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告诉她真相

    可是她现在失忆了,自己要怎么跟她说?以什么立场?

    想到这里,她张开的嘴巴又合上,之后低下头。“我知道了。”

    看她面色不好,洛歆想解释,可又不知道怎么解释,索性还是不说了,让她误会去吧,等完成任务以后再说。

    之后的日子,洛歆每日出入书房,牧家上下对她也渐渐熟络了起来,大家对她的态度都很好,甚至对她比对牧泽野还要恭敬几分。

    因为大家都知道,她会是末来牧家的女主人。

    唉,世事无常啊,本来还以为牧家的女主人会是海伦小姐,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中国女孩来,没身份没地位,可却是直接取代了海伦小姐。

    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居然能取得牧泽野的真心。

    牧泽野的伤也一天一天好起来,不过洛歆有些感叹,他得罪了雷震子,本来应该不得安宁才是,可这阵子却极是平静,想来应该是海伦阻止了雷震子吧。

    不过他越没事,洛歆便没有机会,她已经几次暗访过秘道了,确定海之泪就在里面,可她不敢贸然就将那些东西取出来,因为她还没有计划好一切,取了海之泪之后应该怎么办。

    所以应该把真相告诉海伦,让她替自己向乔子墨转达信息,在海从得知她没有失忆之后,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她。

    “你没失忆?你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骗我的?”

    听言,洛歆摇摇头:“不是的,我之前确实是真的失忆了,后来我被带走的时候,那些人把我抬上车,撞到了头,等我醒来,就记起了一切。”

    “竟然是这样,那你后来为什么不告诉我?”

    洛歆淡淡一笑:“不告诉你,是怕你露馅,而且你以为我真的失忆了,你的危险也会缩小一些。”

    听言,谷环一愣,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替自己设身处地地着想,心里顿时一暖,抿唇道:“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我已经打听清楚了,过两天牧泽野会去参加海伦邀请的宴会,说是告别宴,所以我们前后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准备,我去取海之泪和证据,你替我把风,拿到以后,我们便逃出去,路线图你准备好了吗。”

    谷环点点头,从第一天进这里,她就慢慢地熟悉这里的地形,没过多久就已经掌握了路线,寻找最有利逃跑的路线,画成了图形。

    她从怀里掏出一张地图递给她:“这是我画的路线图,拿到海之泪以后,我们从左边走,左边这里守卫最松懈,因为是游泳池,解决掉他们以后便直接往花园走,避开那些人,途中可能要解决一下麻烦,到时候我们一起配合,出去以后,首长会在外头接应我们。”

    “嗯。”洛歆点点头。

    两天后。

    夜色弥漫,雪已经停了,可天气却还是没有一点好转,天气阴沉得吓人,连月亮都看不到。

    不过这样倒挺好,适合行动,漆黑的夜色可以替她们挡去不少麻烦。

    牧泽野临出门前,特意跑到洛歆房间来看她,洛歆无奈地看他一眼,轻声道:“宴会不是要开始了咩?你怎么还在这里?”说完她望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明明都快到点了。

    刚转头,她便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牧泽野紧紧地抱住她,苦笑地问:“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让我去?你就不怕我去了以后回不来?”

    听言,洛歆挑了挑眉,俏皮道:“怎么会呢?”

    “我与她毁婚,这次去宴会,你觉得她会放过我吗?万一……”

    “这样么?那要不,你还是别去了?万一有危险怎么办?”

    “笨丫头,你果然还是担心我的。我还以为你一点都不在乎我呢。”牧泽野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宠溺地说道。

    洛歆下意识地想躲,可一想到自己今天晚上的任务,她便没有躲开,抬头看他的俊脸,突然按住他的肩膀,踮起脚尖,在他的脸颊落下轻轻一吻。

    “……”

    牧泽野笑容僵在唇边,整个人呆愣在原地,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体验到的一般,呆呆地看着洛歆。

    “你……”

    “一路平安。”洛歆伸手拍拍他的脸颊,像在对待一个小孩一般,脸上溢着灿烂的笑容,清澈的眼睛里闪着亮光,看得牧泽野有些移不开眼。

    视线沿着她的眼睛往下移,落在那殷红的唇瓣上。

    刚刚她柔软的嘴唇就贴在自己的脸上,她主动吻了自己,心里止不住雀跃,拉过她想低下头。

    眼看着他就要吻下来,洛歆伸手抵住他的胸膛,娇笑道:“你再不走,就赶不及了。”

    听言,牧泽野这才发现时间已经过了,可他还是忍不住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口,然后抱紧她:“等我回来,这次我会把事情全部处理好,你别乱跑,万一有什么事情,就躲到书房里去,那里有一个暗道,别被抓住,知道吗?”

    洛歆一怔,有些诧异地看着他:“暗道?”

    “嗯,就在书架左手第四幅画,画后面有个机关,进去就是暗道,如果遇到了危险,你就躲进去,在里面没人能伤到你。”

    他这次去说实话他都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危险,所以他一定要保护好她。

    “你……”

    “记住了,我先走了。”

    等他走后,洛歆站在