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56章 危险,跟我走

    可是已经晚了,牧泽野直接将她手上的钻戒取了下来,洛歆一急,什么都来不及想,直接对他大打出手。

    一开始牧泽野并没有想和她动手,所以不断地躲避着她,洛歆攻势迅猛如虎,又快速,一边攻击一边看着他:“把钻戒还我!”

    他面无表情地将钻戒装进自己的口袋里,淡淡地摇头:“恐怕不行。”

    “牧泽野!”

    她想再次对他发行攻击,却被他抓住双手,“别再闹了!你要是再打,我就把这钻戒丢到湖里去。”

    “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么蛮不讲理?”

    听言,牧泽野皱起眉头,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不顾他人死活,生性淡薄,可偏偏在那场地震中遇到了她。

    她一个女孩子,孤独地在废墟中做着救援工作,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口,也不顾是否有危险。而且她是他见过最大胆最有勇气的女孩子,不光是地震这件事情……在地震之前,他就已经认识她了。

    “为什么?我认识你和乔子墨认识你的时间其实不分前后,可他却先占有了你。”

    不分前后?怎么可能不分前后,洛歆张嘴刚想争辩,他却又道:“这也就算了,可他偏偏没有保护好你,让你身陷危险之中,我是绝对不可能会再把你还回去。”偏偏乔子墨和他又是死敌,洛歆,他是绝对不会再让给他。

    想到这里,牧泽野转身就走。

    “混蛋,你把钻戒还给我!”

    她追上去想再动手,却感觉下身有东西喷涌而出,之后小腹传来一阵闷痛。

    “啊……”洛歆疼得弯腰伸手捂住自己的腹部。

    听到她的惊呼声,牧泽野也赶紧回过头,见她脸色痛苦,额头上还有些许细汗,便赶紧上前扶住她。

    “你怎么了?”

    “不用你管,走开!”

    洛歆狠狠地将他推开,却也因为这股冲力而跌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她疼得脸色发白。

    没想到这次居然会疼得这么厉害,一定是止痛药有副作用。

    牧泽野没想到她会这么疼,没有多想,被推开后直接上前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可是她还是挣扎着,虽然已经疼得脸色发白。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不让我管你想在那冰凉的地板上坐多一会吗?”本来医生就和他说女生来月事期间不能受凉,她不仅在冰凉的水里冻了那么久,现在又闹腾,估计疼得不行。

    只是很奇怪,有些人不会疼,有些人为什么会疼得这么厉害。

    洛歆已经没有力气再挣扎了,可嘴上还是不停地骂着他,直到被放置在柔软的大床上,牧泽野索性伸手捂住她的嘴巴,俯身道:“别再说话了,你要是再说个不停,我就吻你。”

    听言,洛歆瞪大眼睛,那眼神好像在说:你敢!

    “你猜我敢不敢?”牧泽野没打算跟她开玩笑,挪开手,俯身贴了上去。

    洛歆吓得瞪大眼睛,可他却在快吻上她嘴唇的时候停了下来,轻呵出声:“你说,我敢还是不敢?”

    洛歆吓得自动捂住嘴巴,没有再说话。

    “好好在这里呆着,我去去就来。”说完,他转身走了出去。

    等他走后,洛歆还是疼得不行,只能将被子捂在肚子上。其实肚子疼的时候有暖和的东西捂着会舒服很多。可她的身体常年都跟冰柱一样,手脚冰凉,捂上去别说会舒服了,只怕会加重。

    迷迷糊糊间,洛歆半睡半醒,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肚子上一暖,顿时舒服了不少。

    怎么回事?

    半眯着眼睛扭头,意外看到牧泽野手里拿着一个粉红色的暖宝宝,敷在她的肚子上。

    见她醒来,他勾起唇露出微笑:“你醒了,我听她们说弄这个会好点,你捂着。”

    洛歆愣了片刻,还是伸手自己捂住,任流那暖流一点一点地传到自己的肚子上,感觉舒服了不少。

    “怎么样?是不是好一点?”牧泽野站在床边,双手垂在两侧看起来有些局促不安,又有些紧张彷徨。

    “谢谢你。”不管怎么说,他总归还是关心自己的,虽然……他刚才说的那些疯话,可是……“我想睡会,你先出去吧。”

    “好。”牧泽野也没有含糊,点头就走了出去。

    他走后,洛歆闭了闭眼睛,之后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睡到半夜的时候,突然觉得耳畔有些痒,她只是抬手挠了挠翻了个身便又睡了过去。可不一会儿又觉得脸上有些痒,洛歆拧了拧秀眉,抬手啪一声将那东西挥开。

    啪!

    黑暗中发出一声清晰的拍击声,这清脆的声响让睡得迷糊的洛歆立即清醒过来,蹙了蹙眉头,她缓缓地睁开眼睛。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双深如夜谭的眼睛近在咫尺,她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伸手想袭击那人。

    下一秒双手被扣住,那人伏下身来压住她。

    “是我!”黑暗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洛歆心头一颤,小声地唤道:“乔子墨?”

    黑暗中似传来一声轻笑,那人勾起唇:“这么想我?”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