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他的宠溺

    洛歆也确实没想过逃,因为以她现在的能力,且不说她逃不逃得掉,就是这地型也都不熟悉,而且逃了以后也没有用。

    她一定要想办法把证据搜集到手,再在这期间熟悉地形,然后逃走。

    想到这里,她抽回手。

    “既然你答应了,那我明天就不再呆在房间里了。”

    “嗯。”牧泽野宠溺地望着她笑。

    这灼热的笑容和视线让洛歆感到很不自在,便找了个借口回去了。

    回到房间以后,洛歆在梳妆台前坐下,拉开抽屉,看着那瓶静静躺在里面的药膏。

    找他不过是借口而已,现在有了他的承诺,她从明天开始便要找机会靠近书房,快点找到证据。

    “洛小姐,药膏给你拿来了。”外头传来了脚步声,洛歆赶紧将抽屉关上。

    ……

    第一天洛歆只是在花园附近走动,第二天便开始来回穿梭于书房附近,几天下来便把这些路都记熟了,这一天女佣玛雅跟着她走了许久,她突然停下脚步,轻声说:“我有点累了。”

    听言,玛雅立即道:“要不然咱们回去了,这也逛了一天了。”

    洛歆点点头,刚要转身却突然哎呀一声差点摔倒,玛雅吓得大惊失色,赶紧伸手扶住她:“怎么了洛小姐?”

    “没事,只是脚有点疼。”洛歆说着索性在地上坐下,然后揉着自己的脚:“太疼了。”

    玛雅吓得六神无主,突然道:“我去找少爷过来。”

    “不用了!”洛歆赶紧叫住她:“我只是有点疼而已,这点小事也要麻烦他么?”

    “那不然怎么办?”

    “我就在这儿休息会,可我有点口渴,你替我找点饮料来?唔,我有点想喝西瓜汁。”大冬天的找西瓜汁估计不容易,不过去能越长时间越好。“我真的特别想喝,玛雅,麻烦你了啊。”

    她的要求玛雅哪里敢拒绝,只好答应下来,“那你可千万不要再乱跑了,我去给你找。”说完转身便跑了。

    看她的身影消失在长廊,洛歆抿了抿唇,看了看四周确定无人便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哪里还有刚刚那副脚疼的模样,她快步走到那条僻静的走廊,拐了个弯便可以看到书房的位置了。

    这里没有人靠近,门也是上锁的。不过锁不锁对于洛歆来说都没有关系,反正她会开锁。

    抽出早就备好的银针,插进孔里仔细地撬了好一会儿,洛歆屏着呼吸注视着四周的情况,心跳也不自觉地加速。

    咔擦!

    洛歆欣喜地将银针收好,然后四下看了看,确定无人之后才打开门进去,再反锁上来。

    虽然是白天,可书房里还是没有一丝光亮,因为它是封闭式的,只有一面小窗户,但也被上锁了。

    很显然,这里面肯定有重要的东西,摸索了开关,按下以后书房里便是一片明亮。

    映入眼帘的是无数画家笔名的名画,甚至还有古玩,洛歆一副一副地打量过去,之后一顿,视线落在其中一副画像上面。

    她的步子不由自主地朝那副画走过去,画上画的是一个20多岁的少女,长发飘飘,眼神清澈如水一般,嘴唇是粉红色的,肤白如雪一般,身上穿了一身护士的制服。

    这眉眼,这长相……怎么跟自己这么相像?好像透过镜子看到了以前穿制服的自己一样。

    难道这副画里画的是自己?

    牧泽野这家伙怎么知道自己是当护士的?想着,她抬手将画摘了下来打算看个清楚,外头却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洛歆一惊,看了看四周,将灯关掉以后躲进一旁的桌子的底下。

    幸好,这书房的品味和其他地方不同,偌大的书房除了满墙的画,以及一个偌大的书架之外,还有一桌盖着桌布的圆桌。

    以此同时,外面传来钥匙插进孔里的声音。

    洛歆的心跳漏了半拍,怎么这么巧?这个时候会是谁来?牧泽野不是出去了吗?

    门开以后,沉稳的脚步声在屋内响起,洛歆屏住呼吸,希望不会被发现。

    可低头的时候她才悲催地发现,自己手里竟然还抱着那副上面画着自己的画像。

    天哪!记得关灯却忘记把这副画放回去了。

    只希望来的人不是牧泽野,要不然就完蛋了。

    一进书房牧泽野就感觉到不对劲,他是个直觉特别敏锐的人,而且常年混迹这个道上,有变化和没有变化一下子就能感觉得出来。

    按下开关,屋子登时明亮起来,他锐利的眼眸四处打量着,之后目光落在中间那张圆桌。

    虽然有布遮着,可里面的人还是露了一截淡蓝色的衣角出来。

    牧泽野眯起眼睛,眼底有杀气浮现,他从腰间拨出枪来,一步一步地靠近。

    蹲在桌子下面的洛歆紧张得血液都快倒流了,闭着眼睛一副等死的模样,心里只祈祷着不要让他发现我不要让他发现我。

    “啊!”下一秒她被人从桌子下面揪了出来,一个冰凉的东西抵上自己的额头,洛歆瞪大眼睛。

    牧泽野要开枪的那一刹那才看清那人的面容,吓得眼底的焦距收缩,忙将枪收了回来。“洛歆?”

    虽然枪已经移开,但她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