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45章 麻烦接踵而来

    他知道耿南天一般没事不会找他,这件他会打电话追到英国来,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机密事件。

    “你小子有在听我说话吗?”听到手机那头传来有些张扬的吼声,乔子墨这才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婆妈完了?说正事吧。”

    说完他才将手机拿到耳朵旁边。

    耿南天气得差点没一口气给噎死,“你这混小子,说话真是没大没小,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徒弟,真是气死我了。”

    “如果你再教训我,我就直接挂电话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派其他人去办吧。”说完,他作势要挂电话。

    “别别,我这就告诉你,这件事情必须要你去做。你不是在英国吗?”耿南天的声音变得有些严肃起来:“先暂且在那儿观察一段时间,先不要回国。”

    “不回国?”乔子墨眯起眼睛,不解。

    “那个姓牧的在国内一直抓不到他,这次你在英国正好了解一下他在那边的势力,也查一查他到底有没有贩卖毒品,前两天上面命令下来了,说怀疑他有毒品交易,但事情还没有属实。况且,还有一件更重大的事情。”

    更重大的事情?

    “传说中沉寂了很多年的海之泪出现了。”

    “这件宝物一旦问世,估计会引起很大家族的纠纷和腥风血雨,你到时想要协助调查,并把那东西带回部队。”

    “10天后是慈善拍卖会,海之泪会在那儿作为压轴最后一个上台拍卖,去的人员名单我到时候会让你转交给你。这次海之泪不仅仅只是交易这么简单,我怀疑背后有幕后黑手在操控,你们务必要小心。”

    听言,乔子墨蹙眉,看来这次英国之行要变得复杂与麻烦了。

    一改那严肃的语气,耿南天笑嘿嘿地说道:“这次回家见到你爷爷,听说你小子已经结婚了?你个好小子啊,娶的是谁家的姑娘?居然敢瞒着我,也不请我喝杯喜酒!”

    一提到关于洛歆的事,乔子墨没有不耐烦,倒是淡淡地勾起嘴唇,笑道:“我们还没有办婚宴,恐怕这杯喜酒你要等多一些时日了。”

    他的回答让耿南天也有些意外,本来以为自己唠叨那么多,他会直接挂掉电话,没想到他居然回答了?

    这是为什么?难道是那个姑娘的功劳?想来也一定是了,毕竟乔子墨是自己的徒弟,他是什么性子他特别清楚。

    可现在改变这么大,铁定是因为那个姑娘。

    “我说小子,那姑娘长什么样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还真的迫不及待地想见见了,能把乔子墨拿下的姑娘,到底是什么样的。

    “这个……”乔子墨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光亮,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洛歆做各种表情时的模样,不由得勾起唇。“等你见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见到?那你什么时候带我这徒媳来见见我呀?”

    “等时机到了,自然就会带她去见你了。还有事吗?”想到她还在房间里等着自己呢,乔子墨突然冷冷地问道。

    耿南天讶于他的转变,骂道:“你这浑小子,结婚居然也不告诉我,也不办婚宴,那人家小姑娘得多委屈。”他自己的徒弟他知道,不解风情。

    委屈?乔子墨蹙眉,想起这两天那小丫头一直莫名其妙地朝自己发脾气的样子,难道是因为这个关系?

    可……以前她也没说。

    “我是打算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完了再给她办一场婚宴。”

    “事情办完?这也行,不过我要问问你,给人家买戒指没有?拍过婚纱照吗?”

    听言,乔子墨有些愕然,其实这些他都想过,但……“等事情办完。”

    “你这个蠢小子!师父怎么会教出你这么个不开窍的。女人需要哄,不止是语言上的,行动也要有所表示,你想等事情办完再办婚宴这没问题,可你居然连结婚戒指都不给人家买。看你这小子,一定没有求婚吧?真奇怪,那你到底是怎么把人家给骗到手的?那小姑娘怎么就这么没眼光呢。居然看上了你这么个不解风情的家伙。”

    骗到手的?乔子墨想起自己同她领证的那天,想来,自己确实好像是把她骗过来的?

    当时她在相亲,可遇到那个相亲对象是个极品,他又对她有所好感,觉得她既然想结婚,那就和自己结好了。

    没有给她反应的时间,就直接拉着她去了民政局。

    反正他是想,他已经认定了她,结婚了她就是自己的女人,他有一辈子的时间来对她好。

    所以婚宴戒指这些东西都往后推,可竟不知,这些都要往前么?

    “混小子,如果不想人家姑娘离开你的话,还是早点把戒指买了,这招可以跟你师父我年轻的时候学。”他的声音开始变得得意洋洋起来:“当年我追求你师娘可是花费了不少功夫,求我的时候鲜花巧克力戒指都有。”

    听言,乔子墨皱眉,却并没有挂掉他的电话,而是听他长篇大论了一番,直到他越扯越远,他才忍不住一把挂掉了他的电话。

    可以想象得到那头的耿南天肯定气得直跳脚,可却又拿他没办法。

    戒指?乔子墨放下手机深思起来,想起昨天洛歆伸手在自己面前不断地乱晃着,当时他还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可是现在,他应该算明白了。

    原来她不断地朝自己晃着那双白嫩的小手,是这意思。可这丫头,怎么不直接说呢?

    如果不是耿南天今天打电话来问到,恐怕他都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想起也昨天晚上怄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