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75章 拒绝暧昧,痴情专一

    其实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并不惊讶,只是真正听到的时候还是有些烦躁。

    “还说……还说您如果不和海伦小姐订婚,他就……”

    说到这里,方进的声音明显小了许多,都不敢再说下去。

    “还说什么?说!”牧泽野神色凌厉地盯着他,他最讨厌吞吞吐吐。

    “说如果你要是不和海伦小姐订婚,他就要让你滚出英国,让你在英国立不了足。”

    听言,牧泽野原本凌厉的眸子染上一抹戾色,勾起唇笑得一脸嗜血。

    “老头子想让我滚出英国?他有这个本事吗?呵……”

    方进抿唇不敢说话,雷震子在英国的权力不可小觊,他挥一挥下个命令英国下面都能乱做一团,所以他还是得悠着一些。

    “牧少,以我们现在的权力不宜和雷震子正面冲突,这件事情还要从长计议。而且我有办法让雷震子动不了你。”

    听言,牧泽野扫了他一眼:“什么办法?”

    方进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雷震子的女儿,海伦。”

    “海伦?”牧泽野眯起眼睛,那个漂亮的海伦,没错,她的确是长得很美,高挑气质出众,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他真的难以置信一个糟老头居然能有这么漂亮的女儿。

    而且她居然还对自己一见钟情,他对这样的女孩儿没兴趣,但如果跟她在一起的话能够助自己增长势力的话,那他倒是愿意尝试,反正对他来说女人都是一样的。既然都是一样的,找一个能给自己增长势力的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所以海伦为了他特地学了中文,搞得老头子也跟她说起了中文。

    他不知道自己是哪个地方吸引了她,但她确实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子。

    只可惜,他现在已经有了洛歆。

    他不想,她受到伤害。

    “是的,雷震子会生气想撤掉你在雷氏的投资只是因为你前阵子不告而别,而又没有找他给说法。但海伦小姐是他的宝贝,只要你搞定了她,不怕那雷震子不妥协。”

    听言,牧泽野略一沉吟,目光随着那已经跑得很远的白色娇小身影而去。

    方进明显也看到了,眼中闪过一抹杀意,但唯恐牧泽野会发现,一下子又收敛了去,取而代之的是笑意。

    “牧少是不是担心洛小姐的事情?那我可以提醒你了,海伦小姐这几天一直要求要见你,现在就在客厅那儿,看洛小姐这走的方向……”

    听言,牧泽野猛地皱起眉头,“你说什么?”

    “之前没有告诉你是因为你说不能打扰你,所以……”

    “该死的!”牧泽野低咒一声,将杯子塞到他手里,大步朝前跑去。

    等他走后,方进站在原地,缓缓地勾起一个诡异的笑容。

    他轻轻地摇晃着手中的杯子,看着那玫瑰花茶,突然手一扬,将里面剩下的全部倒在了雪地上。

    鲜花的玫瑰花染红了雪地。

    得罪了张静美,她弄不死你是她没用。

    可若是得罪了海伦,那你可就逃不掉了。

    洛歆,你必须死。看到这些日子牧泽野对她的沉迷,方进的心里紧张得不行,生怕牧泽野会为了她而荒废了自己。

    果然!他居然不理所有事务,整天只守在她身边,而且还放话说不见任何人。

    ……

    洛歆心里有些郁闷地往前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大厅之处,她步子顿了顿,她是想回房间里去的,怎么就走到这里了?

    想着,她便转身想往回走,却听到一个清脆的女声。

    “你们就让我见见他吧,去跟泽野说一声吧,他一定会见我的。”

    听言,洛歆的步子一顿,不由自主地回过头,好奇地往声音来源看去。

    女人的声音?要见牧泽野?难道这又是牧泽野招惹的女人?

    她倒是挺想看看,不过不是因为嫉妒,完全只是出于好奇心。

    洛歆迈开步子朝大厅里走去,她步子走得不大,刚上了台阶手臂却突然被人抓住,她被人拉到了一旁的角落里去。

    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刚才拉她的人竟然是,谷环!

    “谷环?”洛歆惊讶地看着她,“你怎么会在这里?”奇怪,她为什么要拉自己?

    谷环看了里头一眼,将她拉到角落里藏好不让人看见,之后才将目光落到她的身上,轻声道:“不要进去。”

    “为什么?”洛歆莫名地看着她,“我刚刚听到里面有人找牧泽野,我只是想进去看看是谁。”

    “找他的还能有谁?”谷环扯着嘴角冷笑,牧泽野,真是个花花公子,从她来的现在就有好几个女人来找他,哪像她们首长,虽然喜欢他的女人多不胜数,可他洁身自好,而且会拒绝暧昧,并且痴情专一。

    而洛歆就是那个幸运的女人。

    “你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洛歆敏感地捕捉着她脸上的情绪,抿唇问道。

    听言,谷环顿了顿,看着她,“我只是为你感到不值。”

    “嗯?”

    “你和他……不是未婚夫妻么?可这里每天却有这么多的女人来找他,他对你并不专一,所以我替你感到不值。”

    原来是这样,看到她替自己愤愤不平的样子,洛歆突然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安啦,我都没有感觉到什么,你不用替我担心。”

    谷环莫名地盯着她,狐疑道:“他是你的未婚夫,有别的女人,你难道不应该感到伤心和难过吗?”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