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92章 相救,你不能死

    “你懂吗?”牧泽野苦笑,“还是等一会回去的时候再让医生看吧。你说……要是再这样下去,我会不会死?”

    听言,洛歆脸色一变,“你胡说八道什么?”说完不自觉地伸手拧了他一把。

    牧泽野吃痛地闷哼了一声,半晌委屈地望着她:“坏丫头,我现在是病人,你这样掐我,我万一真死了怎么办?”

    “不许再胡说了,你转过去,我帮你看看伤口。”这儿离家还有一段距离,她真怕他撑不住。

    就算他再强,可他也是人,流血过多也是会死的。

    “真的不用。”

    “你转不转?”洛歆不再和他商量,而是拉下脸看着他,一副你不转过去我就生气的模样,牧泽野没办法,只好点点头:“那好吧。”

    转身子的过程中,牧泽野是很痛苦的,但怕她担心,一直紧咬牙关不敢出声。

    他就趴在自己的大腿上,洛歆没有多想,直接将他身上的衣服脱下,一边吩咐前面开车的司机:“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一些,再把车窗都关了。”

    不然脱了衣服会很冷,司机点头照做。

    子弹打在左肩膀处,他的整件内衣都被血染红了,洛歆替他将衣服褪下来的时候倒吸一口凉气,他后背的伤和血真的很触目惊心。

    将手上的血衣丢至一边,洛歆低下头检查他背上的伤口。

    子弹入了肉体,里面的血源源不断地往外涌,看他苍白的脸色,洛歆神色都有些凝重起来:“这样下去不行!”她眼神转了转,又咬住下唇询问前面的司机:“还有多久到?联系医生了没有?”

    司机查了一下路程,估算了一下时间:“大概还要半个小时才到。”

    半个小时?不行……洛歆的脸色渐渐难看起来,看着四周,又看了看那伤口,“要是这样流血下去,你会死的牧泽野!”

    听言,牧泽野回头虚弱地望着她,以往清澈的眼眸被担忧占满,他心中一痛,不由得安慰道:“别担心,我没那么容易死。”

    “谁说的?你以为你是神啊?”洛歆瞪他一眼,之后将自己的衣服撕下一个角,替他按在伤口上,可子弹不取出来,血还是没有办法止住,她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环顾四周却没有看到什么好用的硬物。

    “你在找什么?”牧泽野虽然很疼,可却还是极关心她。

    “子弹不取出来,你身上的血还会继续流,再这样下去你会流血而尽了,可是半个小时以后才能到……”

    正说着,牧泽野突然费力地朝裤袋里掏着什么,之后掏出一个打火机,递给她。

    “你看这个行不?”

    听言,洛歆接过他手中的打火机,看了半晌,无奈道:“这当然不行啊!”

    “这个可以,只要你舍得用你手上那颗钻戒的话。”

    洛歆一顿,低下头看向自己手中的戒指,那是乔子墨送给她的,可构造和其他的不同,必要的时候她完全可以当成利器,所以可以扯开变成竖状。

    可是……

    “用打火机烧,烧烫了刺进子弹所在之处,然后替我将子弹取出来。”见她盯着戒指犹豫,牧泽野不由得出声问道:“你不舍得吗?”

    洛歆这才反应过来,狠狠地白他一眼:“当然不舍得了,这不是你送我的吗?怎么可以这样?”

    她确实舍不得,这是乔子墨送给她的结婚戒指,如果她拿来烧,然后救他的话,子墨知道了,会不会生气?

    而牧泽野,是恰恰知道那是乔子墨送的,所以根本就不怜惜,又或者他故意在试探自己,试探自己究竟知不知道这是谁送的。

    因为现在恢复了记忆,所以行事都万分小事谨慎,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漏出了马脚。

    “笨丫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计较这个?这个要是弄坏了,回去以后,我给你买一个更大的。还是说……你要看我流血至死?”

    听言,洛歆更加纠结了,怎么说他会受伤都是为了自己,如果他死了,那她一辈子都会有阴影。

    算了!反正是钻戒烧一烧也没事,又不会坏掉,就算坏掉了,她也会要!事后再向子墨解释就是了。想到这里,她没有任何犹豫地点头,然后将钻戒从手上拨了下来。

    而她的动作却是让牧泽野一愣,半晌呆呆地问她:“你舍得了?”

    “你说得对,钻戒可以再买,这个坏了就坏了,等回去了,你再给我买不就是了。”

    说完她便拿着打火机准备打火,却被牧泽野阻止了,他眼神暗了暗,虚弱道:“你舍得我可舍不得,再说了这东西不好挖,你还是用其他吧。”

    “其他?”

    洛歆不明白,自己身上还有其他东西吗?

    正奇怪间,牧泽野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手上一个一面镶着水晶的手镯给摘了下来。

    这是纯白金打造,而且是属于臂川之类的东西,一大片的很好弄。

    洛歆呆呆地看着他将手镯摘下来,便愣在了原地,那是他送给她的,她也没拒绝,就一直戴着。

    “看到没有,这个烧热了,然后对准伤口,挖进去,把子弹取出来。”

    “可是这个……也太大了,你会很疼的!”

    “你动作越快,我受的痛楚就越少,别再犹豫了,就用这个吧。”说完,牧泽野没有再和她多话,而是趴回了她的腿上,双手放在一边。

    可等了许久,洛歆还是没有动作,他只好虚弱地说了一句:“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