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18章 女人,别惹怒我

    “因为……感觉。”说到这里,他勾起唇笑得邪魅,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情绪。

    没错,她有武功,但那身手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不废吹灰之力就能解决的,如果她真的是那些人派来杀他的话,那她根本不可能连放倒那两个黑衣人的力气都没有。

    但是……他又有些起疑她是否在欲擒故纵,所以让莎莎过去试探她,是最好不过了。

    “感觉?”离夏忍住自己想掀桌子的冲动,走到他面前双手撑在桌面上瞪着他:“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蓝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谨慎了,万一她真的是杀手怎么办?”

    “那些老家伙不会派这么蠢的杀手过来。”

    “可……”

    “离夏,你越矩了。”蓝正尧突然收起笑容,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声音里带着寒气和冷意。“当初在夜场上,拍下这个女人可是你的主意。如果她真有什么问题,我该怀疑的人也不应该是她,你明白么?”

    听言,离夏整个人杵在原地,额头上青筋暴跳:“你在怀疑我?”

    “你不是一般人,你在替我办事,如果你一沾到莎莎的事情变变得这么不对劲的话,那我只好派人把莎莎送回国了。”

    说完,蓝正尧起身朝外走去,留下他独自在书房里。

    ……

    洛歆在这屋子里呆了一天,哪儿也去不了,心里又很焦急,一直想着以什么办法出去。

    结果愣是半天都没有想到办法,莎莎被那个男孩叫走了,看他的样子是不会再让她来了,那她以后要怎么办?

    就这样在这里关下去?不行……她不能这样等下去,乔子墨要是知道她不见了一定会很紧张的……

    想到这里,她站起身就朝门外走,刚打开门两个黑衣人就拦住她,面无表情道:“请你回去。”

    洛歆没好气地道:“我就是想出去上个洗手间不行吗?”

    “对不起小姐,不行,里面有洗手间!”

    “那是你们少爷用的,我不要!”虽然她知道这是很牵强的理由,可还是说了出来。

    黑衣人嘴唇抽了抽没有再说话:“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出去。”

    软的不行来硬的,洛歆二话不说就往前走,两人拦住她,洛歆只好和他们过招,结果几招不到又被挡了回来。她气得脸色铁青,只好回了房间,用力地关上门,声音之大,震得两个黑衣人都抖了抖。

    幸好,门并没有被摔坏,要是坏了,被蓝少知道,那可就……

    进去之后,洛歆双手叉腰气得直喘气,瞪着眼睛看向窗户。

    行!大门走不得我走窗户,就算是爬也要爬出去。

    想着,洛歆走到了窗户旁边,直接将窗打开,望着底下如蚂蚁的车辆和人群,她头有些晕眩,本来就是有轻微的恐高。现下这楼又这么高,看得更是晕。

    可是……如果她不逃的话,也不知道要在这里被关多久。

    不行!怎么说也要试一试。

    想着,洛歆利落地往上爬,并没有去注意自己身上还穿着裙子。

    等她稳妥地踩到水管以后,洛歆欣喜地勾起唇,在心里在洋洋得意起来,幸好她参加过训练,要不然哪里敢这样攀爬。

    可是正当她要往下继续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裙子的一角居然卡在窗户那儿,她只好空出一只手去抓,弄了半天还是没有弄出来,她一气索性直接用力将裙子给撕了。

    用力过度,整个人大力地朝后晃了晃,另一只手一时没抓稳,竟然就松开了。

    “啊……”洛歆惊呼出声,眼看着就要往要坠,她吓得闭起眼睛,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一定必死无疑吧?

    可身子却并没有往下坠去,手腕上一紧,她被人拉住。

    洛歆诧异地猛抬起头,对上了一双深蓝色的眸子,“你?”

    “找死么?”蓝正尧的语气很冲,眼神里有一层黑色的旋涡,他一个用力就将洛歆提了上来。

    之后将她丢在地板上,洛歆重重地跌在地板上,撞到了手臂,疼得她轻呼出声。

    可是她并没有对他大呼小叫,毕竟……是他救了自己。

    蓝正尧一颗心剧烈地跳动着,他喘着气,突然瞪着那被救起来以后就一言不发的女人,眼神凌厉得像刀子一般。

    远远就看到她和黑衣人起手过招,之后又愤愤地回房去了,他觉得甚是有趣,便想过来逗逗她。

    结果一打开房门就看到她爬在窗外,而一只手还在用力地撕自己的衣裙。看到她松开的那一刻他什么都没有多想就扑了过来抓住了她的手。

    这里是25楼,摔下去必定五脏必裂。

    “你到底在做什么?你知道这是25楼吗?想寻死?”说着,他猛地靠近她紧扣住她的下愕,蓝色的眼眸充满怒火。

    洛歆的下鄂被他捏得生疼,她有些恼,这人怎么回事?从见面到现在他已经捏了她三次下巴了,自己的下巴本来就尖,再捏下去就没有了。

    而且他的力气又这么大,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

    “放开我,你弄疼我了……”洛歆用力地想甩掉他的手,可他却上前一步扣住她的腰身,凑近他。

    男性的气息逼近,他身上的淡淡的香水味袭进呼吸,她有些不舒服地皱起眉头,以为他要轻薄自己。

    就在想要奋死抵抗的时候他却只是冷冷道:“你可是我花了500万买回来的,没有我的命令,你别想逃,也休想死。”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