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差点被发现

    “当然可以,只要你喜欢,想要什么我都替你找来。”说着,牧泽野主动掏出随身携带的钥匙递给她:“这是书房的钥匙,你想去的时候就用。”

    接过钥匙,洛歆放在手心里,掂量了一下,看了许久又问:“怎么这么多?其他钥匙都是干什么用的?”

    “大门钥匙,没什么用处,这条最小的,就是书房的钥匙。”

    洛歆抬起头,挑眉看着他:“你这么放心把钥匙给我?”

    “为什么不放心?”牧泽野反问。

    听言,洛歆抿了抿唇:“也不知道你那书房里有什么宝贝东西,天天叫那么多人守着,还不许闲人进去,我之前去的时候不就是被拦在了外面吗?你现在把钥匙随便给我,就不怕我拿了你的贵重东西啊?”

    牧泽野淡笑不语,只是静静地凝视着她。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洛歆心里有些忐忑,是不是自己说的话露出了什么破绽?所以他这样看着自己,只能询问,然后和他对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洛歆以为他要识破自己的时候,他却微微一笑,倾身上前,热气呵在她的脸上。

    “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你觉得我会介意吗?”

    热气呵在脸上,痒痒的,洛歆本来是想躲开的,可她现在手里都拿着他的钥匙,若是惹他不开心了,他把钥匙收回去了怎么办?

    想到这里,她没有躲开,直视他的目光,所了抿唇。

    “是么?”

    她反问道。

    “当然,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

    牧泽野说的当然是真话,对她,掏心掏肺都可以。

    只是洛歆知道他这样的想法以后,心里更加愧疚,但是愧疚归愧疚,还是得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书房。

    拿到钥匙以后,她便自由地出入了这儿,守门的人不敢拦她,而她也可以正大光明地走进去。

    牧泽野要养伤,所以并没有和她一起来,只是让她自己在书房自由活动。

    洛歆当然不可能一开始就直接进入秘道,因为她也要提高警惕,或许牧泽野给她钥匙只是想要试试她的心思。

    她要淡定着,慢慢地寻找,找一个最合适的时机,再进去。

    不过,取到海之泪之前,她还是得先观察一番。

    深夜,洛歆开着台灯在书桌前画着画,一副专心的模样,可却耳听八方,眼听着外头都没了声,她这才放下手中的彩笔,起身将书房的门给关上。

    取下那副画,洛歆按下那颗墙上凸起的开头,之后房间里会便开始响动,紧接着一个书架后面就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入口。

    取出事先准备好的手电筒,洛歆小心翼翼地朝里面走去,四周很黑,伸手不见五指,幸好她上次来过,地面因为长期没有人来过的原因所以变得很光滑,一不小心就会摔个狗啃泥,所以洛歆走得很小心翼翼,每一步都像踩在刀尖上一般。

    因为是第二次来,所以这次她很容易就摸到了底,然后在光滑的墙上摸索着,可这一次摸索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开关。

    她感到有些奇怪,怎么这次找不到呢?因为上次也是胡乱摸索,误打误撞的,所以她并没有准确的位置,越寻越着想,洛歆的呼吸都屏了起来,耳朵细细听着墙上的动静。

    “咚!”

    一声轻微的声响传来,洛歆一怔,以为是墙上发出的,正欣喜地以为自己找到时,那声咚响又响了起来,她有些诧异,仔细听了一会我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墙上发出来的声音。

    而是,上头传来的脚步声,只不过,从上面传到这下面,声音有点沉,有点闷。

    大半夜的,怎么会有脚步声?谁会来这里?

    除了方进和牧泽野,还有自己,没有第四个人敢来这里,方进被关在秘室里,是来不了。

    那来的人,是牧泽野?

    糟糕!要是让他发现自己在这里,那她以后怎么解释?

    想到这里,她赶紧收了动作,快速地往上赶,等她赶到书房里,把暗道关好,再把画挂上去的时候,书房的门还没有打开。

    她压下心头的狂跳,坐回书桌前,拿起笔重新画,却是心慌意乱,下笔划的东西更为糟糕。

    她今天练习画的是一副风景图,可现在左看右看,似乎已经被她画成了建筑图。

    能把风景画画成建筑物,她也是第一个了吧?

    想到这里,她苦恼地捧住自己的两颊,盯着那桌上的画叹气。

    牧泽野一进门就看到这一幕,她双手托腮,一副苦恼的模样盯着那面前的画,仿佛一颗泄了气的皮球。

    他心中一动,涌上一股暖流,迈着步子朝她走去。

    她看得很入神,连他走到她的身后都没有发现,这时牧泽野才看到她苦恼的是什么,旁边有一副他画的风景画,而她面前是一副自己刚刚完成的,可两幅画的画风却极是不同。

    她画的那副俨然已经被她画残了,风景图变成了建筑图。

    嗯,虽然有些好笑,但……还是挺可爱的。

    可他还是忍不住轻笑出声,也就是这一笑,把洛歆的神智拉了回来,她猛地回过头,看到他的时候吓了一大跳,惊呼出声捂住胸中,身子往后退去。

    看她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牧泽野嘴角的笑容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没事吧?吓到你了?”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