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他的秘密

    “……”方进一阵无言,看来牧少最近对这个女人是越来越上心了,他得抓紧时间行动才是。

    牧泽野这时起身,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他无奈,只能跟着他走出来。

    直到离得够远了,牧泽野才开口:“有什么事?你现在可以说了。”

    听言,方进无语凝结,他带着他出来难道是怕吵到那个女人?真是不明白,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像这样的女人不是一抓就能抓一大把么?

    但是无奈,牧少的眼光他也没有办法去改变。

    “雷震子刚刚电话过来,让你马上过去雷氏那边一趟。”

    牧泽野皱眉:“有事?”

    “说是要商量关于雷氏投资牧氏的事情,还说一定要牧少到场,海伦小姐特意来找你,她已经在客厅里等着了。”

    海伦?牧泽野的眉头皱得更深,“她怎么来了?”

    “海伦小姐怕你不去,她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所以说这次一定要亲自陪着你去。”其实,牧少这样的男人就应该娶一个像海伦这样背后家大势大的,可以给牧少增加势力的,而不是像洛歆这种什么背景都没有的女人,没有背景就算了,可她还是敌人。

    听完他的话,牧泽野下意识地望向书房的方向,外头是海伦在等着他,关于牧氏的投资和转变。一面是洛歆,他到底……

    “牧少,别再犹豫了,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能和雷震子抗衡,快去吧。”

    无奈,牧泽野咬咬牙,只好点头,“让她多睡一会,别去打扰她,如果我回来发现你对她做了什么,我不会放过你,就算是毁了我自己,我也会让你生不如死。”

    现在的他最担心的就是方进会对洛歆不利,而且是在自己不在的情况下。

    方进点点头,其实他现在才不会用自己的手去对洛歆不利,他没有那个实力,所以他要借别人的手。

    不知道睡了多久,洛歆才悠悠地转醒过来,书房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洛歆动了动身子便感觉到身上有东西掉在地上。

    扭头一看竟然是牧泽野的外套,她揉了揉眼睛,那家伙哪去了?

    起身走到门口,还没开口守在那里的黑衣人便已经出声道:“洛小姐,牧少出去了,让您自己先在这里玩会,他一会就回来。”

    经过这些日子的观察,这群黑衣人对洛歆的态度完全大转变,从一开始的面无表情和不客气变成了点头哈腰和巴结。

    不是人人都是方进,而且牧少这么宠爱这个女人,他们根本不好得罪她,生怕她在牧少耳边吹吹风,这边就大震动了。

    所以能不惹还是不惹的好,自然是要巴结的。

    可洛歆却并不将这些转变放在眼里,不管是冷漠也好,热情都好,她都不是很在乎。

    “哦,知道了,谢谢啊。”洛歆有些郁闷地回了一句,便折回了房中。

    百般无聊地坐在他的书桌前,那张他画一半的自己就在边上,而画纸已经换了干净的。

    她无聊中便拿起画笔,在雪白的纸上随手画着。

    等画完以后,才发现自己竟然画了一只喵喵,而且还丑不拉叽的。

    “这是什么?”洛歆搁下笔,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和他的一对比,简直是云泥之别,这要是让牧泽野看到不得笑死?

    不行不行!

    洛歆索性伸手将画纸揉成团,扔在一旁,重新画了起来,一连画了好几张都不满意,扔在一旁,最后索性不画了。

    起身在房子里打转,反正回去房间也无事可做,便欣赏起墙上的画作起来。

    一副风景画让洛歆停住了脚步,因为上面画的是蓝色的海洋,看得她心神向往,不由得伸手将画摘了下来。

    画得真好,没想到牧泽野的画功这么好,就跟真的一样。

    看了半晌,洛歆便打算将画挂回去的时候,却发现墙上居然有处凹凸的地方。

    这是什么?

    洛歆疑惑地伸手摸了上去,之后轻轻一暗,便听到咔擦一声,之后便有门开动的声音。惊得她转过身,左边方向那一处挂着画作的墙竟然缓缓地转动,之后竟然有了一个黑色的入口。

    洛歆惊得伸手捂住嘴巴,瞪大眼睛看着那个入口?

    这里……这里原来暗藏机关,墙上挂这么多的画,原来这背后竟然又是一个地方么?难怪……外面有那么多人守着,而这墙上又挂满了画,是怕别人起疑么?

    想着,洛歆的脚步迈开,缓缓地朝入口走过去,里面很黑,伸手不见五指。她只好折回来在抽屉里翻了翻,终于找到了手电筒,却又无意看到了旁边一枚被丢弃的戒指。

    咦?这是?洛歆将钻戒掂了起来,真漂亮的钻戒!没想到牧泽野竟然把它丢在这儿,真是可惜!

    不过……他是打算用这枚钻戒来向自己求婚么?

    正想着,脑海里却突然闪过几个画面,快得让她根本看不清楚。

    奇怪……洛歆摇了摇头,竟下意识地将钻戒套自己的无名指上,而后合上抽屉便弄着手电筒往里面走。

    有了手电筒,洛歆便可以看到里面的场景了,是一处封闭的地下室,跟之前关她的地下室差不多,只不过所在的地方不同。

    沿着台阶一步一步地往下走,洛歆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虽然不知道下面有什么,可她却还是抵不住好奇心。

    牧泽野为什么要在画后弄这样一个机关,弄这样一个地下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