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79章 坚守,别吻我

    “好吧,那……”

    “牧少!”洛歆欣喜地想再说些什么,门口处却突然传来一声女佣的轻唤声,两人本来是满面笑容,在听到这两个字之后同时一怔。谷环倾刻间便收起了笑容,身子站起笔直。

    洛歆的笑容也收了起来,有些尴尬。

    他都好几天没有来找自己了,怎么今天过来了呢?

    牧泽野一进去就看到她趴在沙发上和谷环开心地聊着天,脸上挂着天真的笑容,看得他心神一动。

    他已经一连几天没有看到她,心思自然是思念得紧,只是怕那天的事情她还在介怀,所以一直没敢过来。

    而且正好最近事情缠身,他便处理去了。

    听着脚步声一步一步地靠近,洛歆又紧张起来了,坐在沙发上没动。

    谷环看她紧张,便握住了她的手,小声道:“别紧张,没事的。”

    两人之间的这个小动作让牧泽野的脚步停顿了下,心里有些刺痛,她和这个女保镖感情这么好?好到连自己都害怕了?

    脚步在她跟前不远处停了下来,牧泽野的目光落到谷环身上,静默了片刻,才冷声说:“你先出去。”

    听言,谷环站在原地没有动,眼神不惧地和他对视,空气里的温度越来越低,而且气氛越来越僵,洛歆有一种如果谷环再不出去就有可能面临被赶出牧家的预感。

    于是她在牧泽野动嘴唇之前,优先开了口:“谷环,你先出去吧。”

    谷环低头看她,似有些不可置信。

    她不可置否一笑,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听我的,你先出去,我一会再找你。”

    怎么说,他都是她的未婚夫,应该不会对她怎么样吧?

    谷环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点点头:“那好吧,我先出去了。”

    说完她便越过沙发,走到了门外。

    砰!

    门声响起,将两人隔在了这单独的房间里,一瞬间空气又好像凝结了一般,四周寂静得有些可怕。

    牧泽野就那样静静地站着,洛歆没有抬头,但也可以感觉到他灼热的视线,这样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于是她咬了咬下唇,突然起身看着他笑道:“你喝不喝?我给你倒杯子?”

    虽然是问句,可说完她便快速地迈开步子,准备去给他倒水。

    他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可眼神却随着她步子的迈开而移动,她走到哪,那如针芒的视线便跟到哪。

    回来的时候,洛歆将水递给他,果然,他还是静静地盯着自己。

    “你……”洛歆有些尴尬,站在他面前将水中的水杯递到他面前:“喝杯水吧。”

    因为他可能是刚从外面回来,身上还穿着大衣,大衣上沾满了许多雪花。而且他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嘴唇也很白。

    仅仅只是几天没见,他好像就憔悴了不少。

    喝水?牧泽野视线往下移,因为是在室内,又有暖气,所以她身上只穿了单薄的睡衣,这一抬手就露出雪白的手臂。

    此时那手臂却举在他面前,朝他递着一杯子。

    这样……就够了不是么?他能够在回家以后她能他递一杯水,他还奢求什么?

    想到这里,他嘴唇动了动,伸手去接那杯水。

    也……顺势握住了她的手。

    洛歆一震,倏地抬头。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撞,牧泽野的眼神灼热得可怕。她下意识地想将手缩回来,可他却握得很紧,根本纹丝不动。

    他上前一步,她吓得退后一步。

    牧泽野随即不悦地蹙眉,“你就这么怕我?”

    听言,洛歆顿了顿,看他眼底那抹一闪而过的疼痛,她心里也是一酸。他对自己这么好,可是自己却总是有些排斥他,是不是太不应该了?

    想到这里,她咬了咬下唇,低下头没有说话。

    牧泽野又突然上前一步,两人的距离近了些,他苦笑地望着她:“你不必这么怕,以后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再随便吻你。”

    听言,洛歆脸上一红,忙将手缩了回来。

    这一次牧泽野没有再阻拦她,任由她将手抽了回去,将手背到了身后。

    他捧着那杯温水,温度隔着玻璃传递到他的手心,暖暖的,让他冰凉的掌心温和了不少。

    她还在,他还能看到她。

    这样就够了不是么?

    想着,牧泽野将杯子凑到唇边,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水。

    直至一杯水下肚,牧泽野才将杯子搁到桌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站在一旁的洛歆又似乎微微一颤,他感觉到了,顿时觉得那杯水的味道都是苦涩的,齿间苦得不行。

    苦笑地抬起头,自嘲道:“你不用这么怕我,我今天只是来看看你而已,这就走了。”说完他直起腰,转身离开。

    他的大衣还有末拂去的雪花,而他苦涩的笑容和自嘲的语气让她觉得很心疼,其实……他对自己真的很好。

    “对……对不起。”眼看着他要离开,洛歆突然小声地说道。

    而因为她一句小心翼翼的对不起,牧泽野的脚步也停了下来,站在的地许久都没动。

    他特别高,也特别瘦,尽管是穿着大衣,但看起来背影还是那么寂寥。

    洛歆有一瞬的心疼,等她回过神来她已经抬步朝他走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