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33章 你是逃不掉的

    洛歆揉着被撞疼的鼻子恨恨地瞪着蓝正尧,这个混蛋居然连句道歉都不说。一群黑衣人又虎视眈眈,离夏又亲自带她,她要怎么逃?

    目前还是先稳住再说吧,于是她哼了一声跟上离夏。

    被带到了房间里,离夏冷着脸道:“进去吧,不用妄想逃跑,房间里到处都是机关,只要你有逃跑的心思,我们马上就会知道。”

    洛歆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一个看起来像阳光的美少年会这么冷,而且始终面无表情。

    她有些郁闷地走进了房间里。

    房间很普通,就如同往常的一样。

    洛歆环顾四周,这样的房间真的会有离夏所说的机关么?是为了吓唬她还是真的有?

    黑白相间的大理石,单调得不能再单调的房间里,两个高大的男人面对面地坐着。

    一黑一白,正好和这房间的色彩汇成一色。

    彼此身后都有人站着,方进面无表情地站在牧泽野的身后,冷冷地盯着对方同样站在蓝正尧身后的离夏。

    “人呢?”牧泽野眯起眼睛,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蓝正尧却是勾起唇,问:“什么人?”

    “别装模作样,你知道我问的是谁。”

    “你说的是我女朋友?你放心,她现在在很安全的地方。”言下之意,就是她已经被自己保护起来了,就算是想找她也难。

    听言,牧泽野皱起眉头:“你想怎么样?”

    “嗯?”蓝正尧有些疑惑:“牧少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听不太懂,我并不想怎么样。”

    牧泽野深吸一口气,半晌才缓缓道:“洛歆她根本就不是你的女朋友,你把她从我房间里带走,究竟有什么目的?”

    “谁说的?”蓝正尧身子往后一靠,翘起了二郎腿,懒懒地出声:“她可是我花了五百万从地下赌场买回来的,横竖都是我蓝正尧的女人,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是对我的女人很有兴趣?”

    “地下赌场?”听到这四个字牧泽野眯起眼睛,浑身充满了危险的气息,他之前听她说过,她是个护士,怎么可能会在英国地下赌场出现?

    “离夏,看样子牧少似乎不太相信。”

    听言,离夏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字据放到桌上,冷冷道:“地下赌场的字据,我想牧少应该不会不认得。”

    方进弯身将那字据捡了起来,左右看了一会,便凑到牧泽野耳边轻声说:“这字据确实是真的。”

    “那又如何?”牧泽野冷眼睨着他:“蓝少大名在外,你一向风流习惯了,你从地下赌场买来的女人又何止一个。免不了,会拿之前的字据来骗我。”

    “既然牧少认为我在骗你,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说着蓝正尧起身就准备离开。

    “等一下!”牧泽野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变脸,只得咬牙叫住他。事实上如果换作平时,他完全可以不理会,可这次不一样,这次关乎于洛歆。

    蓝正尧勾起唇,目的又达到了呢。

    他回身坐下,抽起烟来,不再与牧泽野交谈。

    牧泽野深吸一口气,冷声道:“五百万我给你,把洛歆还给我。”

    “还?”蓝正尧蓝眸闪过一抹异样的色彩,“牧少是不是弄错了,她并非你之物,怎么还你?我不是说过,她是我的女人么?我花五百万买来的女人,自然不可能再花五百万卖出去。”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牧泽野咬牙切齿地瞪着他,这个人得寸进尺。

    是时候了吧?蓝正尧看他咬牙切齿的模样,似乎真的很在乎洛歆的样子,如果他这个时候开口,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可如果答应的话,他就必须把洛歆给他了。

    一想到那个满脸倔强一口一个对恶言骂他的女人,他忽然觉得胸口有种异样的情绪。

    正不知道如何作决定之时,身后的离夏却已经冷声替他开了口。

    “既然牧少问了,那我们就不婆婆妈妈的了,西郊的那块地皮,换一个洛歆,你觉得如何?”

    “你!”牧泽野没什么反应,倒是方进听言脸色铁青,大声道:“不可能!”

    西郊那块地皮何其重要,怎么可以轻易地给了他们去?那块地皮是中心地皮,如果给们去,以后牧少在英国的地位就低了一截。

    况且条件交换居然是一个女人,这种事情,简直荒唐。

    “方进,你家主子还没有决定呢,你又何必急着拒绝呢?”离夏冷不防地打击他。

    西郊的那块地皮换回洛歆?牧泽野抿了抿唇,没有理会方进的怒气,与蓝正尧的蓝眸对视半晌,才平静道:“可以。”

    听言,方进大惊失色,“牧少,不可以,这绝对不行,你……”

    “少废话!”牧泽野打断他,冷声道:“我自有我的决定。”

    “可……”方进恨得不行,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居然能值一块西郊地皮,“那块地皮可是天价啊少爷!”

    蓝正尧有些错愕地看着他,他并没有想到他会答应得这么爽快,本来还以为会有几番波折与难度,可他却答应得这么彻底。

    “西郊那块地皮可以给你们,但是我现在要见到她平安无事。”同生共生的女人,只有她一个,停驻在他内心深处的,也只有她一个。

    什么东西都没有她来得重要。

    蓝正尧似乎才回过神来,抿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