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和我一起睡

    “同被欺负了。”谷环只能默默地举爪。

    牧天晴撇了撇嘴,悠悠道:“幸好我不是一个人,我还有丢丢作伴。”

    听言,睡在她怀中的丢丢翻了个身,将肚皮露了出来,继续舒服地睡着。

    而沈冰却是走在最左侧,看着前面那对恩爱的背影,恨得牙痒痒。

    “咦,沈冰,你脸色不太好看,怎么了?”唐小雪突然出声问道。

    沈冰一愣,赶紧将手松开,恢复了以往懵懂的脸色,小声道:“我没事啊,我的脸怎么了?”

    “你脸色不好,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没有啊,我挺好的,脸色不好看大概是因为冻的原因吧。”说着她缩了缩身子,将自己身上的大衣紧了紧。

    谷环却是意味深长地瞄了她一眼,她多年的战斗经验让她感觉得到沈冰身上的杀气,只是一瞬间又没有了。她也不知道她身上的杀意从何而来,但是这个沈冰看来不简单。

    “太冷了吗?我感觉还好,天晴你冷不冷?”

    “我不冷。”

    “要不你把嘟嘟给她抱一抱?或许能暖和点?”

    听言,牧天晴脸色一变:“休想。”

    “小气鬼!”

    ……

    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20分钟以后了。

    停下脚步,洛歆有些惊讶地立于自己面前这幢充满古堡气息的别墅,有些诧异地张了张嘴唇:“这是……我们落脚的地方?”

    乔子墨点了点头,牵着她往里面走。

    “怎么会是这种地方?”洛歆有些讶异,实在想不到落脚居然会是一幢别墅。

    “又想怀疑我?”乔子墨伸手敲了敲她的脑袋,有些无奈地看着她。

    陈靖跟上来解释道:“嫂子,这幢别墅是老爷子在英国买下来的产业,准备送给少爷作结婚度假别墅的。”

    结婚度假别墅?

    洛歆脸上一红,但随即又反应过来,对哦,她和乔子墨结婚这么久,都没有度过假。

    别说是度假了,就连一场正经的婚礼都没有,也没有婚纱照。

    想到这里,她不禁幽怨地瞪了他一眼。

    感受到她的怨气,乔子墨搂住她小声道:“别生气了,这次就当作是出来度假的好了?”

    “什么嘛?”才从虎口逃出来,就说是来度假,再说了这么多人,根本不算是度蜜月。不行,她到时候一定要回来。

    “哇,好大的古堡!”唐小雪大声地感叹起来,捧着手心看着面前的古堡,眼冒桃心。洛歆这家伙真是踩了天大的狗屎运了啊,不止俘获了男神的心不说,还能住进这样的地方。

    身为她的好友,能蹭到住进这里的机会,还真是不错呢。

    “嗷呜嗷呜!”嘟嘟也是神色有些激动,一下子就从牧天晴的怀中跳下来,然后朝里面跑去。

    唐小雪有些无奈地叉腰:“吼,你这只小狗倒是眼光不错啊。”

    而站一侧的沈冰双手已经紧握成拳了,看得越多,心里越是气愤。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目的,她目光便闪过一抹杀意。半晌又将那异样的情绪收敛起来,恢复那柔弱的气息。

    “好了,陈靖谷环,你带她们各自去休息。”

    陈靖点了点头,和谷环一起给她们安排房间。

    等她们走后,洛歆便扳起脸来,严肃地盯着他:“乔子墨!”

    看她一脸兴师问罪的模样,他不禁有些好笑地勾起唇,“怎么了?要向我兴师问罪?我刚刚不是道过歉了?”

    “那不算!”洛歆别过脸,一脸别扭。

    实在是太气人了,求婚仪式没有,订婚戒指也没有,婚纱照也没有,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而她之前居然一直迷迷糊糊地和他在一起,根本没有去注意这些。

    现在想来,自己根本就是个大白痴。

    如果走到外头去,谁知道她是乔子墨的老婆?

    想到这里,她更加闷闷不乐。

    一双手自她的背后抱住她,乔子墨将下巴靠在她的肩膀上,低着头小声问道:“又怎么了?”

    洛歆没有答话,他只好又轻柔地劝道:“到底怎么了?告诉我。”

    “你真的想知道?”

    乔子墨点点头。

    洛歆突然挣脱他的怀抱,之后面对着他伸出白嫩的双手,在他面前使劲地晃了晃。

    她表现得这么明显,他总该明白了吧?

    “知道了吧?”半晌,她收回手。

    乔子墨却是微微拧起眉头,好奇地望着她:“笨女人,你朝我晃手是什么意思?”

    听言,洛歆气结,“你看不懂?”

    他摇摇头,洛歆差点没气背过去,“你之前不是都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怎么这次就不知道了?”

    这丫头,这能相提并论吗?她想什么的确有时候会在脸上表现出来,可那是在事情发展的前提下。这会儿她莫名其妙地生气,又做这般怪异的举止。他又不是算命的,就算是算命的,也估计猜不出来她在想什么吧?

    想到这里,他好脾气地哄着她:“不能直接告诉我?”

    “不能!”洛歆气愤地大声说道。

    直接告诉他?这不是每个男人都该做的事情吗?如果让她自己说的话那就太丢脸了。

    乔子墨被她吼得一愣一愣的,实在不知道她生哪门子的气。

    看他站在原地不为所动,洛歆突然气不打一处来,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