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82章 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

    要不然……还是先回自己那儿去算了?

    正想着,外头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而且是朝着书房来的。

    糟了!他回来了么?洛歆急得不行,在书桌前团团转,怎么办怎么办?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慌乱,只是在发现他的心思以后突然变得有些害怕起他来。

    虽然他一直说自己是她的未婚妻,对自己也是千万般好,可为什么他不告诉她这件事情呢?

    此时的她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四处瞧四处看,就是不知道怎么办,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书桌旁边挂着的画像,正好上面画的是自己。

    她心神一动,咬住下唇。

    牧泽野紧锁眉头,心情沉重得不行,脚步踩在地上好像也变得沉重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得很慢。

    今天,雷震子下了命令,让他和海伦订婚,而且不能慢,必须在一个月内完成。不然,就会摔资,而且会剔除他在雷氏的股份。

    这简直就是威胁,可海伦却居然也没有什么意见。

    如果他要和她订婚的话,那洛歆怎么办?

    难不成要瞒着她,然后自己违背自己的良心去和海伦订婚?如果换做以前他不在乎,可是现在,他不想这样做。

    怀着复杂的心情站在书房门口,牧泽野并没有推开门,他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她。

    突然里面传来一声轻响,牧泽野便下意识地推开门,便看到洛歆小小的身子脱光了鞋子站在桌子上,似要去摘那挂在高处的画,可半天没够着,后来一脚踩空,整个人往旁边摔去。

    砰砰!

    她连人带着画一起摔在地上,不过旁边都是画纸,替她撑了些许重量,所以没有摔得很严重,只是手被划了几下。

    牧泽野呼吸一紧,几步就冲了过去,将娇小的她扶起来,“怎么样?摔着哪了?”

    “啊……”他的手不小心碰到她手上的伤口,她便惊呼起来,牧泽野这才低头看去。雪白的手腕上被划了几道伤口,手心也擦破了皮。

    心中一疼,牧泽野蹙眉看着她:“疼不疼?”

    说不疼是假的,连摔两次洛歆都觉得自己的屁股真的要开花了,而且怎么这么倒霉,她原本计算只是随便摔摔,假意伤着自己,可没想到竟然还把给手给划了。

    “嗯。”她低下头,低声地应了一声。

    “怎么回事?你站那么高干什么?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牧泽野的声音下意识地严肃起来,语气里还带着一丝责备。

    洛歆的头更低了,“我只是看上面那副画好看,可又挂得太高,我看不到,就想上去看看,没想到……”

    说到后面,她的声音越来越低。

    牧泽野这个时候才抬头往上看去,挂在最上面的那副是他从名家手下买来的,花了好几十万,可现在被洛歆撕去了一半,跟着她摔了下来,只余上面一半的画荡在那儿。

    “啊!”洛歆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无意将画撕毁,惊得脸色都白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说到最后,她的眼里竟然有泪光在闪烁。

    看到她的泪光,牧泽野便感觉心好像被什么揪住似的难受得不行,无奈地叹息一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洛歆顺势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红着眼睛看他:“你不怪我么?那副画……”

    “不过是一副画而已,坏了就坏了,重要的是你。来,我看看你摔到哪了。”

    他将她放在椅子上,之后便打算给她检查一下,洛歆身子却缩了缩,小声道:“我身上不疼,只是手疼而已。”

    “手疼?”牧泽野在她面前蹲下身,握住她的手腕,力道很轻柔,生怕一不小心就弄到了她的伤处。

    本来是打算替她看伤处的,可刚刚把目光落到她的手上,牧泽野便愣在原地,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的手。

    “怎么了?”见他盯着自己的手发呆,她有些奇怪地问道,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发现他正盯着自己手上的那颗钻戒。

    “你……”牧泽野抬起头,眼神复杂地看着她:“你怎么会有这颗钻戒的?”

    “这不是你准备送给我的吗?”洛歆撇了撇嘴,轻声道:“我闲着无聊,在你抽屉里翻到的。你不是说和我是未婚夫妻吗?那为什么我手上光溜溜的一颗戒指都没有?”

    “所以!这颗肯定是给我的!你真奇怪,居然把它藏起来。”说着,洛歆低头把玩自己手上那颗钻戒,脸上扬着灿烂的笑容,似对这颗钻戒很是喜爱。

    牧泽野却深深地皱起了眉头,那颗钻戒是当初他强行从她手上摘下来的,因为那是乔子墨送给她的,他一看到就觉得心烦。

    之后又忘记让人丢掉,顺手就丢进了抽屉之中,反正他想她应该没有机会到书房来。

    可没有想到现在居然又被她拿了回去,而且还把它当作……自己给她的订婚戒指?

    那是乔子墨买的东西,怎么可以?想到这里,他心里头没由得来一阵烦躁,握住她的手道:“洛歆,这颗钻戒你不能戴。”

    “为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