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宠到极致

    所以她们也懒得做这种讨好的事情,谁知道我讨好了你之后是不是明天你就被牧少给抛弃了?所以啊,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她们才不会干。可这会儿,这个女人被牧少抱在怀里,而且还用自己的大衣护着,唯恐她受凉。

    这是……她们末来的女主人吗?

    想到这里,女佣们纷纷对视一眼。

    牧泽野却是径自抱着她进了厨房,在偌大的餐桌前坐了下来,厨房的女佣已经将粥熬好,还做了几样小菜,都端了上来,热腾腾地摆在桌子上。

    闻着空气里的清粥香,洛歆的肚子咕噜噜地叫了几声。

    她顿时窘迫地埋下头去,不好意思再抬起来。

    天哪,她怎么会发出这么醉人的声音?几个女佣对视一眼,却是想笑不敢笑,只能憋着。

    牧泽野感觉到她的头再埋下去就要抬不起来了,索性对着几个女佣大手一挥:“你们先出去吧。”

    这时女佣们才陆陆续续地退了出去,偌大的厨房只剩下两个人。

    牧泽野将那碗热粥直接端到了手上,然后拎着勺子,舀了一口便送到了嘴边,轻轻吻气。

    确定那粥不那么烫嘴了,才凑到她唇边。“来!”

    洛歆有些尴尬地说:“我还是自己来吧。”她总觉得这样的动作不太习惯。

    说着,她伸手就要去将那碗粥端回来,可牧泽野却使足了力气,她抢了两下还是没有抢过来。她有些惊愕地抬起头,正好对上他的黑眸。

    他的黑眸里说不清的温柔和宠溺,脸上也挂着微笑,看起来很温柔,可却带着一股不容你拒绝的气势。

    无奈,洛歆只好缩回了手,怔怔地望着他。

    牧泽野以为自己吓到她,叹一口气轻声道:“笨丫头,我喂你吃不行吗?你都五天没有吃东西了,有力气吗?”

    听言,洛歆这才发现自己浑身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怪不得……刚刚抢他的碗,抢不过来。

    “别想了,先吃了这粥再说,到时候你就有力气了。”说完,他将一口快凉的粥送到她唇边,洛歆踌蹈了片刻,终于张开唇咬住那勺子,然后将粥咽下。

    于是他喂她吃,对牧泽野来说时间就好像静止了一般,美好而动人。

    可对洛歆来说却是一种煎熬,因为两人是面对面地坐着,距离又近,而某人的视线灼热得不行,似乎都要把她给看穿了。

    看着她吃粥时粉嫩的嘴唇一张一合,牧泽野的欲望一下子就被轻易地勾了起来,他按捺住自己想要放下碗上前将她拉入怀中狠狠吻她的欲望,小心翼翼地喂着她喝粥。

    刚刚还觉得喂她是一种美好的事情,可到后来证明,这确实是一种煎熬,他还……不太敢碰她,更不想在她没有意愿的情况下吻她。

    吃了大半碗,洛歆感觉自己的胃有些不舒服,拧了拧秀眉,扭头避开了那又送过来的勺子,微微喘气:“不,不吃了,有点累。”

    胃已经五天没有进食,现在一下子吃了这么多,着实有些消化不了。

    见她露出疲惫的神色,牧泽野忙将碗放下,上前扶她:“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听言,洛歆摇摇头:“没有,只是吃不了那么多,我不想吃了。”

    “好,那就先不吃了,我送你回房间。”说着他又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走回房间。

    ……

    女佣们窃窃私语。

    “这个女人是谁?牧少竟然亲自抱着她?”

    “还不止呢,牧少不仅抱着她,刚刚还亲手喂她喝粥,我躲在门边看到了。”

    “哇!到底是什么来头?不是说牧少要和海伦小姐订婚的吗?这是海伦小姐?”

    “你眼瞎了?海伦小姐是英国人,刚刚那个明明是中国女孩。”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你们谁见过海伦小姐,漂亮吗?”

    “就是就是,海伦小姐和这个女孩比,谁漂亮一些?”

    “你这不是废话吗?肯定是海伦小姐漂亮,而且又是雷震子的女儿,只要牧少娶了她,以后在英国就是独霸一方了。”

    “那这个中国女孩怎么办?”

    “怎么办?我想应该会和之前的一样吧?或者和张静美一样?听说张静美已经死啦。”

    “怎么死的?”

    “嘘,小声点,被张总管开枪打死的。”

    “啊?不会吧?天哪好恐怖!”

    谷环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她们之间的议论,蹙起眉头,那个张静美死了么?死了倒好,以后不会再威胁到洛歆。

    不过她们所说的海伦又是谁?会不会又威胁到洛歆?伤害她的性命?

    看着洛歆离开的方向,谷环忧心忡忡。

    洛歆啊洛歆,现在事情发展成这样,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不行,她还是要确认一下!

    ……

    洛歆回屋头沾枕头,没一会儿便又睡着了,她虽然是晕迷了五天,也睡足了五天,可身体还是很虚弱,特别是脑部,需要静养。

    看着她娇憨可人的睡颜,牧泽野伸手怜惜地将她额头的发丝拨到耳后,而后起身出了房间。

    谷环守在门外,看到他便自觉地往旁边退了退。牧泽野走了两步突然回头盯着她。

    一开始谷环并没有什么反应,可是当他盯着她的时间越来越长,而且眼神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