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52章 打了他一个耳光

    牧天晴有些诧异,“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认我?哥?”她伸手想去摘他的眼镜,因为心中有疑惑。

    可是手还没有碰到他,却被他猛地扣住,之后她感觉脖子上一疼,牧泽野已经伸手扣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按在了墙上。

    “说,你到底是谁?接近我有什么目的?”

    “唔……咳……”牧天晴的身子重重地撞到冰凉的墙面上,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而手中也没有力气再抱紧嘟嘟,嘟嘟骨溜地滚到地面上,摔了一跤的它才清醒过来,看着自己主人被人按在墙上,怒吼性地哼哼了几声,跑到牧泽野旁边张口要咬他的脚。

    他却突然回过头,嘟嘟一愣,这才认出他是之前的主人,于是张了口但并没有咬。下一秒,它小小的身子却被他重重地踹开,砰的一声撞到了墙上。

    砰!

    被摔疼的它不敢再干什么,只能可怜兮兮地缩在原地,用黑溜溜的眼睛盯着他,露出哽咽的呜叫声。

    “嗷呜嗷呜……”

    牧天晴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是微薄的,而牧泽野嘴角扬着一抹嗜血的笑容,手中的力道加重,却始终并不致命。

    “咳……哥,你真的……不认识晴儿了吗?”现在她能确定,一定是哥哥身体里那个怪物又出来了,从小他就是双重人格,一面恐怖嗜血,什么事情都会做。另一面却是善良,有点轻浮,有点冷漠,但确是个好人。

    一般情况下,他身体里的另一个人不会出来的啊,可是为什么今天就出来,为什么又偏偏是在自己找上他的时候。

    自己花了那么长时间才找到他,现在就要死在他的手里了吗?

    “哥,我……咳,真的……没有骗……”牧天晴如星芒的眼睛滑下一颗晶莹,感觉到颈上的力道越来越重,她闭起眼睛,任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滑落。

    或许,真的是生命走到了终结的尽头吧。也没关系,能死在他的手里,这辈子也没有遗憾了。

    洛歆一赶过来就看到这一幕,吓得心差点从胸膛里跳出来,一边朝这边跑一边怒吼:“放开她!”

    她没有想到,牧泽野居然是这种人,原本看他笑容满脸,还以为他是个善良的人。

    听到一声清脆的吼声,牧泽野似乎微微一怔,手竟然不自觉地缩了回来。牧天晴已经晕死过去,无力地垂倒在墙上。

    洛歆冲过去,对着牧泽野就是一耳光,“混蛋!”

    牧泽野被打了一耳光之后退了数步,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居然没躲,而那个穿着淡绿色裙子的女人已经蹲下身去了。

    仔细地查看了她的气息,又看了看她脖间的勒痕,确实她只是缺氧而晕过去,脖间也没有骨折,洛歆才松了一口气。

    之后没等她站稳,身子就被人提了起来,牧泽野拎着她就跟老鹰拎着小鸡一般轻松。看到她容貌的那一刻,牧泽野蹙眉,“你是谁?”

    “放开我!”洛歆挣脱开他的钳制,伸出食指指着他:“我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亏我之前还替你说话,你现在却做出这种事情来,她不过是一个无辜的小姑娘而已!”

    “无辜?”牧泽野眯起眼睛盯着她,“她无辜,那你呢?”

    脸上还在火辣辣地疼。

    “我?”洛歆忆起他刚刚还问自己是谁,不由得冷笑一句:“看来牧少有选择性遗忘症啊,这会儿居然就翻脸不认人了。”

    “也对。”她嘲讽一笑:“忘记你是坏人了,之前所做的种种,不过都是假象吧?你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前几天看起来对她很温柔的牧泽野居然在此刻变得有些嗜血恐怖,整个人充满了杀气。她心里有些害怕,可却不忍朋友遭受这样的伤害,只能硬着头皮杀了上来。

    见牧泽野将目光落在牧天晴身上,她赶紧伸出手,将她紧紧护住:“不许你再伤害她,你要是再敢伤害她,我就跟你拼命。”

    “跟我拼命?”牧泽野渐渐地眯起眼睛,身上的杀气又更重了些,伸手就朝她抓去,洛歆大惊,侧身避过,一个盘腿就踢了过去。

    可牧泽野哪里是她对付得了的,避开了她的攻击,两人几个回合过招下来,洛歆便被他擒住。

    整个人被他箍在怀中,不能动弹,双手也被背在身后,疼得她几欲倒吸口凉气。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她气愤地扭动着身子,想挣扎开来。

    牧泽野总觉得她似曾相识,所以并没有对她下手,只是冷声问道:“告诉我,你到底是谁?还有她是谁?你们接近我,究竟有什么目的?”

    “你想知道?”洛歆深吸一口气:“你若是放开我,我就告诉你。”

    听言,牧泽野蹙了蹙眉,但还是将她放了开来。可谁知道一得到自由洛歆马上又变了卦,曲起手臂朝后攻去。

    可此时的牧泽野哪里是那么好欺骗的?他侧身避开她的攻击,又反手制住了她。

    洛歆才刚刚挣脱又被制住,不免有些恼怒,自己怎么这么没用啊,居然被他一招就抓住。

    “你变卦?”牧泽野蹙眉不悦地看着她。

    听言,洛歆扭头愤愤地瞪着他道:“那又怎么样?像你这样虚伪的小人,我变卦又如何?不许你伤害我朋友,你有什么就冲我来好了。”

    “冲着你来?”

    “是!”洛歆感觉到手上的力道加重,疼得她差点轻呼出声,如果再这样下去有可能手都被他扭到废掉。

    她真是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样对自己,之前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假象么?

    一脚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两人同时一怔,洛歆脸上一喜,一定是乔子墨来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