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几张照片

    拆开信封以后,才发现是几张照片。

    乔子墨握着照片的手都有些发抖,照片上的女孩子穿着白色美人鱼礼服,脚下踩着一双高贵美丽的水晶鞋。

    脸上带着一丝疑惑和不解,望着四周。

    第二张则是在喝红酒和吃蛋糕,样子很是可爱调皮,嘴角还沾着点蛋糕屑。

    而第三张却是和一个男人站在一起,男人的面容被打上了马赛克,她正恼怒地瞪着那个男人,小嘴微微抿着。

    第四张是她赤着脚拖着长长的裙子在冰凉的地板上走路,而手中还提着那双水晶鞋。

    看到最后一张,乔子墨居然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么多天的压抑和担忧,全在这一刻释放出来,乔子墨握紧手中的照片,勾起唇笑得眼睛有些湿润。

    这个坏丫头,原来没事。害得他担心死了。

    “这照片哪来的?她在哪?”

    “这组照片被传到网络上,之后特别火,听说是乔浩在网上看到的,觉得和嫂子有些像,之后爷爷也看到了。”看到这组照片的时候陈靖才发现原来嫂子打扮起来还是很漂亮的,根本不逊色于那些女人。

    只是平时她都不打扮自己,把自己的美丽都隐藏起来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对首长佩服起来,领导就是领导,果然是慧眼识英雄,哦不,识美人。

    “那她现在在哪?”乔子墨将照片握紧在掌心,而后问道。

    “只收到了这组照片我就拿过来让首长看了,先确认一下,还没来得及去了解清楚。”

    听言,乔子墨将照片重新装回信封里,而后道:“那还等什么,赶紧走。”

    “是!”陈靖点头,跟着他走了出去。

    找到发照片的人之后,他们才知道原来发照片的人是xx小报一个摄影爱好者,有幸参加到那个宴会,目的是为了拍英国人上流社会的宴会标准,可这个小记者却是个美人爱好者。

    一看到洛歆就觉得她异常清新动人,不由得动手拍了她几张照片,他技术又掌控得非常好,把洛歆动人的每一面都拍得神乎其乎。

    这四张照片一传上去网络上就开始疯转,评论底下说什么真天然美女,肤若凝脂,比当红女星谁谁漂亮多了啊各种。

    听到地点在英国,乔子墨眸光一紧,便眯起眼睛:“英国?哪个地点?”

    小记者有些懵:“说了这么久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呀?是不是在照片上看人家长得漂亮想去抢人家回来当老婆?我告诉你们哟,这可是犯法的事情,虽然人家姑娘长得漂亮,就算是要当老婆也要采取正当的追求手法,不可以……”

    陈靖看到乔子墨那张逐渐变脸的脸色,不由得凑到小记者耳边低声道:“那本来就是他老婆,只是小两口闹了点别扭,她离家出走了找不到而已。”

    听言,小报记者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那好,我给你们地点。不过这位先生啊,虽然你仪表堂堂看起来很是帅气,可也得让着你老婆多点啊。咱们大男人啊,娶老婆回家就是回来疼的,可不是娶回来受气的啊。”

    陈靖感觉到周身的空气都快要结冰了,可小报记者却是缺根筋似的还在说个不停。他赶紧上前捂住他的嘴巴,以防乔子墨随时发作,低声道:“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你能先写地址不?”

    小报记者这才报了地址给他们,拿到地址以后,乔子墨转身就往外走,没有停留多一秒。

    “看这火急火燎的,真这么珍惜当初就不应该闹别扭嘛。”

    陈靖真的是替他抹了一把汗,幸好他帮到了忙,要不然以他这性格,首长在气头上还不得揍他一顿。

    “马上启程去英国。”乔子墨坐上车子,刚关上车门便冷冷地下了命令。

    陈靖点头,迟疑了好一会儿才问:“参谋长那边?”

    “到时候再给他打电话。”他现在一定要去找洛歆,刻不容缓。

    “是。”

    笨女人,我来找你了。

    机场的时候乔子墨却只买了单独的机票,这让陈靖愣了好一会儿,才不解地问:“首长,你要独自去英国?”

    听言,乔子墨点了点头:“嗯。”

    “这样太危险了吧?”陈靖目前一冽,英国那边本来就有敌人,他又是首长的身份,单独过去极是危险。

    “没关系,部队里还有些事情你回去处理,处理好了以后叫上谷环再与我会合。”

    “可是您的身份……”

    “这是命令!”

    “是!”无奈,军令如山,他只能服从了。

    英国。

    三日之期很快就到了,洛歆又被带到了原先那个房间,而蓝正尧又消失不见。

    依旧是那个房,两人依旧是面对面地坐着。

    牧泽野冷冷地盯着坐在对面的蓝正尧:“今天我已经把文件带过来了,如果你想要拿到合同的话,那就现在把人带到我面前来。”

    听言,蓝正尧点了点头,示意离夏将洛歆带过来。

    没一会儿,洛歆便被人带了过来,她是极不情愿的,不知道他们到底要搞什么,总是跑过来跑过去。

    把她当什么了?

    所以当她进房间一看到两方人马互相对峙的时候,她就有些错愕了。

    再看看对面的人,居然是牧泽野,她神色一喜,出声便要喊他的名字,蓝正尧却突然转过身朝她勾了勾手指头。

    “干嘛?”她有些没好气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