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27章 小心投怀送抱

    蓝正尧勾起唇,确定她是安份了,这才收回手,示意店员替她做造型。

    之后他便选了个舒服的位置,随手拿起一本杂志翻了起来。

    洛歆坐在原地,任由店员替她弄着头发,店员一抬手就将她的头发解了下来,顿时一头如爆的长发就这样毫无预警地散落在肩上。

    店员一开始被她散发的模样惊艳了一番,伸手去掂她的秀发,之后又叽叽呱呱地说了一大堆。

    她根本就听不懂,便皱起眉头伸手朝蓝正尧晃着,“喂,蓝变态,他在说什么?”

    翻着杂志的蓝正尧听她这么叫自己,便拧起眉头,“你叫我什么?”

    洛歆抿了抿唇,不怕死道:“你听力不好?”

    听言,蓝正尧危险地眯起眼睛,“你不怕死?”

    洛歆缩了缩脖子,愤愤地想,谁不怕死?行,你蓝正尧势大力大,我打不过你,哼!

    “那么多人欺负一个弱女子你也好意思?”

    蓝正尧合起杂志,坐直身子:“我一个人可行?”

    听言,洛歆哼了一声别开脸,混蛋,和他说话简直就会气死自己,其实她简直要怀疑自己那几个月的训练是否没用?为什么一碰到他就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呢?

    想到这里,她气得咬住下唇,没有再说话。

    店员看向蓝正尧,又说了一堆句,蓝正尧听言便将目光落在她身上,打量了她好一会儿才点头。

    得到允许,店员便拿起了剪刀,准备给洛歆剪头发。

    洛歆吓了一大跳,赶紧起身跳开,吓得店员后退了数几步才稳住了身子,幸好手中的剪刀没有划到她。

    “你在做什么?”眼看着那剪刀只差一点距离就划到她那张雪白的脸蛋,蓝正尧心中一跳就站起身来,冲到她身边紧紧地扣住她细白的手腕。

    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白皙的脸蛋,原先她脸上有一道疤痕,不过考虑到要将她送给牧少的关系,所以他让离夏请了最好的医生,也拿了最好的药物。

    所以没几天,她脸上的伤已经恢复了。可是刚刚居然差点又伤到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何,他会这么紧张究竟是因为怕她脸上负伤今天不好见人还是心底下意识地害怕她受伤。

    洛歆紧张地护住自己的头发,大声道:“别乱剪我的头发。”

    听言,蓝正尧看了一眼她如瀑的长发,轻声道:“他不过是要给你做造型,所以剪掉一些,你头发太长。”

    “不行!”洛歆摇头:“我的头发你们不能碰!”她生气地说,这头长发是母亲生前最喜欢的,一直说女孩子家要留长发才好看些,所以从小到大母亲都特别钟爱她这一头乌黑的长发。

    就算母亲现在不在了,她也不能乱意地剪。

    蓝正尧看她坚持,而且眼底似乎还涌过一线疼痛,便眯起眼睛:“头发太长了不好,剪掉一些也没有什么,况且发尾他也可能帮你修一修。”

    “不!”她扭过头,不再看他。

    无奈,蓝正尧只好回头朝店员说了几句,店员点头,他这才回头道:“好了,我和他说过了,他不会再碰你的头发,你安心坐下吧。”

    听言,洛歆这才回过头,但却没有听他的话坐下,反而是问:“蓝正尧,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蓝正尧勾起唇,凑近她,在她耳畔轻轻吹气:“一会你不就知道了?”

    说完不等她反应便伸手将她按回了椅子上,示意店员上前。

    店员答应过蓝正尧,不会再碰她的头发,所以她也安心地坐下,任他替自己做造型。

    没一会儿就坐得晕晕欲睡,眼皮越发沉重,洛歆歪头便睡过去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到有人一直在晃着她的肩膀,她才悠悠地转醒过来。

    店员看她醒了,眼中流露出惊喜,她皱起眉头,呵欠连连,伸手想去揉眼睛,手却被握住。

    扭过头,发现蓝正尧正站在她的左侧,握住了她的双手,她迷蒙地抬起头,睡眼惺忪地看着他。

    她抬头的那一瞬间,蓝正尧眼中闪过一抹惊艳,没想到这个女人打扮起来居然也不赖。

    因为她刚刚睡着了,所以化妆师只替她化了脸上的妆容,眼睛这一块并没有动,因为化的是淡妆,所以看起来特别清丽。

    她不愿意剪头发,太长的头发又不好盘,所以她现在盘的是上方的头发,后方留了一些,看起来却是别有韵味。

    “怎么了?”洛歆有些不解地问,抽回手揉揉自己的肩膀,真是累死了……靠在这椅子上睡觉就是不舒服。

    “没什么。”蓝正尧回过神,抽回手有些悻悻地摸了摸鼻子,而后说:“醒了的话就去换衣服吧。”

    说着,他从旁边递了一个袋子给她。

    洛歆只能伸手接过,不悦地扫了他一眼,而后直接从袋子里将衣服取出来。

    是一件白色的抹胸礼服,长长的裙尾拽地,像美人鱼的鱼尾一般,她愣了愣,半晌才问:“你给我这件干什么?我为什么要穿这么暴露的衣服?”

    “不为什么,赶紧去换上。”

    “我不要!”洛歆将裙子放回袋子里,没好气地扔还给他。

    真是个大混蛋,把她囚禁起来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让她穿那么暴露的衣服?他到底想干什么?

    可是下一秒就感觉到他的呼吸靠近,在她的耳畔轻声威胁道:“如果你不想我在这里对你做点什么,那就最好进去换上这身衣服,不然我可不敢保证,我会当着他们的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