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55章 别碰我的结婚戒指

    “牧少。”

    “行了,你先下去吧。”他脸色很难看,担心方进会和洛歆说什么不好听的话。

    方进没有再说其他,只是深深地看了洛歆一眼,而后转身离开。

    等他走后,牧泽野才紧张地回过头,扣住洛歆的肩膀:“他说什么你都不用理他也不用相信他,知道么?”

    洛歆点点头。

    “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的?而且还掉到游泳池里?是方进那家伙把你百带回来的?他有伤你哪没?”

    听言,洛歆眼中闪过一抹诧异,莫名地盯着他。

    他说……什么?他居然问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知道么?”洛歆反问,他是在跟自己装傻么?

    明明是他把自己打晕了带过来的,还是因为他自己才会跳到游泳池里的,可是他现在居然还问自己?想到这里,洛歆拧起眉头,突然想到自己被打晕之前天晴也被掐晕了,也不知道她得救没有。

    不过唯一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她当时出现还算及时,要不然天晴有可能就没命了,只是她为什么会在那里?为什么会追着牧泽野?

    “我该知道么?”牧泽野看她脸色变化,不由得蹙眉:“是不是方进做了什么事情,他把你带过来的?”

    “牧大少!你玩我吗?”洛歆突然看着他冷笑起来:“到现在这个时候再这样说是不是太晚了点?我不是傻子,更不是三岁小孩,说谎也要打草稿!”真的是很可笑,之前还和她大打出手,把她劈晕,现在又问她是怎么来的。

    她突然对自己发脾气让牧泽野有些措手不及,实在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对自己的态度突然改变了这么多。

    “我虽然一直想把你从蓝正尧那儿救出来,可上次并没有成功,你的突然出现我也很惊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一回事?牧大少,这个不是要问你吗?是你亲手把我打晕了带回来的,我会掉进游泳池里忍受那么冰冷的湖水也是你的杰作,你忘了?”

    听言,牧泽野脑子一懵,似有些不相信她所说的话。

    “怎么可能?”她是自己打晕带回来的?为什么他一点印象都没有?怎么可能?

    “是呀,我也觉得很奇怪,之前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好人。至少在地震中,在宴会上,在拍卖会之前,我一直都相信你是个本质不坏的人。”一个愿意在地震后陪她挖了一天废墟,又替她挡了那块大石头差点残废,生怕她冷直接将她抱起来又是换鞋子的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真的不敢相信他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拍卖会?牧泽野眯起眼睛仔细地思索起来,对!当时记得去参加拍卖会,是为了海之泪,当时方进与他谈论洛歆的问题,之后无意提到爷爷……

    海之泪,那是爷爷临死前交待他,一定要找到的东西。

    爷爷……一想到那老人惨死在自己怀中,那死不瞑目的模样,牧泽野的胸口就一阵疼痛,眸中开始凝聚一种黑色的漩涡,之后似似在慢慢地聚成形。

    “你到底想干什么?”

    突然,一个清脆的女声在旁边响起,也就是这一句,让牧泽野打了一个激灵,整个人反应过来。

    他抬起头,眸中凝聚的黑色还没有完全退去。

    两人目光相对,洛歆吓了一跳,明明刚刚眼睛还是一片清明,怎么现在……这个样子倒是和早前她跳入游泳池前看到的眼神一模一样。

    难道……牧泽野不对劲?

    想到这里,她伸手在他在前挥了挥,出声道:“你怎么了?”

    啪!手在半空中却突然被握住,牧泽野感觉手中一片柔软的触感,眸中的黑色渐渐散去,对上洛歆那清澈如水的眼睛,他一愣,眸中的黑色彻底消失不见。

    “洛……洛歆?”牧泽野眨了眨无辜的眼睛,就像小孩一般。

    到底是怎么回事?距离这么近,洛歆刚刚也看清了他眸中的变化,刚开始嗜血,似魔鬼一样。可是后来又逐渐变得清明,难道这家伙有双重人格?

    想到这里,她抿唇问道:“你刚才怎么了?”

    他眸中闪过一抹疑惑,似乎也不明白自己刚才怎么了。

    难不成这家伙真的是双重人格?这种东西只在电视上看过,现实里居然也会有?

    “你……知道我是谁吗?”

    牧泽野点点头,清明的眼中闪过一抹莫名,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她谁。

    “那你把我打晕了带到这里来的事情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听言,牧泽野看她的眼神更莫名了:“怎么可能?洛歆,我不可能会对你做那样的事情。”

    在他的意识里,他只想对她好,怎么可能会把她打晕?

    只是,为什么总感觉记忆好像空缺了一部份,而她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还说这样的话。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好吧,洛歆没有再发问了,这家伙真的有双重人格,或许……方进会知道一些?

    那现在的牧泽野是认识自己?是以前那个对自己好的牧泽野?

    想到这里,她开口道:“既然你都忘了,能不能让我回去?”

    “回去?”牧泽野皱起眉头:“你要回蓝正尧那里?那家伙有什么好?他只当你是个交易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