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77章 你是我的公主

    牧泽野有些诧异:“为什么?”

    “肯定没有什么宝贝的!就算有也是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我还是不去了!”

    这丫头……无奈,牧泽野却拉住她的手,直接强行地将她拽了进去。期间她还一直在挣扎着不肯进去,可力气终是不敌他的,最后被直接拦腰抱起走了进去。

    剩下几个黑衣人面面相觑,纷纷汗颜。

    这牧少是转性了?那小姐明明都说不想进去了,他居然还非得要人家进去,人家不进去他直接把人家给抱进去了?

    这真是……

    进了书房,洛歆这才发现里面跟她想象中的很不一样。

    因为墙上四处挂满了画像,而且……还都是同一个女人,只是每一张都是不同的表情,不同的衣着,不同的动作。

    “这……”洛歆有些错愕地看着墙上这一张张,咬住下唇。

    砰!

    身后传来关门声,紧接着身子就被人从背后抱住,牧泽野的大手抱住了她的腰身,高大温暖的身子将她包围住。他的下巴就磕在她的肩膀上,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颈间,她有些瑟缩躲了躲。

    “好痒……”她躲了躲,牧泽野却是一声轻笑,抬手捏了她的脸颊一把,而后轻声问道:“喜欢吗?”

    听言,洛歆挣开他的怀抱,跑到离他远一些的地方,观赏起墙上的画来。

    其实那些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第一张是穿着护士服,手里拿着药瓶,正认真地替病人上药,脸上的表情很专注。

    “咦?护士?”洛歆有些奇怪地挑了挑眉,看着这张画像,不由得上前。

    牧泽野眸光暗了暗,跟着上前,站在她的身后。

    “嗯,有印象吗?”

    听言,洛歆回过头看着他:“印象?我以前是做护士的?”

    “你不记得了吗?”牧泽野声音有些嘶哑,看来她是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洛歆摇摇头,“没印象,一点记忆都没有。”

    说完她又往第二张看去,第二张的背景是一片废墟,而她穿着朴素,正拿着一只铁铲在挖着废墟,而旁边一个穿着休闲的少年蹲在废墟上饶有兴趣地望着她。

    “咦!”洛歆惊奇地惊呼一声,把牧泽野吓了一大跳,以为她想起什么来了,便赶紧上前:“怎么了?”

    洛歆兴奋地上前指着那画年的少年,惊喜道:“这是你!”

    听言,牧泽野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画中那少年蹲在废墟上,脸上还带着笑容。他勾起唇,原来她是看到了这个而惊呼么?真是个单纯的丫头,想到这里,他不由得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将她的发丝都揉乱了。

    “哎呀你别老摸我脑袋!”洛歆却愤愤地将他的手推开,之后几下梳理将自己的头发弄好!白了他一眼:“本来就够乱了,还揉!”

    “我又不嫌弃!”他宠溺地看着她。

    “我嫌弃!”洛歆叉着腰,“这画里怎么会有你啊?而且为什么背景是废墟?我们以前是在这儿碰到的?”

    听言,牧泽野摇摇头:“不是,确切地来说,是从第一副画我们就认识的。”

    “第一副?”洛歆的目光落在第一副上,“护士?那为什么上面没有你?”

    “因为我当时眼中,只有你啊,所以就只画了你一个人。”其实当时第一次碰到她,她阻止了自己的计划,他对这个女人可以说是恨得咬牙切齿,若不是她,自己可能就得手了。

    不过事后她的勇敢和冷静让他对她有了很深的印象。

    只可惜……命运总是坎坷多磨。

    之后又再一次碰到她,发现这个丫头真的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善良,而一向凉薄的他居然还替她挡那块大石头,后来脚差点残废。

    “油嘴滑舌。”他的眼神太过灼热,话语又那么甜蜜,搞得洛歆的脸都红了起来,不由得瞪他一眼,别扭地转过身去。

    这丫头,是害羞了么?

    第三张是在一个宴会上,但是宴会上的其他人影都被模糊化了,只清晰地画出两个人来。

    一个是牧泽野,一个是自己。

    他一个公主抱将她拦腰抱了起来,而她身上穿的是长裙子,而且最重要的是手边还提着玻璃水晶鞋,光着脚丫。

    看到这一幕,洛歆脱口就道:“公主的水晶鞋么?”

    听言,牧泽野不由得勾唇:“对呀,就是公主的水晶鞋,你就是我的公主。”

    牧泽野盯着那张画像,当时他画这张的时候最有感觉,因为那天晚上的她真的好美,美得令他室息。

    更重要的是,久别重逢,所以他对她的思念滔滔不绝如大海一般。

    又来了!洛歆咬了咬下唇,避开他的触碰,闪到一边去,不知道为为什么,她总是不想和他太过亲密。

    她的有意避开让牧泽野有些难过,拧着眉头看她走开的身影。

    为什么?就算失去了记忆,她还是不会喜欢自己吗?

    洛歆继续观赏着墙上的画像,各种各样的,都是关于自己的,看了一圈,她便走到桌前坐下。

    桌上搁着一副还没有完成的画作,但已经完成了一半,从轮廓上来看那女人也是自己,穿着婚纱,手里捧着一束花。

    “这……”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腰上一紧,牧泽野又上前搂住了她。

    “好看吗?这副画还没有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