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乔子墨是谁

    蓝正尧整个人愣在原地,俊美的脸上在她抱住自己的那一刻瞬间错愕,之后又因为她叫出口的那声爸爸而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这个女人……简直是……太过分了……

    “呜呜……爸爸,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么?可是我又不能哭,我每天都忍得好辛苦,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更坚强一些?妈妈也……”

    听到这里,蓝正尧身体狠狠一震,不由得低下头看着那个在他怀里哭得伤心的女孩。

    她已经……父母双亡了么?

    真的是没有想到,她居然……

    “呜呜……”洛歆哭到浓时,情不自禁地拉开他的衣衫,凑到了鼻子旁边,擦着自己的鼻涕。

    这个时候蓝正尧的脸彻底黑了下来,伸手抓住她的肩膀,将她拉开到离自己远一点的距离之外,狠狠地瞪着她:“该死的女人,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洛歆还在流着泪,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理会他,这会儿被他吼了,干脆嚎啕大哭起来。

    “你……”蓝正尧有些错愕,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她在干什么?

    她居然像小孩子一般坐到了地上,张大了嘴巴毫无形象地哭了起来?天啊啊这还是个女人的模样吗?

    这个女人真是……蓝正尧气得直皱眉头,伸手将身上沾满她泪水和鼻涕的衬衫给脱了下来,用力地甩到了地上。

    正好丢的地方向是洛歆坐的旁边,她被他丢衬衫的模样吓了一大跳,愣着看了他好一会儿,脸上表情很是委屈。

    片刻以后又哇哇地大哭起来。

    蓝正尧瞪着那瓶罪魁祸首,桌子上放的那剩下半瓶不到的红酒,如果不是这个酒的话,或者这个女人还不会像现在这样?

    早就听说过有些人酒品不好,喝醉酒能看出一个人的本性如何。

    可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发起酒疯来居然这么厉害……

    哭?还哭得这么大声?她是怕别人不知道是吧?

    果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蓝正尧深吸一口气,看着那个坐在门边放声大哭的洛歆。有些无奈地越过她走过去拉开门,黑着脸看着门外。

    “什么事?”

    站在门外的人是离夏,听到那个女人逃跑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是冲去找莎莎,确定她没事以后才放下心来。不过她也交待了,这次她的出逃完全是她的帮助,他便打心底不喜欢这个叫洛歆的女人了。

    发誓一定要抓到她,然后给她一顿好看,居然敢教坏自己的莎莎。她那么单纯的一个女孩,她居然教她给别人下泻药。

    只是刚走到这边就听到女人的哭声,而且还是嚎啕大哭的那种,声音又是从蓝少那边传来的。

    他没想多少就过来了。

    “蓝少?”离夏皱眉,果然是从他这儿传出去的,他侧身想去看清里面的情况,可蓝正尧高大的身子挡住了门口,根本没有给他看清里面的状况的机会。

    “有什么事?”

    “你这里……”

    “我这里什么事都没有。”

    “那那个女人……”

    “不用找了,都下去吧。”还找什么找,那个女人现在就在他所在的房间里。

    离夏抿了抿唇,点点头,朝身后一堆人挥挥手,“都回去吧。”

    见他们离开,蓝正尧抿唇准备关上门,离夏也借机看到了那个坐在里面的女人。

    可不就是洛歆,她居然穿着跟莎莎的衣服,坐在那儿毫无形象地大哭,那一瞬,还差点以为她就是莎莎。

    那泪眼模糊的样子,眼神里带着无限的委屈和伤心。

    砰!

    门却被砰的一声关上,将诺大的哭声隔开,以及她的样子。

    离夏皱起眉头,不是说她逃了么?可怎么会在这里?看了看房间头顶的牌子,这不是安琪罗平时住的房间吗?

    关上门以后,房间里的哭声还在持续,不止没有要停下来的迹像,反而哭得更凶了。蓝正尧被她闹得心烦气躁,瞪着她半晌,忍不住吼道:“别再哭了!”

    这一声吼,倒是把洛歆吓着了,收声了哭声,却是扁着嘴巴颇是委屈,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眼神里无限的委屈,眼泪从眼角一颗颗滑落,伴随着她的哽咽声。

    蓝正尧走到沙发上坐下,拿起那剩半瓶不到的红酒直接仰头灌了几口,未了还重重地放下瓶子,回身瞪她:“如果一会我洗完澡出来你还在哭的话,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最烦女人在他面前掉眼泪,可她却是第一个在他面前哭的,还哭得这么大声没有形象的!

    洛歆没有应他的话,只是眼神更忧郁了。

    他没有再理会她,直接进了浴室。

    打开浴室的喷雾头,热水冲刷着他的身体,没一会儿浴室里便升起袅袅雾气。

    真是没想到这个女人酒品居然会这么差,喝了一点酒就这样闹,随便把男人当成她亲人?这万一要是在街上喝醉了,岂不是连陌生人都要抱上去了?

    洗了一半的蓝正尧心里突然咯噔一响,手中的动作也跟着一顿。

    他就这样进来洗澡,她会不会趁机逃掉了?

    想到这里,他关掉了喷雾头,随手扯过架子上的毛巾往头上一擦,之后围在下身便赶紧拉开门出去。

    房间里空荡荡的,哪里还有那个女人的身影?

    蓝正尧气得咬牙切齿,额头青筋突突地跳。

    这个该死的女人,果然狡猾,他是脑子短路了才会相信她喝醉了。

    想到这里,他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