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54章 受伤,他的担心

    半晌他才紧张地望着怀中的她:“你怎么回事?哪受伤了?”

    虽然他之前的所动所为让洛歆很是生气,可是现在她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又被他抱在怀中,他手上的那红色……她不用想都知道了什么。

    现在他问,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向他启齿。

    不过幸好没有等她回答,牧泽野就已经迈开步子抱着她飞快地往前走了,然后不断地朝身后的方进大声吼道:“快去把医生给我找来。”

    洛歆被晃得有些晕沉,靠在他怀中,冰冷一阵一阵袭来,她只觉得很冷很冷。现在这个时候特别怀念乔子墨那温暖的怀抱,可是……她又一次被抓了进来,还没有逃脱。

    被抱进房间,牧泽野便将她放置在柔软的大床上,之后紧张地看着她:“你别怕,医生很快就来了,你哪儿受伤了,快跟我说说。”说着就要去扯她的衣服,洛歆赶紧按住他的手,“我没受伤。”

    “没受伤?那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血?”

    刚躺下,被子上也被染了一些,洛歆尴尬得不行,半晌才挤出一句话来:“那是我家亲戚来看我了。”

    “亲戚?”牧泽野似乎还是不懂她说的是什么,蹙着眉头盯着她。

    洛歆总觉得他和刚才不一样,心里有些疑惑,为什么这个人前后差别这么大?一会像个手里沾染了无数血腥的恶魔一样,一会又对她这么好,这天壤之别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就是……”洛歆话语有些顿住,看他一直盯着自己,眼神里写满了你不告诉我我就一直问你,她索性豁出去了,大声道:“就是女人每个月都会有的亲戚,现在懂了吧?大姨妈!大姨妈知不知道?需要我向你解释大姨妈是什么吗?”

    她一连几个问句牧泽野问懵了,站在原地看着她半晌,最后脸可疑地红了。他咽了一口唾沫,“你的意思是……”他的眼神看向她的下身,洛歆赶紧伸手指着他:“看什么看?出去!”

    牧泽野这才后知后觉地转过身,却并没有听她的话走出去,反而道:“你现在落了水,我让她们把干衣服给你送过来,你记得一会洗个热水澡,这样才不会着凉。”

    说完他才走出去,将门顺手带上。

    站在门口,牧泽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有些怔愣。

    方进带着医生匆匆赶来,他将手背到身后,冷冷道:“不用进去了,她没事,你替她开点……”虽然这是女人每个月都经历的事情,可看她的样子似乎很痛苦。牧泽野很想替她减轻这痛苦,可又不知向医生如何启齿。

    “牧少,她究竟怎么了?”

    “她……”牧泽野看着方进半晌,突然将冷声道:“去给我找个女的医生来!”

    “啊?”两人似乎都反应不过来,方进不明白为什么已经把医生叫到这里来了,他还要让自己去找个女医生?难道这不是一样的吗?想到这里,他便道:“牧少,你不是担心她吗?医生都已经找来了,就赶紧先让医生看看吧。”

    年迈的老医生也点头:“对啊,医者父母心,救人要紧。”

    听言,牧泽野顿了顿,才问:“你什么都能治?”

    “当然!”

    “那好,你过来!”牧泽野突然将那医生扯到一旁,在他耳畔小声地说了几句,之后耳根莫名其妙地红了。方进在一旁看得莫名其妙,这到底是什么事啊?

    老医生倒是没有什么莫名的反应,而是一本正经地向牧泽野解释了半晌。

    “来月经的女人期间最好不要碰冻水,也不能喝凉的,如果腹痛难忍可以煲一杯姜汤暖暖身子,千万不要吃什么止痛药,那会有副作用。还有……”

    老医生滔滔不绝,牧泽野却听得津津有味,对他来说好像在讨论一件人事大事一般。

    说了不知道多久,方进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上前道:“到底是什么伤?你们再商量下去那洛小姐还有救吗?”

    两人都没有理他,也没有再说话。牧泽野站在原地,眼神莫名转了转,之后突然转身走了。

    方进只好亲自给了出诊费用,然后送老医生离开。

    洛歆等牧泽野走后,勉强从床上起床到了浴室,看着床上那一摊血迹,她有些不好意思,脱了外衣盖上。

    给自己放了热水,她脱去了身上的湿衣服,然后开始冲热水澡。

    果然是不能受寒,肚子比平时痛了好几倍,而且因为她今天在慈善拍卖会场为了坚持,特意吃了两颗止痛药。当时不痛,可药效缓过之后,便是要死要活的疼痛。

    任热水冲刷在自己身上,洛歆闭起眼睛。

    浴室里热水蒙蒙,她心思却复杂,牧泽野性格那么奇怪,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想从这里逃出去,看来得先稳住他再说。

    “叩叩!”突然传来敲门声,洛歆怔了半晌,而后拿过一旁的浴袍穿上,然后拉开门走出去。

    本来以为会是牧泽野,没想到却是两个女佣。

    女佣是英国人,看到洛歆也是稍微惊讶了一下,不过她还是上前将干净的衣服和一个袋子递给她,然后弯腰朝她笑了一下便转身去收拾床铺。

    “你……”洛歆想阻止她,但已经来不及了,她将床铺四个角直接掀起,然后卷在一起直接抱了出去。

    倒是……看不到中间那红色,洛歆有些尴尬地抱着衣服。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