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玛雅受伤

    “唔……”

    一碰到她柔软的嘴唇,牧泽野就好像听到了什么美味的东西一般,爱不释手,一手搂着她的身子往自己靠近,一手捧着她的脸蛋,深情地在她的唇上辗转反侧,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吮吸着她的红唇,但却不敢深入。

    直到,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他忍不住想要的更多。

    直到他的舌头探进来时,洛歆才猛地回过神来,瞪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她有些不可置信。

    她居然……又被吻了?

    这怎么可以?要是让乔子墨知道了,那不得打死她呀。

    想到这里,她便开始伸手推开,可此时的牧泽野就如一只想吃美味的野曾一般,只恨不得把她吃干抹净了才好,怎么可能会放开她?

    她越是推搡,他越是来劲,身子不断往前,几乎都将洛歆压在了柔软的棉被上。

    感觉到他的炽热与急促的呼吸,洛歆感到恐慌,要是再这样发展下去那可还得了?推不动他?洛歆突然重重对着他咬了下去。

    “嘶……”意乱情迷的牧泽野吃痛地倒吸一口凉气,也退了开去,他的眼底有一股浓得化不开的情欲,脸上也有一股不正常的潮红。

    “洛歆,你咬我?”他伸手拭了拭自己嘴角的鲜血,有些愣神。

    得到自由以后,洛歆赶紧推开他,一蹦跳下床,背着他不断地擦拭着自己的嘴唇。

    见她背对着自己,牧泽野还以为她是害羞,便勾起唇,轻声笑道:“你不用害羞,以后我们要是结婚了,要做的更多。”

    他想象着与她结婚以后的时光,心里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升起。

    可谁知道,洛歆竟然理都没理他,直接撒丫子跑了出去。

    牧泽野看着她的背影想起身去追,可刚一起身便扯到了背后的伤口,疼得他龇牙咧嘴。

    算了,来日方长,他再慢慢和她相处。

    回到自己的房间,洛歆便冲进了洗手间,然后拧开水龙头就不断地捧着水往自己的嘴唇上扑去,她趴在洗手台上,一遍又一遍地洗着嘴唇,试图把牧泽野留在她唇上的味道和痕迹给洗干净。

    冰凉刺骨的冷水一遍一遍地冲刷着嘴唇,直到嘴唇被冻得麻木,没有知觉的时候,洛歆才停下动作。

    抬起头,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嘴唇被冻得有些青紫,就连脸色也有些苍白。

    牧泽野吻她的时候,她不恶心,可她却算是个心里有洁癖的人,她已经认定了乔子墨,又怎么可以让别的男人吻她呢?

    所以……心里很别扭,乔子墨那双深邃的眼睛一直在自己的脑海里徘徊,感觉好像她背叛了他一样。

    “怎么了?”有询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洛歆一怔,生怕自己的样子被别人看见,赶紧伸手擦擦嘴上的水渍,然后回过头,佯装无事。

    来的人是谷环,看到她嘴唇青紫,脸色苍白不由得心头一惊,上前询问:“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听言,洛歆摇摇头,轻声道:“我没事,就是刚从外面回来,有点冷而已。”

    “可你嘴唇怎么这么肿,颜色还……你是不是吃错什么东西了?”

    “没……”洛歆佯装淡定,勾唇一笑:“只是外面太冷了,也许是冻的吧?我有点累,去休息会。”

    谷环只好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些疑惑。

    牧泽野的伤休养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好得差不多了,期间洛歆偶尔会去看望他,替他换药包扎,牧泽野始终用宠溺的眼光看着她,可自从那天吓到她之后,便没有再对她动手动脚。

    总之,他对她特别温柔。

    洛歆心里却盘算着另一个想法,怎么样才能再进入书房?

    不知不觉就走到书房外,洛歆看到那几个人还是守在那儿,她抿了抿唇,走上前去。

    书房的门是被锁着的,就算这些人愿意让她进去她也没有钥匙。

    其实开锁她可以做到,但……能在这些人眼皮底下这么做么?

    不如,回去找牧泽野要钥匙,然后光明正大地进入好了?

    想到这里,她转身朝牧泽野所在的地方走去。

    去的时候,牧泽野似在大发脾气,屋内的东西竟然砸了一地,发出乒乒乓乓的声响,她并没有听清楚是什么事情,就看到两个小弟慌张地从里面跑了出来,脸上的表情还是一副惊魂末定的模样。

    两人是从门内慌张地跑出来的,差点和站在门外的洛歆撞上。

    幸好洛歆反应快,看他们没有重心地朝自己撞来,侧身闪开他们,然后背贴着墙而站。

    “对不起对不起,洛小姐,我们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两人见差点撞到的人是洛歆,原本惊魂末定的表情变得更加恐慌,小心翼翼地道歉。

    听言,洛歆却是摇了摇头,淡淡道:“我没事,你们怎么了?跑得这么急?”

    两人面面相觑,彼此交流了一下信息之后,其中一人才道:“少爷一直在发脾气,砸东西,所以我们就滚出来了……”幸好他们滚得快,要是滚得慢些,可不是要被那些东西砸得头破血流了。

    “发脾气?砸东西?”

    洛歆不明所以地挑了挑眉,无缘无故的牧泽野为什么要发脾气?她记得自己来看的时候他明明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