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我们的婚宴

    “说得也是,填饱肚子要紧。”

    “吃饭最大,开动吧?”洛歆拿起筷子塞到他碗里,两人对视一眼,便开动了。

    于是,大半夜的,夫妇二人就呆在这明亮的厨房里,任凭外头电闪雷鸣,两人吃着一碗没有放盐的清汤面,并且还吃得津津有味。

    经过这一夜,两人的感情也似乎有些升温,更加坚定。

    只是……洛歆还是对他们的婚礼和戒指耿耿于怀。

    所以吃完面条以后,两人进了房间,洛歆窝在他怀中,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突然轻声说道:“乔子墨,有件事情想问问你。”

    “嗯?”乔子墨搂着她的肩膀,大手在她的后背上轻轻地摩擦着,声音低沉。

    洛歆动了动身子,突然仰起头看着他:“我和你结婚,是不是太吃亏了?”

    “吃亏?”听言,乔子墨眯起眼睛,有些意味不明地盯着她:“你吃什么亏?”

    “人家男人跟女人求婚都是有戒指,可是我们结婚到现在,我连个订情信物都没有。而且也没有婚宴,别人也根本不知道我是你的妻子。”

    听言,乔子墨身子一怔,看着她半晌没有说话。

    良久都没有得到他的回话,洛歆刚上来的气焰一下子就消失得干净,嘟着唇道:“好嘛,没有戒指就算了,那总得办办婚宴吧?我……”

    “傻丫头!”乔子墨突然轻叹一声:“刚开始的时候,你不是一直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么?去医院的时候躲躲藏藏,好像情夫见情人一样。在部队也是,恨不得不认识我一样,怎么,现在改变想法了?”

    洛歆垂了垂眼睛,将头埋进他的怀里,闷声道:“不行嘛?如果不行就算了,那就这样吧。”

    算了,谁让她喜欢他呢,就算是没有戒指没有婚宴,难免心里有些遗憾,可自己还是离不开的。

    唉……乔子墨知道她铁定又在胡思乱想了,其实她所想的他一样都没有漏掉,而且比她想得更多。

    她是自己认定要牵手一生的人,也是陪伴一辈子的。

    怎么可能会没想到这些,只是目前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不想这些美好的事情做到中途就被打断。

    所以他想把事情办完以后,再慢慢地和她享受两人的美好时光。

    “傻丫头,想那么多做什么,睡觉吧。”

    “哦!”洛歆有些郁闷地应了一声,心里有些失望,没想到和他说了以后居然没有什么反应。可失望归失望,她还是伸手绕过他劲瘦的腰,将他紧紧抱住。

    ……

    一夜好眠,下了一整夜的狂风暴雨,第二天天空放晴,空气里都是清新自然的味道。

    只不过这样的天气里,更加寒冷。

    睡梦中的洛歆不断地往乔子墨怀里钻去,手脚像八爪鱼一般地紧紧缠着他,乔子墨一早就醒了,因为怀中的小女人一直紧紧地攀附着他,又不安份,他哪里睡得着?

    感觉到身上的温度越升越高,乔子墨有些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低头看着睡得正熟的人儿。

    洛歆闭着眼睛,睫毛在眼睛四处洒下了一圈淡淡的阴影,鼻子小巧玲珑,嘴唇微张,上面殷红的颜色似乎在对他说:快来尝我。

    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终于还是忍不住,一手扶着她的脸颊,一手托着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了上去。

    “唔……”睡梦中的洛歆嘤咛了一声拧起了秀眉,似要挣扎,可却动弹不得。

    洛歆在梦中看到乔子墨为自己举行了盛大的婚礼,而且还掏出一颗巨大的钻戒朝她走来。

    就在他准备替自己戴上的时候,嘴唇却突然被人赌住,她感觉到呼吸有些困难,便睁开了眼睛。

    一睁开眼睛梦里那些令她如痴如醉的梦境便如镜花水月般破碎了,映入眼帘的是乔子墨那英俊的脸庞,而此时他的俊脸近在咫尺,闭着眼睛轻轻地吻着她,睫毛还有些颤抖。

    想到梦里的情景,她心头一阵暖意,不由得伸出双手主动圈住他的脖子,浅浅地回吻起来。

    得到她的反应,乔子墨眼中闪过一抹温柔的笑意,撬开她的贝齿,攻城略地。

    也不知道吻了多久,洛歆渐渐地意乱情迷,整个人都几乎沉醉在他的亲吻之中时,他却突然离开了她的唇,撑起手臂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洛歆抬起头,眼巴巴地望着他:“怎么了?”

    “小懒虫,该起床了!”说完这句话,乔子墨突然一个翻身下了床,自顾地拿起衣服穿起来。洛歆躺地床上有些错愕地眨着眼睛,看着雪白的天花板,怎么回事?今天的乔子墨居然只是亲吻就主动停止了?

    换成以往的他,不该是早像饿狼一般地扑上来了吗?

    怎么今天会这样?难道……她目光移到他身上,看着他的背影猜测,会不会是昨天晚上做梦说了不该说的话,让他对自己反感了?或者……

    “别瞎猜了,我们今天回国,不过你要是一会还不起来的话,我可就不敢保证我会不会对你做什么了。”他可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克制自己不扑上去将她吃干抹净。

    听言,洛歆整个人从床上一蹦而起,“回国?”

    有没有搞错?明明昨天才说当是来度假的,结果今天就要回国了?

    乔子墨点了点头,他此时已经穿好了衣服,回过头来却发现她呆愣地跪坐在床上,身上的睡衣扭扣散了一颗,露出了里面的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