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49章 出事,不太对劲

    “不用了吧?就是去个洗手间而已,不用这么麻烦了。”

    “谷环身手好,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照应你。”乔子墨略皱了皱眉头。

    “我知道她身手好,可我的身手也不差呀。”某人很厚脸皮地强调道,“而且我只是去洗手间,难不成还能被抓了呀?”

    乔子墨凑近她,在她耳畔道:“今天来的人不少,牧泽野和蓝正尧他们都来了,你确定你真的不怕?”

    “好吧!”洛歆无奈,只能应下,让谷环陪着也没事。如果自己和她说清楚的话,她应该不会跟乔子墨说吧?

    她也没有时间再和他耗下去了,要是再耗下去她一会就要露馅了,肚子上的疼痛越来越清晰。

    乔子墨朝陈靖使了个眼色,陈靖会意地找了谷环上前,说清楚来意之后,谷环便拍着胸膛:“行,包在我身上,走吧。”

    “嗯!”洛歆点点头,跟着她一起出了会场。

    看着她离去的背景,乔子墨蹙眉,怎么感觉这丫头走路有些不对劲?

    正想得出神,慈善拍卖会已经正式拉开了帷幕,主持人拿着话筒站上了台面。

    刚出会场的洛歆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确定已经离开了乔子墨的视线,她才靠着墙捂着小腹,疼得额头上冷汗连连。

    “洛歆,你怎么了?”谷环担忧地望着她,看她捂着肚子,不由得脸色一变:“怎么回事?还冒这么多冷汗?”

    洛歆咬住下唇道:“真是倒霉的,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竟然来大姨妈了。”

    “大姨妈?”谷环眼神有些错愕。洛歆点点头:“嗯,我现在肚子疼得不行,又没有准备卫生纸,你……能不能替我去买一点回来?”

    听言,谷环犹豫了片刻,才问:“我去买回来你能撑得住吗?”

    “我没事的。”

    “可我要是走了,你一会被人抓了怎么办?”

    “怎么会?”洛歆勾起唇略微苍白的唇:“你先扶我到洗手间那边去,我在里面,他们应该不会就这样贸然冲进去的。”

    “不行,丢下你一个人这样做太冒险,要不……我还是去通知首长?”

    “不行!”洛歆住拉她的手,摇头:“我就是不想让他知道才没有告诉他的,这次的任务很重要,不要分她的心,我现在只需要你帮我一个忙,帮我买点止痛药还有卫生绵。”说到最后,她拉住她的手,一脸乞求地望着她。

    谷环与她对视半晌,终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好吧,那我先扶你去洗手间。”

    “谢谢你。”

    谢谢我?是我应该谢谢你才对。现在总算明白首长为什么会对她情有独钟了,不止长得漂亮,心地善良又会替首长着想。

    进了洗手间,洛歆便蹲在那儿不出去了,谷环去买东西了,她瞄了一眼自己的裤子,大姨妈果然真的来报告了。

    真是……洛歆猛一拍自己的额头,怎么老是把这么重要的日子忘记呢?如果记得的话就应该能早有准备了。

    其实她站起来的时候就被蓝正尧给看到了,所以让离夏派了人跟着她,准备一有机会就下手。

    一群人埋伏在洗手间外头,见一直没人出来,打算上去抓人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朝这边走来。

    “都别冲动,那是莎莎小姐。”

    “等一下再行动。”

    不远处,披着红色外套的莎莎朝这边走来,她穿着高跟鞋,走得特别艰难,几乎是扶着墙一步一步地挪到了洗手间。

    “疼死我了……”莎莎小声地呢喃道,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脚跟部,这高跟鞋真不是人穿的东西。

    洛歆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谷环,心里有些急躁,庆幸自己刚来的时候量并不是很多,要不然就等染裤子上了。

    她穿好衣服,拉开洗手间的门打算出去查看,却无意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莎莎,盯着她半晌,她这才看清楚她是谁。

    “莎莎?”她询问试地叫道。

    听言,莎莎抬起头朝声音来源望去,看到洛歆的那一瞬,她欣喜地露出笑容:“洛姐姐?”

    还真的是莎莎,洛歆也露出笑容:“是我!你怎么会在这里?还穿成这样,害得我差点认不出来。”

    刚刚她走在蓝正尧的旁边,她还以为是他的女伴,漂亮得让她惊叹,只是觉得眼熟,但并没有跟莎莎想到一处去。

    现在她在这儿扭着脚,一脸苦恼的模样和她之前的模样一模一样,所以她才认出了她。

    莎莎欣喜地想走到她旁边,没走两步脚就疼得站在原地,气愤地瞪了脚上的鞋子一眼。突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她直接将脚上的鞋子蹬出去。鞋子飞出去,砰的一声砸在了其中一个洗手间的门板上。

    砰!两人都呆住,谁也没想到莎莎的力气居然会这么大,居然把鞋子蹬飞出去。

    洗手间的门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个打扮得很贵气的女人,眼锋一转在两人身上打转,之后目光落在莎莎的脚上,用英文问:“是你的鞋子?”

    莎莎听不懂英文,只能摇摇头。

    于是女人便开始骂骂咧咧,指着她好一通说,洛歆虽然听不太懂,但大约的意思还是明白了。只能小跑到莎莎面前护着她,弯腰用所有人都能听懂的英语不断地说着sorry。

    女人听她道歉,瞪她一眼,丢下几句话就扭着屁股出去了。

    等她走后,莎莎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问:“她刚刚一直在说什么呢?”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