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30章 落入他的怀抱

    在空旷的屋子里走着,洛歆感叹着这屋子真大,大到她找到现在连洗手间都没有找到。

    走了这么久,脚也很疼,便索性直接脱了鞋子,光着脚在地上走着。

    赤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洛歆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宴会里面有暖气,可这外头没有,穿着这抹胸的礼服在这外头行走就已经够冷的了,现在还赤着脚走。

    这洗手间到底在哪啊?

    洛歆正欲哭无泪的时候,却看到前面有个人影,穿着黑色的西装,正淡定地在前方走着。

    看背影好像还是个中国人啊?

    中国人啊,能听懂她的语言,而且单独在这外头,估计也是来找洗手间的吧?

    不如上去问问。

    打定主意之后,洛歆便撒丫子欢快地朝他跑去。

    “请问……”

    洛歆费了好一阵力气才追上他,喘着气正准备发问,却见他听到声音回过头来。

    一看到那张脸,洛歆意外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一般?便愣在了原地,细细地盯着他。

    牧泽野听到声音,以为是哪个老家伙找人暗算他呢,之后却听到了急促的脚步以及喘息声。

    感觉……应该是个女人?

    回过头,果然看到一抹白色的倩影停在自己面前。

    她身上是一条长长的拖地鱼尾礼服,两侧有发丝垂下,后面还有头发散在肩上,看起来很是淑女的装扮。

    可偏偏淑女装扮的她偏偏赤着脚提着鞋子站在那儿喘气地看着他。

    牧泽野皱眉,可却在看清洛歆的面容时微微一怔。

    这是……

    虽然她换了衣服也打扮了一番,让他一开始看不出来,可看定了以后却可以肯定她就是自己一直在找的那个人。

    牧泽野有些激动,上前就抱住了她。

    “啊……你干什么?”被他收纳进怀中的洛歆惊呼出声,虽然自己穿着抹胸礼服很冷,这样被他抱着的确暖和不少,可总归是个陌生人。

    好吧,尽管觉得有些眼熟,似在哪儿见过。

    想推开他,可手上还拎着那双昂贵的水晶鞋呢,如果松手就会摔坏吧?

    “放开我……”所以,她只能大声地在他耳边吼道。

    牧泽野听到声音,这才松手将她放开,扣住她的肩膀:“洛歆,真的是你?我没有在做梦?你怎么会在英国?”

    按理说,她不是应该在国内么?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洛歆有些诧异,这个人认识自己?

    “你……认识我?”她有些惊讶地看着她,在脑海里搜寻了许久,记得自己在国外并没有朋友。

    听言,牧泽野一愣,脸色有些苍白:“你不记得我了?”

    这怎么可能?

    “眼熟。”洛歆只能给出这两个字,“好像在哪儿见过……”说完她低下头,似在思考一般。

    牧泽野只能苦笑,还想再说什么,却瞧见她雪白的肩头在这天寒地冻的天气里被冻得有些发青。他二话不说忙脱下身上的外套,吓得洛歆瞪大眼睛,以为他想实施流氓行为的时候,他却直接将衣服披到了她的身上。

    西装外套很大,将她整个人包在里头,夹杂着男性好闻的气息。

    洛歆愣了愣,有些错愕地望着他。

    原来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么?

    “把鞋子先穿上,你这样赤着脚走容易受凉。”

    说着,牧泽野低头看她提在双手的水晶鞋。

    “这鞋子穿着难受,我脚痛……”她走了不长时间,脚上确实有些疼得受不了。

    况且这水晶鞋华而不实,整体都是硬的,看起来漂亮,可穿起来就难受了。

    或许别人看着会觉得真好看,可受苦的却是她。

    她宁愿这样赤着脚挨冷受冻一会。

    听言,牧泽野的目光落在那鞋子上,盯了好一会儿,他才点头:“确实,这鞋子穿着不舒服。”

    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对着手下吩咐了一句。

    看他说话的模样,洛歆一直盯着他看,怎么就觉得这么眼熟呢?

    记忆刷刷地倒退着,一个灵光,洛歆反应过来,伸出手指着他:“你……我记起来了,你就是在那个在地震之中遇到的那个人。”

    刚挂了电话就听到她这样说,牧泽野不由得勾起唇,好笑地望了她一眼:“想起来了?”

    他就说,自己长得也不算太抱歉吧?平时那么多女人上赶着巴结他,就算是不喜欢他,也不应该把他忘得干净才是呀。

    “是你!”知道是他,洛歆莫名觉得有些亲切起来。

    可不是,虽然是只有一面之缘,可怎么说也算是共过患难的人。

    而且这是在国外,简直就是他乡遇故知。

    “是我。”牧泽野笑得温柔,眼中的笑意也特别明显。这丫头没想到换了装扮,化了点妆居然就让他认不出来了。

    眼睛还是那样,看人的目光始终那么清澈如水。

    洛歆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看向他的腿,“当时我晕迷过去了,醒来以后才发现获救了,找你的时候他们说你已经被救走了,你的腿……没事了吧?”

    她可是记得,当时那块石头压着他的腿很久很久,而且还流了血。

    “担心我?”嗯,牧泽野心情大好,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还真不错。

    “可不是,当时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被大石头压到腿了,连累了你我真是过意不去。”洛歆说到这里心情还有些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