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狂野的蓝少

    不过是几句冷言冷语她就如此委屈了吗?自己同她也不是什么相熟已久的关系,她为什么要这样?

    不过没有等她出口询问,莎莎就自行开口道:“莎莎自从来到英国就一直是一个人,想找其他人说话也是语言不通,根本没有人可以陪我聊天,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一个中国姐姐,可是你却不想理我。洛姐姐……莎莎,是不是真的很让人讨厌?”

    她的眼睛如婴儿一般,没有其他的杂念,洛歆心神一动。或许,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

    想到这里,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没有,我刚刚只是心情不好,并没有讨厌你,你长得很可爱,姐姐很喜欢你。”

    天哪,她也才二十出头而已啊,为什么要用这种老成的口气安慰一个女孩儿?

    可谁知道,她不过几句话,就让莎莎破涕为笑,欣喜地望着她:“洛姐姐说的是真的?你真的不讨厌我?”

    “嗯!”

    “太好了,终于有人可以陪我说说话了,洛姐姐,你饿不饿?”此时的她扬着极灿烂的笑容,欢快得如同一只小鸟,“你要是饿了,我去给你拿吃的?”

    饿?不说还好,这一说洛歆还真感觉自己饿了,本想拒绝的,可一看到她那期盼的小眼神,她便有些于心不忍,点点头:“好。”

    果然,她眼中的喜色又多了几分,小身板一转身就朝外跑去。

    等她走后,房间里又恢复了平静,洛歆的一颗心都悬了起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为什么……会在英国?

    谷环呢?她记得当初她为自己吸了毒血,她有没有事?一颗心急得不行,望了望门口,洛歆咬住下唇。

    不能这样下去,她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但是……只怕不能硬碰硬,如果莎莎愿意帮她的话,或许……

    没一会儿莎莎就回来了,不过……她挺欢快地跑出去,却很艰难地走进来。

    因为她的手上抱了一大堆东西,走得东倒西歪的,而且小小的怀抱根本容纳不了那些东西,所以几乎是一路走一路掉的。

    洛歆很明显地看到两黑衣人嘴角抽了抽,但还是上前替她将东西捡了起来,“莎莎小姐,您的东西掉了。”

    “啊?没关系没关系,拿过来。”她朝黑衣人咧嘴一笑,并没有想到自己的手上还抱着东西,就伸手去接。

    下一秒,怀里的东西顿时哗啦啦地落了一地。

    黑衣人额头划过三根黑线,均汗颜了。

    洛歆坐在沙发处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伸手扶额,这丫头真是……

    无奈地起身,朝她走去,跟着她一起蹲下身捡起这些东西。

    两个黑衣人一看到洛歆都警惕地看着她,生怕她又要跑,她只能在心里苦笑,但却没有表现出来,帮她捡完拉着她进去。

    门被关上,莎莎捧着东西有些委屈:“对不起,我没想到……”

    “没事。”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之后将东西放置在桌子上。

    看到那些东西以后她又忍不住嘴角抽搐,这……全部都是小孩子的零食,什么旺旺饼干,她摸摸自己的肚子。似乎是饿了许久,又有点渴,很想吃一些粥食,可是……

    “洛姐姐,这是我平时最喜欢吃的!”莎莎拿起其中一包零食撕开,拿了一块递到她面前,期盼地看着她。

    看这小眼神,她还是不忍的,只好接过袋子,可却并没有吃。而是看着她笑道:“莎莎,我能问你一些问题么?”

    莎莎见她接过袋子,欣喜得不得了,又拿了一个自己撕开,听她这样说,便回头道:“洛姐姐,你有什么问题就尽管问我,只要我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真的?”

    “当然!”

    果然是个单纯的丫头。洛歆在心里叹道,之后问了一些自己心底的疑惑,等她问完手中的东西却愣是一口都没动着。

    门被推开,进来一个阳光正气的美少年,眉眼之间尽是冷意,莎莎一看到他就赶紧扔掉手中的零食袋子,拍拍腿上落下的零食屑,站起来。

    手垂在双侧紧张地搓着衣角,低着头小声喊道:“离夏哥哥……”

    离夏一进来就看到两个女人坐在一块,一蓝一粉,一静一动,倒是形成了一道优美的风景线。

    只是……如果忽略那底下一堆零食袋的话……

    完蛋了!

    又被离夏哥哥看到她吃零食,一定会骂她的……她踌蹈地绞着手指咬着下唇,惶惶不安地偷瞄着他。

    果然,离夏的脸如冰块一样冷得不行,瞄过去的时候正好收到他看过来的眼神,她吓得赶紧低下头不敢说话。

    洛歆静静地坐着,淡定地打量着这两人之间的动作和小眼神,一下子就看出莎莎喜欢眼前这个阳光正气的少年。

    明明……看起来这么阳光,这么有活力,可为什么眼底尽是冷漠呢?还冰着脸,洛歆觉得这人真是矛盾。

    正想着,离夏已经开口:“你又在干什么?”

    听言,莎莎咬唇道:“洛姐姐她饿了,所以我……”

    离夏的目光落在地上那一堆零食袋上,冷冷道:“所以呢,这里百分之多少的袋子是你自己吃的?”

    “我……我……”莎莎顿时哑口无言,半晌才道:“我……我只是饿了。”

    “饿了?”离夏没有再纠缠下去,“马上把这里收拾了,回你的房间。”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