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不要害怕我

    想到这里,他深深地蹙起眉头。

    留她在自己身边,究竟是福还是祸呢?虽然这是个末知的结局,可是,他却不愿意放弃。

    就算是祸,他也舍不得现在放她走。

    想着,他心思复杂地回过头,看着画板上那被自己一笔带歪的线条,突然轻叹一声,牧泽野啊牧泽野,你也有心绪被打乱的一天,之后抽掉画纸,重新落笔。

    洛歆一边观赏着墙上的画,一边回过头,见他专心地在画着自己的,她的眼睛便四处搜寻着,步子也来到了书架前,她抬手翻动着书册。如果这地方真的有她要找的东西,那为什么他能这么轻松地让自己在这里随意走动,而且还专心在那里画画。

    想到这里,洛歆也有些不明白了,观看了一遍,发现这儿都是书之外,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

    难道这里没有吗?或者是乔子墨他们搞错了?

    正当她站在原地捧着一本书想得出神时,牧泽野已经悄无声息地来到她的身后,见她捧着一本古典名著出神,便出声询问:“你还喜欢看这个?”

    他的声音是在她耳畔响起的,所以洛歆被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回过头,却撞上他的额头,柔软的红唇无意识地擦过他的脸颊。

    两人同时一怔。

    洛歆瞪大眼睛,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吓得退后两步,却一个趔趄往后倒去。牧泽野迅速伸手搂住她的腰,将她拉了回来。

    就这样洛歆跌进了他的怀里,手中捧着那本古典名著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两人的距离一下子变得极为亲密,他的大手就搁在她柔软的腰上,而她抬头就对上了他清冷的眼眸。

    只是,那双一向清冷的眸子在此时竟然含着一丝紧张与……期待。她清楚地看到,他的眼神一开始是和她的眼睛相对,可渐渐地就移到她的唇上。

    望着那近在咫尺,殷红水润的唇瓣,牧泽野感觉心跳开始加速,不由自主地想到前几天晚上的那个吻。当时他怕惊醒她,所以只是蜻蜓点水一般地落吻,几乎是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那股欲望起身的。可后来却一发不可收拾,他渴望她的唇,每次午夜梦回时,都会醒来,然后越发想念她的唇。

    就像如今,他的手就放在她柔软的腰上,两人的距离又这么近,只要他俯下身就能吻到她。

    而他也确实那么做了,没有给她反应的时间,大手紧紧地箍住她的腰身,一手绕到她的背后按住她的后脑,欺身吻了下去。

    洛歆眼睁睁地看着他越靠越近,那张俊脸在自己面前无限被放大,她吓得瞪大眼睛,在他的薄唇欲吻上自己之前别开了脸。

    他的薄唇落在她白皙的脸上,趁他愣神的瞬间,洛歆赶紧伸手将他推开,身子重重地撞到书架上。

    牧泽野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唇上还残留着她的温度,虽然只是脸颊,可却还是让他怦然心动了,而且他想要的更多。

    只是当对上她那双警惕且防备的眼神时,他心一痛,脑海的想法也消失得干净。

    “对不起,我刚刚……有点失控,没吓着你吧?”他抬手想去碰她,她却后退一步。

    牧泽野的手顿在半空中,苦笑地望着她。

    “你不用这么害怕我,刚刚我只是失控而已,我现在不会了。”

    洛歆信他才怪,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都说是失控了,他要是能控制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想到这里,她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而后弯下腰将地上那本掉落的古典名著给捡了起来,放回原处。

    “你……你要求的小狗我已经画好了,你要不要,看一眼?”牧泽野这时才开口询问,他刚刚会过来完全是因为他画好了画,可转身就看到她捧着一本古典名著看得出神,心里不由得有些奇怪,她还看得进去这种东西?连他走到她身边都不知道。

    听言,洛歆这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了,想来还真是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这么快就画好了?这才多长时间啊!”她轻叹一声,而后转身迈开步子朝画板那边走去,牧泽野只好跟上。

    待看清了画板上的小狗时,洛歆惊呼一声上前,惊喜地望着画板上的那只通体雪白的小狗,瞪着圆溜溜的眼珠子,憨憨地趴在地上,表情甚是可怜兮兮,好像在说:主人主人,快给我点吃的吧。

    更重要的是,它长得和嘟嘟简直一模一样。

    她欢愉的心情一下子感染了牧泽野,上前站到了她的背后,强烈的男性气息一下子就包围了她。

    “很喜欢?”

    “嗯!”洛歆还不知道他就在站在自己身后,只是使劲地点头,手还不时地去戳画中小狗的脑袋,似就在逗弄一只真正的小狗一样。

    看她的动作,此时的样子就像一个淘气的小孩一般,牧泽野的眼底也渐渐浮上笑意,“你很喜欢小狗吗?”

    “喜欢啊。”洛歆点点头,越看越觉得这画画得惟妙惟肖,简直跟真的一样,如果是实物那她就要拿起来抱在手中了。

    可是,她自从来英国以后就一直没有抱过嘟嘟了,虽然之后有见过,但天晴一直紧紧地抱着它,而她也因为有事情没有去理会。现在还真的怪想念它的,想到这里,她忽然回头期待地望着他:“这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