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你在关心我

    听言,洛歆扣紧他的手,冷声道:“不,如果你好好配合的话,我不会开枪,我只想看到他从这里安全无恙地离开。”

    “配合?”牧泽野叹了一口气:“你知不知道只要我一反抗,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是么?那你要不要试试,是我的枪快还是你的动作快?”

    牧泽野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这丫头果然还是实战太少了,之前见她的时候她只是一名护士,现在还不到一年时间,她已经学会了握枪和攻击,可就算这样又如何?她的功夫还不到家,哪像他这种一直在社会摸爬滚打十几年的人?他从小就接受培训,和乔子墨两个人对打都分不起胜负。

    如果不是他怜惜她,她早就没命了。

    “如果你的速度有我的速度快的话,那我可能就会没命,可你的速度……不行,你信不信,我可以马上制服你,然后一枪干掉乔子墨?”

    威胁她?洛歆冷笑一声,“你想一枪干掉乔子墨?那是不可能的事。”

    “的确不太可能,可这么多枪,你觉得呢?这是我的地盘,这里都是我的人,你们根本逃不掉。”

    “牧泽野!”她的手掐紧他的手,长长的指甲陷进他的皮肤里:“我没想逃,但是你必须把乔子墨给我安全无事地放了,要不然……我就杀了你。”

    “你就如此狠心?不是我说你,你对我下得了手?”牧泽野叹息一声,突然伸手想试探她是否会真的打自己。洛歆心下一急,开枪打了他一下,不过是打在胳膊上。

    牧泽野吃痛,眼中透出不可置信。

    “牧少!”

    “少爷!”

    乔子墨也眯起眼睛,枪紧紧地握在手中,神色复杂。牧泽野明明可以避开的,可是他居然……

    洛歆看到他胳膊受伤的时候有些怔住,但一想到乔子墨还身陷危险境地呢,她就立即又用枪抵住了他:“退后!你们想干什么?快按照我说的做,把枪放下,要不然我下次打的可不就是他的胳膊,是脑袋了!”

    这是洛歆第一次开枪打人,手还有些颤抖,被打伤的牧泽野眼中闪过一抹受伤,可却仍是舍不得伤她。只是额头渗出冷汗,脸色也变得有些惨白。

    “你当真这么狠心,可惜呵……我还是……”舍不得伤你一分。

    “都退后,把枪放下!”方进见牧少受伤,紧张得不行,大声吼道。

    一群手下无奈,只好将手中的枪放下,乔子墨走到洛歆旁边,厉声道:“笨女人,你……”

    “我护着你出去。”洛歆连回头都没有,只是拽着牧泽野一步一步地往外走。

    乔子墨神色复杂地看着她,她回以一个眼神,他便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了。这个笨女人,她还是想留下来搜索证据吗?可是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把他留在这里,他会终日不能寐,会成天担惊受怕?

    可突然又想起了她说的话,她说她就算不能和他并肩作战,也不要做他的拖累。

    或许,她是真的很想帮助自己?可……

    一个大男人在这个时候优柔寡断,传出去一定会让人笑掉大牙,况且这个人还是乔子墨。可关系到洛歆,他一向的果断就溃不成军。

    一路上守的人特别多,可一看到洛歆拿牧泽野作要胁,而他胳膊上又受了伤,都不敢轻举易动。

    直到大门口处,洛歆对乔子墨说:“快走!”

    乔子墨眯起眼睛:“你不和我一起走?”

    她摇头:“我要是跟你一起走,我们俩都可以会被子弹射成刺猬,还是算了吧。”

    其实她如果要走的话,估计他们也不敢开那么多枪,可是她就是想留下来查他的底,乔子墨也知道她的想法,深深地凝视了她好一会儿便转身离开。

    “他已经走了,快放了我们家少爷!”方进大声呼道,他看到牧泽野的胳膊流了不少血,这沿路都是他的血迹。

    “急什么?等他安全了,我自然会放了他。”洛歆却淡淡地说道。

    牧泽野则是苦笑道:“你这女人还真是狠心,乔子墨在外头肯定会有人接应他,他现在早就离开了,难不成我还能找人去把他绑回来?”

    听言,洛歆咬了咬下唇:“用不着你管。”

    “那你也该管管我,再这样下去我可以就要血尽而亡了,如果我死了,可就没有人护着你了。”牧泽野生怕再这样下去他一会失血过多会晕过去,如果自己晕过去的话,方进可能不会放过她。

    洛歆低头看了他一眼,这才发现这沿路走来都是他的血迹,而他的额头都是密密麻麻的冷汗,脸色也惨白如纸。

    她心中一惊,忙将枪收了回来扶住他:“对不起,你没事吧?”她实在也是迫不得已,牧泽野却在她扶住自己露出歉意的表情时而心中的大喜,一把握住她细白的手腕,喘着气道:“你在关心我?”

    怎么说他这伤都是自己造成的,而且她的目的只是拿他作要胁好送乔子墨安全离开,她的初衷并不是打伤他,现在把他打伤了,她心里着实过意不去。

    就算他和乔子墨是死对头,可他对自己,却很好。

    对上他灼热的目光,洛歆淡淡地移开目光,冷声道:“你还是赶紧去治疗吧。”

    “如果……是我先遇到你的话,你是不是就会……”牧泽野却来不及再说其他,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