洛歆有片刻的失神,却还没有等她回过神,她就被他用力甩开,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

    他转身走出去,冷冷地下达命令:“好好看着她,如果她逃了,我唯你们是问。”

    “是!少爷!”

    砰!门被关上,洛歆坐在原地呆呆地看着那合起来的门板,陷入了沉思。

    刚刚她劈的那一下,已经使足了力气,可为什么对他还是没有用处?难道是自己的力度没掌握好?抑或是劈的地方不对?

    想到这里,她举起手,试着朝自己的大腿劈去。

    “啊……”惊呼出声,她赶紧揉着自己的大腿,疼得脸色惨白。

    这么疼……可那个黑衣人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别妄想逃出去,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那男人的话在脑海里划过,洛歆一顿。是啊,那个变态男人对付她简直就是大象见到蝼蚁一般,想踩就踩,他的手下又怎么可能会是普通人?

    那这么说,自己是逃不掉了?

    该怎么办?她在生存挑战之中无故消失,乔子墨一定会担心她的。

    可现在她又不知道这儿究竟是什么地方,他是什么人,真是一点方向都没有。

    不行!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她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大门不行,总还有别人办法。

    在房间里打量了半晌,洛歆将目光落在窗户上。

    有了!

    她欣喜地起身,朝窗户走去。

    走不了大门她就走小门,天无绝人之路,她还怕逃不出去么?

    想到这里,她脸上的笑容扩大,可并没有保持多久便僵在了嘴边。

    这这这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洛歆嘴角抽搐着,此刻只想对着天花板猛翻白眼。

    因为这窗户下面就跟万丈深渊无疑,底下的人在她的眼里就跟蚂蚁一样。

    妈呀……

    洛歆猛地后退,身子抵上冰凉的墙壁,这是住在几楼?

    小门走不得!要是真走这道门,只怕会摔得粉身碎骨。

    可她总不能在这儿耗着吧?在房间里走了一遭,几乎有可能逃掉的地方她都走遍了,可还是一无所获。

    最后她颓废地倒在沙发上,闭起眼睛。

    这一刻……真的特别想念乔子墨,如果……有他在自己身边的话,那就好了。

    可是……有谁可以来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叩叩!

    一阵敲门声传来,躺地沙发上的洛歆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该不会是那个变态男又回来了吧?

    想到这里,她四处搜寻着,没有多想,立即把那瓶还没有喝完的红酒拿到了手中。

    如果他再敢近自己的身,她就用这酒瓶子砸他的头!定把他砸得头破血流,看他还敢不敢轻浮自己。

    砰!

    门打开了,进来的却不是那个变态男人,而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

    小姑娘黑眼睛黄皮肤,剪了可爱的学生头,眼睛圆溜溜的,嘴巴粉嫩粉嫩,看起来就像个未发育成熟的高中生。

    黑衣人对她态度也特别不一样,紧绷的脸上不再是面无表情,反而带了一丝敬畏。

    这谁?那变态的女人?妹妹?情妇?抢来的小媳妇?

    洛歆在心里猜测着她的身份,她关上门以后却飞奔着跑过来,欣喜地看着她:“大姐姐!”

    眼看着她就要扑到了自己身上,洛歆赶紧拿出酒瓶子指着她,“别过来!”

    听到这一声喝,莎莎停住脚步,原本满脸笑容的小脸立即就垮了下来。

    看到她警惕地拿着酒瓶子看着自己,莎莎声音有些委屈:“姐姐是想拿这个瓶子打我么?”

    她脸上委屈的表情让洛歆觉得此刻自己就像个恶人,而她是单纯无心机的小妹妹。可她并没有因此而收起瓶子,而是看着她问:“你是谁?”

    “我?我叫莎莎,是尧哥哥叫我过来照顾你的。”

    尧哥哥?洛歆皱起眉头,并没有放松警惕,虽然说眼前这个小姑娘的确看起来很单纯很无机的模样,可她现在身处境不明,还是不能随便放松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