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他强吻了她

    一脚踩进去,便有一个大大的脚印子。

    洛歆身上穿着雪白的大衣,又戴了帽子,再围上围巾,整个人包得就像一只企鹅一般圆润,只露出了那张被冻得有些通红的小脸。

    她在前面走,一步一个印子,牧泽野跟在身后,看她开心的模样,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温暖,尽管周围的环境天寒地冻。

    突然,牧泽野停下脚步,回身看着后面留下的两排脚印,一排是她的,小巧又可爱,一排是自己的,大脚印印着小脚印,有一种幸福的味道。

    “哎呀……”

    正看得出神,前方却突然传来一声惊呼,牧泽野转过头,看到洛歆一个跟头栽在了雪地里,吃了满嘴的雪。

    “洛歆。”牧泽野快步跑过去,然后想将倒在雪地里的她扶起来,可却见她以大字型的姿势躺在地上,眯着眼睛看着一片片雪花从天下落下。

    “用这样的方式看着雪花落下来,真的好美。”她突然感叹道,眯着的眼睛似乎绽放了不一样的流光异彩。

    牧泽野被她这样的眼神惊艳到了,也学她的样子平躺在雪地里,眯着眼睛看着漫天的雪花往上而下。

    雪花落在脸上的时候感觉有些冰凉,可却不冷,这样躺在雪里的感觉,是他从来都没有试过的。

    洛歆伸手接住一片片雪花,而后闭起眼睛,“是不是很美?”

    “嗯!很美。”牧泽野点点头,突然坐起身将她拉了起来:“不过可不能再躺下去了,地上凉,一会感冒了。”他自己是没关系,可是他担心她,前面鞭伤,后来又楼梯滚下来,身上的伤口虽然都是皮外伤,可却也伤身子。

    “唉,我还没有看够呢!”洛歆嘟着唇,蜷缩着身子不肯起来,挥开他的手就着旁边滚了滚。

    顿时,成了一小雪人儿。

    “洛歆,别调皮,快起来。”牧泽野对她简直是无可奈何,又不能对她来硬的,只能细声地劝着她,一边朝她走近。

    而他走近一步她便就地滚一滚,牧泽野还是忍不住皱起眉头,再这样下去真感冒了他可要心疼了。

    想到这里,他索性直接往前一扑,将洛歆压住,这会儿她再也动不了。

    “让你调皮,还一直滚来滚去,我看你这会儿怎么动?”牧泽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不妥之处,她一挣扎,他便更用力地压住她,最后两人在雪里地你来我往地打起架来。

    不过洛歆始终是女生,最终还是输给了他。

    牧泽野将她的双手扣在头顶,脚也压制住了她,一下子她就动弹不得了。

    “好了好了,我不躺了,我起来就是了!”

    洛歆终于怕了他,主动出声求饶,牧泽野满心得意,勾起唇,“你这丫头,以为我还治不了你?现在知道怕了吧?”

    对上她清澈的眼睛时,牧泽野一愣,怔怔地望着她。

    他这个时候才发现,两人的姿势特别暧昧,他压在她的身上,双手又将她的手扣到了头顶,两人的身体可以说是紧密地贴在一起,虽然两人都穿了大衣。

    牧泽野眼神有些迷离起来,盯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蛋,以及那因为挣扎而微喘着气的红唇。

    这张脸,是自己朝思暮想了极久的,出现在梦中次数频繁的,虽然最近天天和她在一起,可还是夜夜入梦。

    在梦里,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吻她,抱她入怀。

    那现实呢?

    牧泽野抿了抿唇,还是克制不住低头朝她吻去。

    “牧少!”唇却在快碰到她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以及呼吸声,吓得洛歆一惊,赶紧伸手将他推开。而他因为没有防备,被他这么一推便倒在了一旁的雪地里。

    洛歆赶紧坐起身来,看到他倒得狼狈,不由得抿唇偷笑起来。

    女佣踩着步子过来的时候,才注意到两人之间不正常的气氛,一时之间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牧泽野躺在雪地上看着那个转过身去偷笑的人儿,心里总是觉得很不甘,明明只差一点他就能吻到她了,可却被这个该死的女佣给打扰了。想到这里,他视线飘到女佣身上,冷且带着杀气。

    女佣吓得身子一缩,头低头得不能再低了,连身子都要颤抖起来。

    而一旁的洛歆却还在笑,牧泽野终于忍耐不住,猛地一个鲤鱼打挺地坐地起来,抓过那在一旁的洛歆,在女佣惊讶的目光以及她惊愕的目光之下,低头重重地吻了她一下。

    虽然吻得很重,可时间却很短,他的薄唇只是吻了她一口便退开,然后狠狠地瞪她一眼:“看我摔倒的样子很好笑吗?”

    洛歆有些错愕地眨了眨眼睛,一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

    “你以为我还治不了你?”牧泽野终于吻到美人归,心里不提有多开心了,简直就像喝了一口蜂蜜,然后在心里化开了一般,满满的都是甜的。

    他乌云转晴地哈哈大笑起身,朝女佣走去,接过了她手中的人花茶,之后朝她挥手:“你先下去吧。”

    女佣看着这个前后差异太多的牧少,心里诧异得很,但还是点点头,赶紧转身就跑。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不过她是没有想到,堂堂的牧家大少,竟然因为强吻了一个女人而高兴?

    这真是……太不对劲了!

    而背对着牧泽野的洛歆还有些恍惚,她伸手摸摸自己的嘴唇,上面冰冰凉凉的,似还残留着他的味道。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