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他的亲事

    洛歆的身子直线往下滚,头重重地磕上一旁的桌子,之后流出血。

    好痛……为什么会撞得这么厉害啊?谷环!说好的拉我一把呢?

    这是洛歆晕过去的最后想法。

    而谷环和张静美还在纠缠,张静美虽然练过,可却并不是她的对手,几个过招之后,她被谷环一脚踹开,之后也跟着滚下楼梯。

    虽然她的头并没有撞到桌子,可还是疼得晕死过去。

    谷环连看她一眼都没有,直接跑到洛歆旁边,将晕死的她扶到怀中。

    “洛歆?你怎么样?”

    手心却是一片湿热,她伸手一看,掌心一片殷红,都是来自她的脑后。

    不!洛歆,你可千万不能有事!

    谷环用力地将她一把抱起来,然后跌跌撞撞地朝外跑去。

    ……

    “关于这次合作的意向,我……”

    “铃铃铃!”

    一阵不适时宜的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雷震子的面上闪过一丝不悦,可却并没有说什么。

    牧泽野歉意地看了他一眼,而后掏出手机准备按掉,却看到是牧宅的坐机打来的电话,不由得挑了挑眉。

    以往这种情况他一般都会挂掉电话,可如今家里还有个洛歆,那便不一样了。

    想着,牧泽野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接了电话。

    “什么事?”牧泽野淡淡地问道,原本还毫无表情的脸却在听完那头说的话之后变得乌云密布起来,几乎抑制不住地低吼出声:“你说什么?”

    站在他身后的方进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正担心着,却见他突然收了手机,还没来得及挂掉电话,就直接往门外冲去。

    “牧少!”方进出声叫他,可他却充耳不闻,几秒钟就消失在众人面前,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雷震子面色有些难看,毕竟他召集了这么多的董事都在这里开会,突然之间这个人就这样跑掉,而且还一句话都不交待,这让他以后的面子往哪里搁。

    想到这里,他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顿时,会议上的气氛变得严肃恐怖起来。

    方进是吓了一大跳,却赶紧过来赔罪:“雷老,实在对不住,但我们家牧少会不告而别一定有原因的,还请您谅解啊!”

    “原因?”雷震子冷笑一声:“他有什么原因?有什么事能比这个会议重要?他还想不想和雷家结亲了?若是不想,不如早点断了这关系。”

    反正他一向都不喜欢牧泽野这个家伙,若不是因为疼自己的女儿,女儿眼里只看中他,他才不会接受这个中国女婿。

    人家蓝正尧,家势雄厚,又流着英国人的一半血液,他有意挑他做自己的女婿,可海伦死活不愿,他也没有办法。

    只是不明白这姓牧的小子到底有哪里好,海伦竟然为了他去学了中文,还整日拉着他,害得他现在脱口也是一串流利的中文。

    “雷老您别生气,这一定是误会,我马上跟上去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到时候给您回电话,再让牧少登门赔罪!”说完,方进便急匆匆地赶了出去。

    他一脸戾色,牧少会这么急着赶回去肯定是因为洛歆那个女人出事了,他才会跑得这么急而且脸色大变。早上临出门前他特意让手下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张静美,让她选好机会动手。

    只是他没有想到平时开会都没有开机习惯的牧少这次居然会开机,而且还会接电话。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只希望张静美下手狠一些,能永绝后患。

    要不然这往后就麻烦了。

    ……

    牧泽野赶回来的时候,洛歆正在接受治疗中,谷环守在旁边,一颗心急得七上八下,紧握着双手站在原地火急火燎的。

    真是该死的!早知道用这样的方法会出事就应该阻止她的啊,可这个洛歆也太倔了,就是不听劝。

    现在可好,摔成这样,只希望苍天有眼,不要让她出事啊。

    砰!

    门被毫无预警地撞开,谷环吓了一大跳,立马蓄满了杀气看着来人,却意外看到牧泽野惊慌失措地跑进来,那脸上的失魂落魄是她从未见过的。

    一愣神,牧泽野已经跑到床前,将她撞开。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这样?洛歆她如何了?”

    他跑得特别急,任是冬天,额头也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谷环站在旁边看得忧心忡忡,看来这个牧泽野对洛歆在乎的程度完全不亚于首长啊。

    医生已经替洛歆上完了药,之后包扎好了伤口,才站起身来。

    看到牧泽野,他先是冲他点头,而后才缓缓道:“已经替洛小姐处理好了伤口,但是……”他神色忧忡地看着他,张了张嘴,似有一种说不下去的感觉。

    谷环心中一紧,急步上前:“但是什么?她有没有危险?脑部上的伤怎么样?会伤到脑部吗?”

    牧泽野听言心也是一悬,几步上前就揪住了老医生的衣领,面色狰狞,语气阴森:“她到底怎么了,说!”此时的他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他只不过是刚出去半个小时的时间,一回来就看到她毫无声息地躺在这里,嘴唇苍白,脸上和手上各种都有擦伤。

    “这……”老医生被他揪得差点说不出话来,可瞧见他眼底的杀意,他只能小声地说:“洛小姐她撞到了头,可能醒来以后会忘记以前的所有事情。”

    听言,牧泽野愣在原地,不可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