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80章 给他一个特别惊喜

    “有没有什么情况,那丫头还好么?”这次的任务最让他提心吊胆的就是洛歆那个丫头了,若是当时把她捞回来就好了,也就不用成天这么担惊受怕。

    听言,谷环抿了抿唇,不知道要不要将真实的情况汇报给他。

    如果将洛歆已经失忆,然后和牧泽野走得很近的事情告诉他的话,估计他会发狂吧?虽然首长在她的印象中一直是个特别理智的人,可在洛歆面前这些通通都不管用。

    她只怕,告诉他以后,他会冲动地带了队人马到牧家去抢人,拼个你死我活,到时候只怕会影响任务。

    按理来说,她只是乔子墨的手下,理应听他的吩咐才对。

    可是这一次,洛歆特别叮嘱她不能将这件事情告诉乔子墨,要等完成以后才能告诉他,给他一个惊喜。

    可如今洛歆已经失忆,她到底要怎么做才好?

    说,还是不说?

    失神的瞬间,乔子墨已经盯了她良久,她的眼神闪烁以及复杂的表情都被他看得清清楚楚,他眯起眼睛。

    “怎么了?”

    这句话把谷环的神智拉回来,抬起头才发现乔子墨那双黑眸一直盯着自己,那眼神似乎能洞愁人心似的。

    怎么办怎么办?洛歆啊洛歆,你真是把我害惨了,我到底是要说实话还是要瞒着他呢?

    “谷环,是不是那丫头出了什么事?”乔子墨见她始终没有答话,心里不由得焦急起来,立即冷声问道。

    听言,谷环的心也悬了起来,算了,还是替洛歆瞒一瞒吧,她再给她几天时间,如果到时候她还是没有想起来,那她就把这件事情告诉首长。

    “没有,我刚刚只不过是在想事情,她很好。”

    “很好?”乔子墨冷笑,“谷环,你跟了我多久?我的性格你不了解?你想在我面前说谎也该知道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吧?”事一涉及洛歆,乔子墨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冷静下来。她刚刚说话的时候,眼底那一抹一闪而过的心虚,那就说明洛歆现在过得并不好。

    难道,牧泽野伤害了她?或者……做了什么?想到这里,乔子墨额头青筯暴跳,放在桌面上的手也握起了拳头。

    谷环吓了一跳,心知自己瞒不了他,但又不能全部说出来,只好小声道:“其实她那天不小心受了伤,但已经没事了。”

    “受伤?”乔子墨危险地看着她,那眼神好像在说你少说一句我就拿你开刀似的。

    瞒也瞒不下去了,谷环只好把实情说出来了。

    “其实那天她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脚滑了一下,摔下了楼……”

    话刚说完,乔子墨便刷地站了起来,那速度快得惊人,把谷环吓得瞪大眼睛。

    “摔下楼?”乔子墨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揪紧了一样,疼得他有些喘不过气。

    “主人,你先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谷环生怕他激动的样子会引来店里其他的人注目,只好按住他的双手,示意他赶紧坐回去。

    乔子墨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冲动了,抿了抿唇,冷冷地扫了四周一眼,重新坐下。

    “到底怎么回事?她现在在哪?怎么样了?”

    “这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事情了,她已经没事了,庆幸的是那楼梯是走到尾的,所以摔得不严重。”

    怎么会不严重,明明摔得失去了记忆,可是现在还不是可以告诉他的时候,还是再替洛歆瞒瞒吧。

    乔子墨的心却一颗悬着,脸色难看得不行。早知道这丫头会出事就不应该留她在那儿!

    “不行,找个时间,马上把她带出来。”

    听言,谷环抿了抿唇,想了一会才压低声问:“主人,另外两边是什么情况?有海之泪的下落吗?”

    “没有。”乔子墨的眼神暗了下来。

    谷环的脸色也是一变,其他两边都没有海之泪的下落,那看来这海之泪十有八九是有可能在牧泽野的手里了。

    这就代表,她和洛歆更不能撤退。想到这里,她解释道:“她已经得到了他的信任,很快就能拿到海之泪,主人,你还是再等等吧。”

    “等?”乔子墨眯起眼睛,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我还要等多久?我不希望她再因为这件事情受一丁点的伤害。”

    “主人,稍安勿躁,这是她让我给你带的口信,她说会给你惊喜的,主人就……”

    “不行!”

    “就算你现在带人去把她救出来,她也不会跟你走!她太倔强了,我想主人应该比我更要知道她是什么性子。”

    听言,乔子墨沉默了,垂下眼帘。

    是啊!她的性子自己很清楚,可真的要任由她继续在那个危险的地方呆下去么?那个牧泽野,是他的情人,不止是工作上的,还有情感上的。

    把她放在他身边,这不是把美食送到他嘴边去一样?

    稍有不慎,就会被他一口吞掉。

    可洛歆那笨女人,这次的任务没有完成,估计也不会回来吧。

    “主人,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她除了不小心摔下楼梯之坏,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到目前为止,牧泽野都没有碰过她。”

    乔子墨倏地眯起黑眸盯着她。

    “牧泽野在她面前还算是个正人君子,不会动手动脚,有我盯着,你还不放心吗?”

    不是不信她,只是……他实在担心那个女人。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