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半夜闯进来

    方进一惊,随即低下头,身子却并没有退后。

    “方进,不要再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的我耐性,我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才不杀你,可不代表我可以一直容忍你,如果你再敢对她不利,下次受伤的可就不止你这手臂了。”

    “牧少,别再执迷不悟了,你以为她是想真心留下来?那个女人留下来有可能就是想对你不利啊!”

    “够了,滚出去!”

    听到这句话,原本离开书房可却猫腰躲在一门外偷听两人对话的洛歆赶紧转身快步离开,不敢再呆片刻。

    等方进走后,牧泽野愤怒地将桌上的东西一扫而光,而后双手撑在桌面上,气喘吁吁地看着前方。

    眼角的余光看到墙上挂的一副画,他的情绪才慢慢地平复下来。

    上面画的是他自己想象中的洛歆,穿着婚纱,捧着鲜花的场景,画中的她笑得很美,眼睛亮得如天上的太阳一般。

    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道,她会留下来是有目的的,只是就算是有目的,他也不想让她离开。

    ……

    夜半时分。

    洛歆忽然睁开眼睛,身子灵活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掀开被子,望了望周围。

    女佣也都各自回去休息了,洛歆穿上鞋子,披上黑色的大衣,拿上事先准备的小手电筒,开了门便往书房所在的方向而去。

    白天她被牧泽野看到在书房,不管怎么说他肯定是起疑了的,呆希望他的动作不要太快,所以她才会在今天晚上动身。

    想着,她的脚步加快,时刻注意着周身的环境。

    避开巡夜的黑衣人,她悄悄地摸索到书房所在的位置,可却不能靠近一分。

    因为原本空无一人的书房门口,此时竟然聚集了大批黑衣人,约6、7个,都拿着手电筒四处巡罗着,洛歆躲在拐角处,瞪大眼睛。

    果然还是慢了一步,看来他已经起疑了。

    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放弃吗?那岂不是功亏一篑?

    “什么人?”正想着出神,一阵光亮照到自己脸上,洛歆一惊,转身身就跑。

    后面两个巡夜的快步追上来搭上她的肩膀就要抓她,洛歆回身几下就将两个人放倒。

    幸好她戴了大衣帽子,这两人应该没有看到她的面容。

    听到拐角处传来的杂乱脚步声,洛歆也不敢再停留半片,火速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回到房间,她立马将大衣脱下,脱了鞋子就钻进被子里。

    心却止不住地跳动,牧泽野应该会马上赶来了。

    正想着,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叩叩叩!

    睡在隔间的女佣惊醒,起身赶紧去开门,洛歆闭起眼睛,假装睡得很熟。

    “牧,牧少?这大半夜的,发生什么事了?”

    女佣惊呼出声,可随之就听到一声急促的脚步声朝自己的房间而来,洛歆忍住呼之欲出的心跳,睁开眼睛,一脸睡眼惺松的样子坐起身。

    “大半夜的,什么事啊?”

    牧泽野冲进房间,女佣也赶紧尾随而至,将房间里的电灯找开,洛歆顿时不适应的惊呼出声,伸手遮住自己的眼睛。

    “搞什么呀?”她嘟嚷道,下一秒却被人拥入怀中。

    牧泽野在她的床沿坐了下来,突然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她吓了一大跳,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牧,牧泽野,你干什么?”

    “吓死我了,幸好!”牧泽野紧紧地抱着她,力道之大,他夜不能眠,听到打斗的声响就出来查看,结果两个黑衣人都被放倒在地,之后一群人都说那人朝这边来了。他当下心里咯噔一响,下意识地认为这人是冲着洛歆来的,他生怕她被带走了,二话不说就往这边冲。

    “你到底怎么了?”洛歆被他抱了半晌,才伸手将他推开,眼神不明地盯着他。

    “你没事吧?这里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来过?”牧泽野又开始发问。

    洛歆摇摇头,“我睡得好好的,能什么事?而且哪来的可疑的人物?”说完她眯起眼睛狐疑地盯着他。

    生怕她再往下想会想到乔子墨,牧泽野赶紧打断她的话:“没什么,你没事就好,我就是在睡梦中梦到你出事了,所以就赶过来了。”

    听言,洛歆忍不住噗哧地笑出声来,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其实也没有那么坏。至少,对自己他是真心实意的,她还以为他来自己房间是来确认自己还在不在,会不会对自己起了怀疑,可没想到他居然是关心自己。

    这可以说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这么真诚的笑容,那双清澈的眼睛里荡着笑意,脸上写满了阳光,照亮了牧泽野的世界。

    于是,他就那么盯着她,怔怔地看着。

    笑了半晌,洛歆才意识他一直盯着自己,这才收了笑容,淡淡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只是做梦而已,你回去吧。”说完她抬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打了个呵欠:“困死我了,大半夜的。”

    见她面露倦色,牧泽野也不好再打扰她,只得点了点头:“没事就好,那你好好休息,我会派人守在你门口。”

    听言,洛歆瞪大眼睛:“守在我门口?为什么?”好不容易那些守在门口的人才走掉的,这又要重新守回来?那她以后行动岂不是不方便了?

    “因为我怕你有危险。”其实可以的话,他倒是想搬进来住,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