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不关你的事

    他们往这边来了,只能往反方向跑了。

    可却不小心踢到了路边的花盆,发出了咚的一声。

    惨了!洛歆不敢再多想,只能拨足狂奔。

    牧泽野本来是没想那么多,因为那东西他根本不太看重,把她丢在自己房里本来就能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会儿听到声响,他眼眸一眯,步子也快起来。

    不过身后的两人倒是跑得飞快,之后大声道:“少爷,那个女人跑了!”

    跑了?牧泽野的步子一顿,那女人不是被他锁在房间了么?怎么还能跑出来?难道她还会开锁?

    想到这里,他目光一冽,勾起唇笑得嗜血。

    不错嘛,还会开锁,他倒要看看,她还有多大的能耐。

    洛歆跑过长廊,心中庆幸,这儿并没有多少人守着,走廊虽长,可她逃跑的本事还算是有的。只要没人阻拦她,她就能一直往前跑不被追上。

    可是幸灾乐祸是没有用的,正当她以为没有人的时候,拐弯却差点和两个人撞上。

    这两人一看就知道是牧泽野的手下,于是她索性直接一脚踹去,将一人踢开。另一个则来了个过肩摔,将他们摔倒在地。

    看着躺地的两人,洛歆勾了勾唇,果然她并不是白练的。当初对上蓝正尧还以为自己白训练了,没想到……除了他和那两个忠心的手下,其他人,她还是可以轻松放倒的嘛。

    得意得分神了一会儿,居然就被守门的两人追上了。眼看着牧泽野还远远地在后面慢慢走着,仿佛一点也不着急。洛歆索性直接和两人过招起来,不过几招,两人被放倒。

    她想,放倒以后再跑估计也来得及。

    可却没有想到,把最后一个放倒之后再抬起头,牧泽野居然已经近在咫尺了。

    洛歆吓了一大跳,步子往后退了两步,身子却没有往后,因为她的腰身被人给扣住了。

    她一急,抽出一枚银针朝他扎去,然后反手想逃。可却觉得自己逃不掉,索性直接翻身跳下楼。

    楼下是一个大型的游泳池,跳下去的时候并没有想那么多,忘记了自己根本不会游泳的事情。只是希望不要再被牧泽野抓到,她一定要靠自己逃脱才行,不能一直靠乔子墨来救她。

    她……不想只成为他的拖累。

    牧泽野看她跳下去的那一刹那,心底一紧,伸手想去抓她,却只抓了个空。他几步上前,什么也没有想,直接跟着跳了下去。

    在空中看着那抹娇小的身影以迅雷不耳的速度往下降落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自己也要跳下来?

    扑通……

    洛歆先落了水,溅起了无数水花。

    一落水洛歆就知道自己做的决定错了。

    现在可特么的是冬天啊,她穿这一身厚衣服掉进这冰冷刺骨的水里,简直是在自作虐啊。

    一落水,刺骨的寒冷从四肢传来,她本想使劲用手划一划,可划半天居然没有划动,身上的衣服浸了水,竟然重得拖着她的身子往下坠去。

    我勒个擦擦没搞错吧?这是洛歆此刻心里的想法,她鼓着腮帮子,咕噜咕噜地冒着水泡。

    扑通!又是一声落水声,溅起了巨大的水声,给她的冲击力不少。

    在清澈的水中,洛歆可以看到掉下水里的那个人是牧泽野,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也跟着骂出声:“不会吧?居然跟我……咳……”

    话说到一半才发现自己这是在水里呢,居然就呛了大口水,顿时肺部无限缺氧。

    她本来就不用游泳,可当时乔子墨抱着她游泳的时候看着很简单啊,为什么她不会?可惜……现在估计后悔也来不及了吧?

    简直是欲哭无泪。

    感觉到肺部快要炸开的时候,上面那黑色的人影却往下游来,大手拉住她不断往下沉的身影。下一秒,洛歆便感觉一片柔软贴住了自己的嘴唇,之后便有气息源源不断地渡到自己的嘴里。

    肺部因此而舒服不少,洛歆只想要更多的氧气,为了防止身子下坠,她伸手紧紧地抓住来人的衣裳。

    看着洛歆因落水而散开的长发在水中飘舞,而此刻的她紧闭着眼睛,睫毛明显有些颤抖。牧泽野的心绪复杂得不行,唇上柔软的触感让他心底深处那一抹仅剩的光明慢慢地绽放开来。

    饱含嗜血的眼眸逐渐变得清明,眸中的戾气也渐渐化去,片刻以后,牧泽野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脑子疼得像要炸开一般,牧泽野不再在水中逗留,而是离开自己的唇,托着她往岸上游去。

    方进带着下人闻讯赶来,一来就看到两人落水的一幕,便带着人从楼梯那方下来。这会儿牧泽野已经托着怀中晕迷过去的洛歆上岸,方进在一旁指手划脚:“快,快把牧少扶起来。”

    他手上还包扎着雪色的纱布,纱布上沾着血,明显因为刚刚剧烈跑动而牵动了伤口。

    在下人的帮助下,两人成功上岸,牧泽野冷得直打颤。

    “快,快去拿干衣服来给少爷换上!”

    “是是!”

    方进也没有多想,直接脱下自己身上的大衣准备披到牧泽野的身上,谁知道他直接接过大衣,然后包住躺在地上的洛歆身上。

    “少爷……”方进气得瞪圆眼睛,没想到他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更想不到为什么在近乎发狂的情况下,少爷居然还将这女人带回牧家,而她居然还毫发无伤。

    这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