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89章 和我结婚就放了你

    “还有什么事吗?”牧泽野见她半天还呆在原地,动作磨磨蹭蹭的,不由得挑起眉,怒火沿着心口一路漫延。

    “我……”玛雅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快说!”

    “是!今天早上玛雅去厨房的时候突然从窗外扔进来一团纸,当时我以为是垃圾,可后来……我看了一下,却发现那张纸上沾了血,可外头明明没有人,我有点害怕……”

    牧泽野听言,却是心中一紧,眯起眼睛:“什么样的纸?”

    无缘无故怎么会有沾血的纸扔进厨房?这其中一定有古怪。

    玛雅咬了咬下唇:“我没敢去看,现在还丢在厨房那里,也不知道被人扫掉了没有。”

    听言,牧泽野左右思考了一下,突然掀开被子起身,下床直奔外面而去,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披一件。

    “牧少!”玛雅紧张地唤了一句,赶紧拿起旁边衣架上的外套追了出去。

    牧泽野赶到厨房的时候,厨房里已经被打扫得很干净,玛雅看了半晌,并没有看到那纸团。

    便问了其中一个女佣:“早上丢在地上的纸团呢?你们弄到哪去了?”

    女佣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找那纸团,只是道:“扫掉了啊,沾了血,我以为是什么东西呢,看着怪吓人,就处理掉了。”

    “在哪里?”

    “垃圾桶吧!”

    话落,玛雅抽了抽嘴角,心想不会吧?已经扫到垃圾桶里去了?

    下一秒,牧泽野却突然冲到垃圾桶旁边,直接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倒了出来,然后翻找着。

    “牧少!”几个女佣均是吓了一大跳,脸色也变了,赶紧在旁边蹲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这些都是垃圾啊牧少!”

    “滚!”牧泽野被几个人围着,心里莫名烦躁,便抬头冷声斥了一声,一下子就吓得几个人都起身不敢靠近。

    唯有牧泽野独自翻着,玛雅看不过去,也蹲过去替他一起翻。

    翻了好一会儿,玛雅终于发现了那团带血的纸团,指着它道:“牧。牧少,我看到了,就在那里。”

    她虽然看到了,可却还是不敢伸手去取。

    牧泽野却和她不同,伸手就将那沾血的纸团拿了起来,他的心有些颤抖,将纸团打开了来,却意外发现里面竟然是一只耳钉。

    “这是……”玛雅也没有想到纸团里面竟然会有一只耳钉,也惊讶得瞪大眼睛,看着那耳钉半晌,却怎么看怎么眼熟。过了一会儿她才惊呼:“天啊,这不是洛小姐的耳钉吗?”

    听言,牧泽野眯起眼睛,身上露出一股危险的气息:“你说这是洛歆的?”

    “嗯!”玛雅点点头:“我应该不会记错的,洛小姐一直戴着这个,虽然小,但我见过一次!”

    牧泽野皱起眉头,伸手将那小小的耳钉拿到了手里,仔细地端详着。

    他也曾见过一次,的确是洛歆的没错。

    可为什么会弄这么一颗耳钉包到纸团里?

    还带着血,难道……

    雷震子对她下手了?

    想到这里,牧泽野的眼中闪过一抹杀气。该死的!不是说两天时间吗?这才一天不到,雷震子他们就那么等不及了吗?还是说他们想合起来欺骗他?

    想着,他将耳钉小心翼翼地藏到自己的口袋里,而纸团却被他捏成了碎纸,玛雅这样的距离都可以看到他额头上暴跳的青筋!

    海伦!既然你不讲信用,那我也不必再对你们客气了。

    他牧泽野虽然在英国脚根还站得不是那么稳,但影响力不是没有,救一个人!他还做得到!

    海伦坐在梳妆镜前,一动不动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眉眼如画,明眸皓齿,就连有名的画家都夸她这长相如雕刻一般精致。

    她一度地以这容貌为优势,多少男人排队求婚想和她在一起,可是她却偏偏看上个中国男人。

    第一次相见是因为他救了她,替她打跑了一个想要调戏她的男人,本来她不屑,觉得他就算救了自己,应该也会索要赔偿,或者……伺机靠近自己。

    可是他没有。

    她永远记得,那天他救了她以后,把身上黑色的大衣一拉,冷若冰霜的眸子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可却并没有因为她的容貌而感到惊艳,半晌就收回了眼眸,之后便转身离去,一句话都没有说。

    而海伦当时也被震惊了,因为他的长相,的确是少有的英气逼人。

    所以海伦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走在前面了,她没有多想,直接追了上去,可是他对她也是爱理不理。

    之后,他就刻在了她的心里,海伦以为自己不会再碰到他,却没想到在宴会上和他相遇,他竟然是父亲的合作伙伴,她对他一见倾心,但他总是冷冰冰的。

    现在想来,还是感叹万千。

    这人为什么就是这么爱钻牛角尖?她是雷震子的女儿,只要她愿意嫁,多少人都等着娶。可对象换成了牧泽野,却弄成了逼。

    砰!

    出神间,外头却传来一声枪响,紧接着是几声连续的枪声,海伦一惊,忙起身。

    正好女佣奔了进来,一进门就急道:“海伦小姐,牧少他带了一帮人杀进来了。”

    听言,海伦瞪大眼睛:“什么?我爸爸呢?”

    “他不在……早上出去了!”

    任谁也没有想到牧泽野会在今天过来闹吧?想到这里,海伦咬了咬下唇,之后静下心来下命令:“你先别慌,我出去看看,你先去打电话,把我父亲叫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