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68章 风波,来者不善

    现在就着谷环所说的,难道这个秋妍还有其他身份?她并不简单?可他为什么又不和自己说?是不想让自己知道吗?

    “那首长应该有他自己的想法,等以后他会告诉你的。我今天来要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

    “海之泪……是假的。”谷环说着脸色变得沉重起来,原来乔老爷子满心欢喜,早先派了人去抢了海之泪,以为到手了。可后来才发现那海之泪竟然是假的,他愤怒得不行,大骂一定是有人事先调换了这东西。

    洛歆拧起秀眉,既然海之泪是所有大家族都在疯抢的东西,那爷爷自然不可能那么轻松地拿到。拿到之后发现被调包了,那这个调包的人又是谁呢?

    “目前我们有三个目标,最有可能拿到海之泪的,在英国势力最广的,牧泽野是其一,还有一个是蓝正尧,最后一个是雷震子。”

    雷震子?这个名字听起来怎么那么熟悉?是了,洛歆想起来了,上次蓝正尧带着她去参加那雷震子的女儿的生日宴会,好像还听说那海伦和牧泽野二人要订婚?

    “你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发现?比如说,某些异常之类的?”

    异常?洛歆抿唇仔细地回想起来,牧泽野倒是没有什么异常,可调包的人会是他吗?

    “这件事情牵扯到各大家族,又牵扯到了海之泪,又变得复杂起来了,没想到海之泪时隔10年,又掀起了这么大的一场风波。”谷环神色凝重,“我这次来,任务不仅是要搜集牧泽野的罪证,还要查清楚他是否就是这海之泪调换的人,如果是的话,我们要想办法拿到海之泪。”

    洛歆点了点头,“我前几天去过书房一次,本来没有什么异样,可后来我晚上再去的时候,却发现有很多人把守着,所以这秘密一定藏在书房里。”

    她必须想办法得到牧泽野的信任,然后进入书房再次找寻。

    “看来你的做法已经引起了他的疑心。”

    “我有个办法可以消除他的疑虑,不过我之前一直不敢试,怕出意外,如今你来了,我就可以放心地去做了。”

    “什么办法?”

    洛歆凑到她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谷环一听脸色大变,连连摇头:“不行!这样做太危险,我不答应!”

    “目前也只有这样的法子,你想进书房是没办法了,而且我怕你被发现的话牧泽野会对你下手。但是我不一样,我不会,可如果不得到信任,我们行动起来会很难,目前只有这个办法。”洛歆思来想去,也只想到了这一个,这是最简便最直接的。

    “可这样你会很危险,虽然我们的行动很重要,可我不能拿你的生命做赌注,万一被首长知道了……”谷环脸色凝重,觉得自己还是不能答应她的要求。

    “不告诉他不就行了。”洛歆却说得云淡风轻,仿佛事不关己一般:“等我们成功地将任务完成,拿到东西的时候,到时候再告诉他,他就算生气,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呀。”说完,洛歆吃吃地笑着,一想到他到时候黑着脸生气的样子,她就觉得特别好玩。

    “可是洛歆,你……”

    “好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反正有你在,你身手那么好,到时候你在必要的时候拉我一把,我们只要做一个假象就行了。”

    就算她是大罗神仙,碰到这种事情也要斟酌考虑啊,只是没想到洛歆这丫头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对自己居然这么狠。

    想到这里,她叹了口气垂下眼睛。

    首长啊首长,你让我来这一趟,也不知道是来错了还是来对了。原来是关心好的安危,让她潜伏在这里,必要时出手护她,行动是副要。首长当时还特别叮嘱,毕竟这需要团队合作,并不是靠一两个人的力量就能完成的,让她安全第一。

    可是现在,她来了以后她竟然要拿自己的性命作为赌注。

    洛歆啊洛歆,你倒是没什么,可你知不知道别人会担心你?

    ……

    第二天很快就来了,因为有了谷环的陪伴,所以牧泽野也没有再软禁她,而是任她在牧家自由行走。

    两人商量好以后,便来到了客厅处。

    洛歆站在楼梯口,看着这长长的楼梯,忽然停住脚步。

    身后的谷环心里咯噔一响,伸手拉了拉她,小声道:“洛歆,要不要我们重新想一个法子?这楼梯太高,我怕出事。”

    “能出什么事?这儿高,我们下去点就是了。”洛歆却是勾起唇,便迈开步子往下走。

    走到中间的时候却意外听到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她疑惑地停下脚步,朝声音来源看去。

    那是那天赖在牧泽野怀里喂他吃葡萄的女人,此时的她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迈上楼梯朝自己走来。

    看她一脸高傲,眼神里带着杀气,洛歆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张静美一步一步地靠近她,看她的眼神充满不屑与嘲讽,一个不懂风情的女人,牧少到底是什么眼光才会看上她的?

    看她穿的那衣服,这叫什么衣服?保守得连脖子都看不到,身材也没有她的好,凭什么取代她的位置?

    不过幸好,那天的事情过后,牧泽野并没有追究,也没有让她滚蛋,所以她还是能自由地出入这里。

    不过她却恨洛歆,恨得牙痒痒呢,这口气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