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46章 危险,乔子墨消失了

    “是不是有任务?”

    陈靖点了点头,“虽然目前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任务,但应该不是简单的事情,参谋长很少亲自打电话,能让他亲自下命令的,估计不简单。”

    “有危险?”

    “可能吧……”陈靖抽了抽嘴角,首长哪一次的任务没有危险,而且他屡次以身试险,老是把他吓得气都喘不上来。不过首长就是首长,无论多么危险,都是全身而退,他就是他心里崇拜的偶像啊!

    洛歆一听就皱起了秀眉,“这个混蛋乔子墨,有危险怎么不叫我?就这样自己一个人走了?混蛋!”

    “呃……嫂子,首长他不是去执行任务,这件事情恐怕要几天后才会执行,他只是……”

    “不是去执行任务?”幸好,洛歆悬起来的心就算是放了下来,她还以为他真的不怕死,昨天晚上才闹胃疼,今天早上还没吃早饭就去执行任务了呢!

    说完见陈靖一直盯着她,她有些窘,忙道:“我才不是担心他呢!哼!”说完傲娇地转身走掉,留下陈靖独自一人风中凌乱。

    真是替首长担忧啊,娶了这么个傲娇的女人回家,以后真有的折腾了。

    早饭桌上,洛歆一进去就看到牧天晴坐在那儿抱着嘟嘟,手里捧着一杯牛奶,正一点一点地喂着它喝。

    嘟嘟喝得入神,根本没有注意到她。

    倒是唐小雪看到了她,便赶紧朝她招招手,示意她坐过去。

    洛歆在她身边坐下,看她精神蛮好的,不由得勾起唇问:“看来昨天晚上你睡得还不错?”

    听言,唐小雪的脸一红,低下头不敢看她。

    擦觉有异的洛歆赶紧伸手捅了捅她,“怎么了?脸红成这样,你们……”说完她尾音拉长,目光落到跟着来的陈靖,陈靖的脸也有些红,但没有说话。

    洛歆索性凑到唐小雪身边,压低声音在她耳畔问道:“唐小雪,老实交待,你们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了?”

    “哪有……哪有发生什么。”唐小雪支支吾吾,脸红得快滴出血来。

    “没有的话,那你脸红什么?”洛歆抿唇,“你不会是,和他那啥了?”

    “什么那啥?”唐小雪虽然脸红,但还是嫌恶地瞪了他一眼,气愤道:“你思想纯洁一些好不好?陈靖才不是那样的人,你以为跟你家首长一样啊,刚认识不久就吃干抹净了?”

    洛歆摸了摸鼻子,她被乔子墨吃干抹净有什么问题吗?她们是夫妻,做那些事情本来就是很正常的啊。再说了,她和他真正在一起,也是一个多月后的样子,也没有那么快啊。

    不过她话语里的意思倒是值得深究:“所以你的意思是,昨天晚上他没有将你吃干抹净的原因是刚认识不久,以后认识得久了就可以了?”

    唐小雪涨红了脸,伸手掐她的胳膊:“你再胡说,你要是再胡说,我就把你胳膊给拧下来。”

    “哎呀疼……快放手。”洛歆花了好一番力气才将自己的胳膊解救回来,揉着那被掐疼的地方,可因为身上穿了太多衣服,根本看不到。但洛歆也敢肯定已经乌青一片了,这个唐小雪下手可真狠。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昨天晚上和陈靖肯定发生了点什么。

    陈靖这个人,看样子老老实实,如果唐小雪和他在一起的话,也不错啊?

    “首长呢?”谷环突然问起。

    听言,洛歆脸上的笑容淡了淡,并没有回她的话。谷环挑了挑眉,这小两口还没和好呢?

    “洛歆,你不会还和首长怄气呢,可是昨天晚上我看你扶他回房的时候明明担心得很啊,怎么现在……”说完她目光转了转,又道:“首长的胃病很久了,他一出任务就经常没吃饭,老是把自己的身子当成铁打的,但就算是铁打的也会受伤啊!昨天晚上才刚闹胃疼,今天不来吃饭,这样好吗?”

    说到这里,洛歆才郁闷地说道:“他出去了,不在房间里。”

    “出去了?”谷环看向陈靖:“首长去哪地?”

    “我……我也不太清楚。”他确实不清楚,只是隐约听他说要买什么戒指,后来又不让他去买了,又自己离开了。“不过你们别担心,我看首长的精神很好,估计没事了,一会就回来了。”

    吃过早饭,洛歆在女佣的带领下,逛了古堡一圈,古堡很大,花园游泳池什么的都有,只不过现在是冬天,游泳池早就结了冰,花园里也没有开花。

    但雨后的空气总是很新鲜的,洛歆拉紧了身上的大衣,一边呼吸着新鲜空气一边往前走着。

    走着走着,她忽然就停下了脚步,对女佣道:“你去忙你的,我自己逛逛就行。”

    女佣点头离开。

    就这样,花园里只剩下洛歆一个人,她四处逛着,突然看到不远处的树边安了个秋千。

    脚步停了好一会儿,她才缓缓地朝秋千那边走去。

    秋千的两旁沾着树腾,还沾着晶莹的雨水,她抬手将雨水拂去,记忆却开始有些模糊起来。

    小时候,他们住的地方有一个小院子,那个时候,父亲在院子里的那棵大树底下给她做了一个秋千。

    从此以后她只要放学,不开心都会坐上去荡一荡。

    所有的烦恼带上秋千,再随着秋千一荡,全部消失得一干二净。在秋千上,有属于父母亲最珍贵的回忆。

    想到这里,她伸手缓缓地抚摸着那树藤,而后坐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