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24章 嫉妒,暴躁了

    洛歆头脑晕晕沉沉的,只是哦了一声便没有再说其他的了。看着他近在咫尺的容颜,她突然伸两只雪白的手环住了他的脖子,然后歪头靠在他的胸膛上。

    也就是这个动作让蓝正尧的脚步一顿,停了下来。他低下头,看着怀中的小女人。她双手搂住他的那一瞬间心里好像被什么划过一般,刺激得很。

    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

    等抱着她回到房间的时候,蓝正尧才发现她已经睡得不醒人事了,就这样靠在他的怀中睡得晕晕沉沉的,脸色依旧驼红。

    他有些无奈,这丫头白天逃跑的时候看起来那么机灵,恶作剧多端,可现在居然喝了点酒就倒在他的怀中不醒人事了?

    还管他叫爸爸妈妈?还有那个男人的名字……

    将她放置在柔软的大床上,一接触到柔软的大床,洛歆便自动滚到角落里头去,背对着他,整个人缩成一团,似觉得冷一般地往角落里缩去。

    外衣都还没脱呢就打算睡了?

    蓝正尧伸手将她翻了回来,开始伸手解她身上外衣的扣子,洛歆一开始有些不情愿,不断地伸手推着他。

    后来蓝正尧不耐烦了,按住她不安份的手小声警告:“别动了,再动我就可不理你了。”

    听言,睡梦中的洛歆只是皱了皱眉头,嘤咛了两声,却没有再动来动去。蓝正尧适时将她的外衣解下来,又替她脱去鞋子。

    做完这一切的时候,蓝正尧突然整个人呆住,低头看着还被他拿在手里的鞋子,他有些失神。

    他在做什么?

    他居然替这个女人脱鞋?

    这还是他蓝正尧么?想到这里,他回过头看看她,她又滚到角落里头去了,贴着墙睡,似觉得冷,但就是没有拉被子盖上。

    无奈地叹一口气,他放下鞋子替她将被子盖好,又将她的身子给扳回来。

    看着她熟睡的模样,蓝正尧心里一时百感交集,坐在床沿盯了她许久。

    ……

    睡梦中的洛歆觉得有一股灼热一直包围着自己,而她在这大冬天里冷得不行,一直往温暖的地方蹭去,甚至似八爪鱼一般地缠住了那人。

    清晨阳光透过窗,屋内很静,两具身体紧紧地缠在一块。

    其实……是洛歆缠在了蓝正尧的身上,而此时的蓝正尧则是苦着一张脸,一整晚他几乎都没有睡过。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身边睡个女人也就算了,这个女人还一直往他怀里钻,最后抱住了他的手睡着了,甚至连脚都放到了他的腿上。

    这女人的睡姿简直了……

    他决定,一会等她起床的时候好好地逗逗她,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这样做。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身边躺着女人可是他居然碰都不能碰。

    正想着,缠着他胳膊的女人突然动了动,他低头看去,只见她眼睫毛颤了颤,之后便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但只是睁开了一条缝,眯着眼睛看着这世界。

    洛歆睡得极舒服,因为特别暖和,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对上了一双深蓝色的漂亮眼眸,她一开始并没有在意。

    心里还在感叹,居然有这么漂亮的眼睛。

    于是砸了砸嘴,翻了个身继续睡。

    蓝正尧嘴角抽了抽,这个女人居然还有心思睡觉?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把他的手压得血液无法正常流动了吗?他现在整双手都是麻痹的,她居然一点表示都没有?

    想到这里,他正想去碰她以好提醒她现在和谁睡在一起的时候。她却突然动了,猛地转过了身,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死死地瞪着他。

    “你怎么会在这里?”洛歆问。

    听言,蓝正尧看她严肃的表情,决定逗逗她,于是勾起唇:“你说呢?”

    下一秒,洛歆从床上一跃而起,整个人滚落到地上,仇视地瞪着他。

    “你这个衣冠禽兽!”说完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外衣已经脱掉了,只剩下一件单薄的里衣,她满腔的愤怒。

    “禽兽,你简直不是人!你不是说对我这样的女人不感兴趣吗?你居然还对我下手!”

    蓝正尧懒洋洋地坐了起来,将后背靠在枕头上,双手撑在后脑,悠哉地道:“你搞清楚,你是我花钱买回来的女人,我想碰你,难道还要经过你的允许吗?”

    “你……”

    “还有!”他朝她眨眨眼睛,邪魅道:“昨天晚上我本来不想留下来的,可是某人一直拉着我的胳膊,乞求着我留下,力气大得很,我也没有办法。只好……逆来顺受了。”

    乞求着让他留下?洛歆不可思议地张大嘴巴,“这怎么可能?我求着你留下?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

    “你忘了你昨天晚上喝的那两杯酒了吗?”他又继续朝她眨眨眼睛,脸上还带着一股邪魅的笑容。

    听言,洛歆一愣,垂下眼帘努力地去回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她明明想要逃来着,可后来居然就因为冷喝了那两杯红酒,可是她以前从来不喝酒,小时候喝过一次,之后就一直耍酒疯。

    爹妈说她的酒品特不好,所以之后不敢再让她喝酒,她不知道自己喝醉酒以后到底是什么模样。

    可这么多年了,她都快忘了。

    被他这么一说,才想起来。难道自己昨天晚上喝了那杯红酒以后对他霸王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