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31章 调虎离山,洛歆被绑

    听言,洛歆有些尴尬,半晌才收回手。

    她是没有被这样伺候过,真心是不习惯。

    “好了。”穿好鞋子以后,牧泽野才直起腰身。

    洛歆也将那件保暖的外套穿在身上,是很精致的一个款式,而且和她的裙子居然还些搭,就算穿到宴会上去估计也没有问题。

    “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可是英国……”话说到一半,门外又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牧泽野一愣,半晌勾起唇笑道:“可能是方进送饮料过来了。”

    饮料?洛歆扶了扶额,刚刚被他带到这里来,都忘了自己要上洗手间呢。

    想着,她见他起身去开门,她便拎着裙摆进了洗手间。

    刚上完洗手间出来,四周却突然陷入一片黑暗。

    停电了?

    洛歆还没有反应过来,黑暗中就有人扣住了她的腰身,她吓得惊呼出声,出乎本能地回击。

    “嗯……”身后传来一声闷哼,但是并没有因此而松开她,下一秒她的双手就被制住,动弹不得。

    “洛歆?”前方传来牧泽野询问的声音,他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出于直觉地朝她这边扑来。

    那人抱着她顺势一挡,之后从窗户跳了出去。

    牧泽野这才惊觉事态不对劲,想追出去身后却有人缠住了他,他只得旋身和他纠缠起来。

    这是调虎离山计,他正准备火力全拼直接给对方来个了断的时候,却见他一个闪身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他追上去却碰到了急急跑过来的方进:“牧少,发生什么事了?”

    啪!

    这个时候,房间里忽然又灯火通明,只是那个娇俏的倩影,已经不见了。

    该死的!牧泽野一拳打在墙上。

    那些人的目标明显就是冲着洛歆来的,可现在他不知道那些人是谁,抓了她想做什么?

    “方进,你立马调派人手,去找刚刚在房间里的女人。”

    “牧少,发生什么事了?”

    牧泽野便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不允许他拒绝地让他找人搜查。

    领了命令以后,方进就算心里有些不甘也只得动手。

    为了一个女人大动干戈,这并不是牧少的作风啊。

    而另一边,洛歆被人蒙住了眼睛,双手被制住,她想挣扎,可是在这个人怀中的居然是半点都动不得。

    为此,她不禁有些气恼,她还是练不到位,如果当初再参加训练久一些的话,估计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没用了。

    感觉那人停了脚步,她被放置在平地上,之后眼前恢复光明。

    映入眼帘的竟然是蓝正尧那张笑得张狂的脸,洛歆有些错愕,本来还以为自己遇到危险被绑架了,可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是蓝正尧。

    怪不得,怪不得她居然一点还手的力气都没有。

    蓝正尧摸了摸自己的胸膛,苦笑道:“没想到你这女人的力气还不小。”

    听言,洛歆目光落在他的胸膛上,她刚刚反击的时候手肘顶向了后头,难道就顶在了他胸膛上了?

    “哼,活该!”她冷哼一声:“你到底在搞什么?为什么突然闯进来就把我带出来了?”

    “怎么?”蓝正尧眯起眼睛细细打量着她:“舍不得走?”

    “你在胡说什么?”

    他忽然靠近她,温热的乞息都吹拂在她的脸上:“看你和牧泽野在一起的样子挺亲密的,你俩是旧识?”

    “牧泽野是谁?”洛歆有些反应不过来,她并不知道这个名字。

    “女人,都已经被我看到了你还要装?”蓝正尧忽然有些怀疑起面前这个女人来,她会不会是牧泽野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

    想到这里,他的眼里闪过一抹杀气。

    而这抹杀气也被洛歆捕捉到了,有些恍然,“你看到什么了?我装什么了?”

    “我看到,你和牧泽野亲密在抱在一块,还进了同一个房间,你现在还要说你不认识他吗?”

    如果她直接承认,那他可能会觉得是巧合。

    毕竟这些日子她的种种所为让他觉得她会被卖到夜下赌场不是她自己所愿的,可偏偏她就否认了,这让他很是怀疑。

    听他这么一说,洛歆可算是明白了,原来他就是牧泽野啊。

    加上这次,和他只有两面之缘。她并不知道他的名字呀,可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下次有机会碰到,一定要问清楚。

    正想得出神,下鄂却是突然一疼。她惊愕地抬头,对上了蓝正尧那双充满怒火的眼睛。

    “说!牧泽野派你安插到我身边,来监视什么?这些日子,你又发现了什么?演技很不错嘛。”他阴冷地勾起薄唇,笑得美丽且危险:“一而再再而三地想逃,用此行为来掩饰自己的目的你倒是不笨。”而他居然蠢到会选择相信她的地步。

    想到这里,他手下的力度加重。

    洛歆疼得皱起眉头,用力地推开他的手:“你有病吧?什么安插在你身边,监视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蓝正尧冷笑,“一会你就会知道了。”说完他粗鲁地拉着她往宴会里面走去。

    “你到底要干什么?”洛歆努力地挣扎着,可手还是挽救不回来,越挣扎他扣得越紧,自己的力气在他面前根本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