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37章 有乔子墨的吻

    “可是,那个牧泽野不是坏人,而且……”蓝正尧虽然说是想利用她来做生意,可毕竟没对她做过什么坏事。如果不是他花了五百万将自己从地下赌场买了回来,她有可能就会被别人买去,下场肯定不会和现在一样。

    不过以她的身手,如果被普通人买去的话,估计她也早就逃脱了。

    可是……唉,洛歆内心真是万分纠结。

    “别想太多。”乔子墨伸手握住她的手,提醒道:“不是有我在么?”

    “嗯。”洛歆只能点点头。

    “回去睡觉。”

    说到这个洛歆才想起刚刚叫他的时候,他明明睡得很沉,怎么自己一起身,他就也跟着起来了?

    似乎看透了她内心的想法一番,乔子墨抬手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你不在我身边,我怎么睡得安稳?”

    “油嘴滑舌。”洛歆嘟嚷了一句。

    “你想试一试?”乔子墨没由来得地问了一句,洛歆不解地望着他,他已经俯下身来,让她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油嘴滑舌了。

    ……

    深夜,蓝正尧把玩着手中的杯子,他额头青筋有些暴动,但却一直隐忍着。

    离夏推门而入,脸色也是特别难看。

    “有消息了吗?”蓝正尧冷声问道。

    他摇摇头:“没有。”

    “看来牧泽野这家伙想跟我来阴的。”蓝正尧忽然一把将桌子上的东西都扫落在地,额头青筋已经暴跳。

    离夏看了看地上那些破碎的东西,不着痕迹地拧了拧眉,半晌才道:“其实我觉得这次的事情应该不是牧泽野做的。”

    听言,蓝正尧挑了挑眉,凌利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示意他说下去。

    “派出去找的人,看到牧少他们手下的人也在找,而且牧泽野很重视那个女人,甚至把文件带到现场,我觉得这其中应该有诈。”

    “有诈?”蓝正尧眯起眼睛思量着。

    除了牧泽野,他实在想不出来还有谁会有这个能力,在他的眼皮底下把人给悄无声息地带走。

    当时屋子里的灯突然就这样没了,四周陷入一片黑暗,他将洛歆按在沙发上,以防她会误伤。而自己并没有怎么离开,倒是牧泽野扑上来了,他不顾一切地和他扭在一起。

    心想着,那丫头虽然敌不过自己,但是敌他人本事应该还是会有的。

    所以便放下了心,只是没想到等一切恢复平静的时候,居然没有看到她的人影。

    现在想来,事情的确有些蹊跷。

    “当时黑暗中有人不断地朝同一个方向放子弹,那个人是谁?”

    离夏抿了抿唇,摇头:“当时情况太混乱,我没注意。”那种情况,他第一时间要保护的当然是蓝正尧的安危,哪里还去顾得了那个女人。

    “看来要好好地查一查了。”

    而另一边,牧泽野也没有入睡,他抚着额头坐在沙发上眉头皱得死紧,身旁放着那份西郊的地皮资料。

    方进站在一旁没有作声,派出去的人也没有找到洛歆的一丁点身影。

    牧泽野眯起眼睛半晌,突然扫向方进,冷声质问:“这次的事情,是你做的吧?”

    听言,方进站在原地没有动,也不答话。

    “看来还真是你做的,她人呢?”

    “不知道。”

    “不知道?”牧泽野冷笑,“很好,现在连你也学会反抗我的命令了!”

    “少爷,西郊那块地皮很重要,这是您立足于英国的最好机会,而且您马上就要和海伦小姐订婚了。只要你们一订婚,以后你在这英国的发展机会又扩大了一分,何必这个时候因为一个无端冒出来的女人而放弃自己的大好前程?”

    听言,牧泽野黑眸中闪过一抹怒火,“我说过要和海伦订婚?方进,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这么会替我做决定,不如牧家当家这把椅子让给你坐如何?”

    方进一惊,脸色苍白道:“不敢!”

    “人呢?”

    “属下真的不知道,这次我是安排把她做掉的,可打斗的时候,我也觉得很奇怪,甚至于后来没有看到她的人。可能是蓝家那边的人发现了什么,事先救走了吧?”他是准备一枪把那女人打死了,这样西郊的那块地皮也不用给出去了。牧少做不来的事情,他来做,他绝不允许任何毁了他的前程。

    而牧泽野听言则是狠狠地皱起了眉头:“做掉?你对她动了杀心?”

    “牧少,我……”

    “我警告你,如果你下次再敢违抗我的命令做事,那你以后也不必再跟着我了。”

    说完不等他再次回话他又加了一句:“滚出去!”

    ……

    乔子墨抱着洛歆一夜好梦,第二天太阳未起,乔子墨看了看怀中睡得正熟的小女人,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轻柔地落下一吻。

    而后拿出了手机拨了陈靖的电话过去,陈靖表示自己已经在酒店了,因为没有找到他们的关系,所以在酒店开了房间住。

    乔子墨放下手机以后,看了一眼洛歆,她还在沉睡之中。

    小丫头,睡得还真沉,就不怕被人拐跑了?

    “笨女人,起床了。”他轻声说道。

    洛歆唔咽了一声,砸了砸嘴继续睡,“我要再睡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