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34章 乔子墨有了她的消息

    “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是不是我回来你的逃跑计划就泡汤了?”

    “才没有,我刚刚只是扭到了脚。”她冷哼了一声,转过关没有再理会她。之后似想起什么一样,又转回头来:“你今天到底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没什么。我谈点生意,现在该走了。”

    说完又拉着她往外走去,洛歆看着底下这双牵着自己的大手,他掌心灼热的温度令她有些心神恍惚。

    乔子墨的手也有这样的温暖,不过他的手更能她给一种安心的感觉。而他的,却不能。

    想到这里,她用力地甩开他的手,他诧异地回过头。

    “我有脚,自己会走。”她却冷冷地垂下眼帘,轻声说道。

    感觉到她身上突然散发出来的冷意,蓝正尧略略一愣,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走在前头。

    洛歆郁闷地跟了上去,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逃出去呢?

    乔子墨,你这个坏家伙,为什么到现在都还不来找我?

    ……

    中国。

    部队里头的乔子墨负手站在窗边,听着窗外传来的练兵声以及各种训练的声响。

    他拧起眉头,仔细一看,便可以发现他近来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

    他已经整整三天没有合过眼了,这些日子没有她的消息,她整个人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自从那天得到消息说她被推下了山坡,可是派了人过去根本就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他的心就慌了,她到底去哪了?

    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乔子墨神色一动,回头却看到走进来的人是秋妍,她将手中的饭菜放在桌子上。

    乔子墨拧起眉头,不悦地问:“你来干什么?”

    秋妍抿了抿唇,轻声道:“首长,我怕我再不过来,你就要晕倒在这里了。”

    她知道他已经整整三天没有合过眼,而且这几天连饭也是不怎么吃。

    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耐不下去啊。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乔子墨冷声下了逐客令:“回去吧。”之后便转身不再看她。

    可谁知道,秋妍并不死心,而是缓步走到他身后,按耐住自己紧张的心跳。伸出双手轻轻地自背后抱住他,将自己的脸埋在他宽厚的背上。

    只是一秒,乔子墨便感觉到女人的身子贴在自己的身上,他浑身打了个激灵,毫不犹豫地将那人推开。

    回过头,怒气冲冲地注视着她:“你干什么?”

    秋妍见他眸中有怒火,脸也拉了下来,心中有些害怕,但是一想到那个女人,她便咬住下唇。

    猛地扑上前,一头扎进他的怀中,双手紧紧地抱住劲瘦的腰身,挣扎着不愿意放开。

    “首长,秋妍喜欢你很久很久了,看到你这样不吃不喝我真的很心疼,你就吃点东西吧。”

    乔子墨拧眉,伸手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拉了出去,“滚出去!”

    秋妍一个愣神竟被甩到了冰凉的地板上,雪白的手掌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一下子就擦破了。

    手心传来疼痛的感觉让她清醒了不少,秋妍并没有起身,反而跌坐在地上,“首长,这些日子不吃不喝,甚至不合眼,是因为喜欢上那个叫洛歆的丫头了吗?”

    一听到她提洛歆的名字,乔子墨的眼光中闪过一抹杀气,“这不关你的事。”

    秋妍立马站起身,“为什么不关我的事?我跟着首长这么多年,跟着你出生入死,命都是悬在刀尖上的。我喜欢首长!这么多年相信首长早就看出来了,你不喜欢我没有关系,让我呆在你身边就好了啊……我不介意你的。”

    说着,她抬手想去碰他。

    乔子墨转侧身避开她的碰触,冷冷道:“你该知道,我不喜欢别人碰我。”

    “她也一样吗?”

    “她和你们,不一样。”乔子墨闭了闭眼,才缓缓说道。

    她是他的妻,又怎么可能会和这些女人一样?

    之前为了保护她,所以一直隐藏自己同她的关系,因为他很早之前就知道秋妍的身份不简单,而且也知道她暗地里做的那些小动作。

    “不一样?”秋妍有些错愕地眨着眼睛,他居然说不一样?她原本以为跟了他这么多年,自以为算是了解他的,可没想到,他的心居然这么深不可测。

    他乔子墨居然也会爱上一个女人?可能吗?

    这不可能!秋妍摇头:“你若是娶个优秀的女人也就算了,你偏偏找一个学员,况且她和你只有那么几面之缘,你……”

    “很抱歉,今天要告诉你,我和她并不是只有几面之缘,她在进部队之前就已经和我结婚了。”

    结婚?轰……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一般在秋妍的脑里炸开。

    她脸色在刹那间变得苍白,唇上的血色退尽。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进部队之前就已经和他结婚了?那她之前在那个洛歆面前所说的,所要炫耀的,岂不是自取其辱么?

    怪不得……怪不得她根本对她的说法不甚在意。

    原来事实是她们俩早就结婚了!

    “这次野外生存挑战,她为什么会和沈曼曼她们分到一组,是你安排的吧?”

    秋妍却并没有回答他的话,颓自沉寂在心情的悲痛之中。

    她爱了他那么多年,结果却换来他一句他已经结婚了,这是为什么?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