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洛歆,危险

    他怎么会来?哦是了,他是来救自己出去的。

    “这门是要密码开的,我没有密码。”海伦的声音僵僵的,还有些微喘,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那种声音发不太出来的感觉。

    “没密码?”牧泽野冷笑出声:“你以为我会信你?”说着他又加紧了手中的力道,“你最好不要耍花样,赶紧开!”他相信她会故意在拖延时间,因为她有可能让女佣去打电话找雷震子回来。

    不过雷震子就算接到了消息,想赶回来,没有两个小时,也赶不到这里来。

    所以,他应该有足够的时间。

    感觉到快不能呼吸,海伦只好轻声道:“我……我试试,可你力气不要这么大,你就不怕,在还没有救出她之前,先把我掐死了?”

    她的声音里带着一股无限的悲凉。

    洛歆一惊,听她的话语,是牧泽野掐住了她的脖子?

    天哪!她咬住上唇,她真的没想到牧泽野为了救自己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他和她可是未婚夫妻啊,虽然说要解除婚约,可毕竟往日的情谊还在,不是么?

    洛歆突然发现,自己对牧泽野越来越看不懂了。

    “快点!”

    “这是我父亲设的密码,所以我也不太清楚是什么,我只能尽量试一试。”海伦本来不想答应他的,原本她是觉得牧泽野不可能会对自己下狠手,可当那双掐在自己脖子上的大手毫不留情地加重力道,让她感觉呼吸困难时,她就知道,牧泽野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想到这里,她便上前去按密码,可是她却真的不知道密码。如果她想知道的话,父亲当然会告诉她,只是平日里她根本不接触这些,只知道这是以前废弃的仓库,密码她从来都没有问过。

    所以她只能尽量地去试自己知道的那些。

    一连试了好几个,都没有对上,海伦觉得呼吸都紧张起来,而牧泽野明显也等得有些不耐烦,生怕她是故意拖延时间,掐在她的脖子上的手又重了几分,甚至不惜从腰间拨出枪来,抵住她光洁的额头,冷声斥道:“你跟我耍花样吗海伦?我是什么性格的人你清楚,你最好快一点。”

    “泽野,你以为我不想快一点吗?我现在命都在你手里,脖子上肯定是淤青了,你以为我想受这样的苦?”

    听言,牧泽野低头才发现她白嫩的脖子上面一边淤青和红肿,那是自己的杰作。

    而她的眸子里凝着水气,眼泪一个不注意就从眼眶滑落,滚烫的泪珠滴落在自己的手背上。

    牧泽野一愣,呆呆地看着她的眼睛。

    半晌,他横下心来,闭起眼睛:“少罗嗦,快点试!”他不能被她的眼泪乱了心神,其他女人是死是活和他没有关系,他今天要救的就只有洛歆。

    其实人吧,就是这么地下贱。

    爱你的,愿意为你付出的,你却连看一眼都觉得是多余的。

    可是不爱你的,你却眼巴巴地盼着得到她。

    或许人生来,就是喜欢钻牛尖角的,而他牧泽野,是典型。

    海伦见他仍是无动于衷,心里很是不甘,眼泪汪汪地想了一会儿,在仓库上输入密码,那是她的生日,她已经试过了所有能想到的了,就连母亲的生日也输过了,可都不对,只有自己的还没有试过。

    嘀嘀……

    奇迹般地,这次密码居然对了,铁门磁磁地开了,露出了里面的环境,可以看到一个娇小的人影缩在角落里。

    牧泽野激动地跑进去,把海伦松开,关键时刻只想找到她,完全忘记了海伦还在这里。

    见他不顾一切地奔进去,海伦的眼底渐渐染上一抹决绝与不甘!

    不行!她不能就让他这样把她带走!她守候了那么多年的东西,怎么可以说被人夺走就夺走的?

    正想得出神,自己的人赶了过来,没有了牧泽野的牵制,那些人把牧泽野的人几下解决掉,然后通通围在海伦身边。

    “海伦小姐,您没事吧?”

    听言,她没有理会那些人的问候,而是伸手摸摸自己殷红的脖子,那儿还是很疼,她刚刚差点就被他掐死!

    牧泽野!你可真狠!

    想走,我绝对不会如你们的意!想到这里,她突然从其中一个手下中夺过枪,然后上膛握紧对准了屋中。

    “海伦小姐,这……你?”

    “你们所有人都不许动,今天这个人,我要自己解决!”她冷冷地下命令,脸上已经没有了柔弱。

    洛歆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自己靠近,紧接着她的身子就被人给抱了起来,落进一个温暖略熟悉的怀抱。

    不用想,她都知道是谁。

    紧接着身上的绳子被解开,牧泽野轻轻地拍着她冰凉的脸颊,“洛歆,醒醒,快醒醒。”

    她也不好再装下去,只好缓慢且艰难地睁开眼睛,之后半眯着,虚弱地问:“这……这是哪?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的唇干涸且苍白,一看就受了不少委屈,而且额头上还有一个伤口,虽然血已经干涸,但仍然可以想象出当初有多撞。

    牧泽野心疼地低下头,用自己的脸颊去摩擦她的:“你不用管这是哪,我马上就带你离开,你受苦了!”

    话落他便伸手将她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