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78章 她的拒绝让他心痛

    方进有一瞬间的错愕!

    她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这么慌乱?难道?

    想到这里,方进心里一紧,赶紧快步进了书房。

    进去之后就看到书架上落了好几本书下来,而牧泽野整个人颓废地坐在那儿,低着头看起来好像受伤晕过去一样。

    方进脑子一懵,快步走过去在他身边蹲下。

    “牧少,你怎么了?牧少?”

    握住他胳膊的时候,方进才发现牧泽野并没有受伤,只是整个人的样子看起来很颓废。

    “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那个女人对你做了什么事?你哪受伤了?”

    牧泽野苦笑地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处,方进又立马对他进行检查,可左看左右,他身上完好无缺,根本没有一处伤口。

    “牧少,你到底伤哪了?快告诉我!”

    听言,牧泽野淡淡地扫他一眼,冷声道:“是谁,让你进来的?”

    方进怔住,而后抿唇:“我想来告诉你件事情,雷先生刚刚打电话过来,说不撤资了,而且会保留你在雷氏的股份,并且会支持牧氏,只是……”

    “只是什么?”

    “他让你和海伦小姐尽快订婚。”

    订婚?牧泽野眯起眼睛,冷笑出声。真是一出好戏啊,他前一秒刚被洛歆拒绝,后一秒方进让他赶紧和海伦订婚。

    为什么?这个世界总是这样,喜欢的人不能两情相悦?

    “牧少,别怪我多言,那个姓洛的女人,今天会出现在这里绝对不简单,我想,她是不是……假装失去记忆,然后趁机……”

    “够了!”牧泽野冷冷地瞪他一眼,眸中有黑色的风波在凝聚,尽管她刚刚伤害了他,让他的心感到难过和伤心,而且对于她的无动于衷感到痛心。可是他也不允许任何人来抵毁,虽然他想过她有可能会假装,可是她当时摔下去的惨状……全身是伤,又流了那么多的血,还睡足了足足五天。

    还有这些天的相处,她虽然还是对自己有些抗拒,可他却看得出来,她完全变了。她不再是以前那个对自己只有戒备的洛歆,她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他还需要时间,要慢慢地去进入她的心。

    反正,就算她现在拒绝自己,可是她只认得自己,她根本无处可处,这样她就不会离开了。

    想到这里,牧泽野的心情顿时开明了不少。

    “牧少,我说的是真的啊,你想怎么会这么巧,她摔下楼梯就算了,可却失去了记忆。失去了记忆还进了书房,她动机不纯啊!”

    “我说够了,你没听到吗?今天这里,是我带她来的,并不是她自己要进来的。”

    “可是……”

    “出去!”

    “牧少!”

    “不要让我说第二次!”牧泽野疲惫地闭起眼睛,声音冷冽,他已经不想再跟他说话了。

    方进无奈,只好愤愤地转身离去。

    出了书房,方进左思右想,觉得这件事情还是不能这么算了,如果她真的是假装失忆,那牧少迟早有一天会被她给害死。如果她是真失忆,那也只能算她自己倒霉了。

    牧少是要做大事的人,不应该被这些儿女情长牵绊。

    回到房间以后,洛歆坐在梳妆镜前心情久久都不能平静。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按理说他对自己这么好,两人又是未婚夫妻的关系,那亲一下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可是……洛歆按住自己的胸口,她的内心为什么会这么排斥?不喜欢和他太过亲密,更别说是亲自己了。

    还有刚刚脑子里那一闪而过的人又是谁?她为什么会想到他?

    洛歆缓缓地抬头,看着镜子里陌生又熟悉的自己。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那个牧泽野真的是她的未婚夫吗?

    为什么?她可以感觉到他对自己浓浓的爱意,可是她……根本对他没有什么感觉。

    要说感觉,或许只是愧疚吧?

    他对自己好,可是自己却怀着这样的心思,自己真的是对不起他。

    正想得出神,身后却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洛歆惊得赶紧回过头,意外看到谷环朝自己走来。

    “谷环?”

    谷环在她身边停下,看她脸色有些苍白,便询问道:“怎么了?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虽然说谷环只是她的贴身保镖而已,可洛歆总觉得她对自己的关心远远比一个保镖来得比。只是,她失去了记忆,不知道自己和她之间有什么渊源。

    或许,问一问也好。

    想到这里,她摇摇头,轻声道:“我没事。你今天去医院收获怎么样?”

    谷环摇摇头,叹气道:“没办法,失忆本来就没有办法治,只有靠你自己,什么时候能恢复,自然会恢复。”

    “什么?”洛歆露出担忧的神色,“那万一我一辈子都记不起来了呢?”

    “怎么可能?总会记起来的,早晚的问题而已。其实……”谷环看她一眼,忽然道:“就算你记不起来,也没有关系,不是么?”

    听言,洛歆不明所以地看着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牧少对你这么好,就算你一辈子都记不起以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